乡射礼

佚名

  乡射之礼。主人戒宾,宾出迎,再拜。主人答再拜,乃请。宾礼辞,许。主人再拜,宾答再拜。主人退;宾送,再拜。无介。

  乃席宾,南面,东上。众宾之席,继而西。席主人于阼阶上,西面。尊于宾席之东,两壶,斯禁,左玄酒,皆加勺。篚在其南,东肆。设洗于阼阶东南,南北以堂深,东西当东荣。水在洗东,篚在洗西,南肆。县于洗东北,西面。乃张侯,下纲不及地武。不系左下纲,中掩束之。乏参侯道,居侯党之一,西五步。

  羹定。主人朝服,乃速宾;宾朝服出迎,再拜;主人答再拜,退;宾送,再拜。宾及众宾遂从之。

  及门,主人一相出迎于门外,再拜;宾答再拜。揖众宾。主人以宾揖,先入。宾厌众宾,众宾皆入门左,东面北上。宾少进,主人以宾三揖,皆行。及阶,三让,主人升一等,宾升。主人阼阶上当楣北面再拜,宾西阶上当楣北面答再拜。

  主人坐取爵于上篚,以降。宾降。主人阼阶前西面坐奠爵,兴辞降。宾对。主人坐取爵,兴,适洗,南面坐奠爵于篚下,盥洗。宾进,东北面辞洗。主人坐奠爵于篚,兴对,宾反位。主人卒洗,壹揖,壹让,以宾升。宾西阶上北面拜洗。主人阼阶上北面奠爵,遂答拜,乃降。宾降,主人辞降,宾对。主人卒盥,壹揖壹让升;宾升,西阶上疑立。主人坐取爵,实之宾席之前,西北面献宾。宾西阶上北面拜,主人少退。宾进受爵于席前,复位。主人阼阶上拜送爵,宾少退。荐脯醢。宾升席,自西方。乃设折俎。主人阼阶东疑立。宾坐,左执爵,右祭脯醢,奠爵于荐西,兴取肺,坐,绝祭,尚左手,哜之,兴,加于俎,坐梲手,执爵,遂祭酒,兴,席末坐啐酒,降席,坐尊爵,拜,告旨,执爵兴。主人阼阶上答拜。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,兴,坐奠爵,遂拜,执爵兴。主人阼阶上答拜。

  宾以虚爵降。主人降。宾西阶前东面坐奠爵,兴,辞降;主人对。宾坐取爵,适洗,北面坐奠爵于篚下,兴,盥洗。主人阼阶之东,南面辞洗。宾坐奠爵于篚,兴对。主人反位。宾卒洗,揖让如初,升。主人拜洗,宾答拜,兴,降盥,如主人之礼。宾升,实爵主人之席前,东南面酢主人。主人阼阶上拜,宾少退。主人进受爵,复位,宾西阶上拜送爵。荐脯醢。主人升席自北方。乃设折俎。祭如宾礼,不告旨,自席前适阼阶上,北面坐卒爵,兴,坐奠爵,遂拜,执爵兴。宾西阶上北面答拜。主人坐奠爵于序端,阼阶上再拜崇酒,宾西阶上答再拜。

  主人坐取觯于篚,以降。宾降,主人奠觯辞降,宾对,东面立。主人坐取觯,洗,宾不辞洗。卒洗,揖让升。宾西阶上疑立。主人实觯,酬之,阼阶上北面坐奠觯,遂拜,执觯兴。宾西阶上北面答拜。主人坐祭,遂饮,卒觯,兴,坐奠觯,遂拜,执觯兴。宾西阶上北面答拜。主人降洗。宾降辞,如献礼,升,不拜洗。宾西阶上立。主人实觯宾之席前,北面。宾西阶上拜。主人坐奠觯于荐西。宾辞,坐取觯以兴,反位。主人阼阶上拜送。宾北面坐奠觯于荐东,反位。

  主人揖降。宾降,东面立于西阶西,当西序。主人西南面三拜众宾,众宾皆答一拜。主人揖升,坐取爵于序端,降洗;升实爵,西阶上献从宾。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,主人拜送。坐祭,立饮,不拜;既爵,授主人爵;降复位。众宾皆不拜,受爵,坐祭,立饮。每一人献,则荐诸其席。众宾辩有脯醢。主人以虚爵降,奠于篚。

  揖让升。宾厌众宾升,众宾皆升,就席。一人洗,举觯于宾;升实觯,西阶上坐奠觯;拜,执觯兴。宾席末答拜。举觯者坐祭,遂饮,卒觯,兴;坐奠觯,拜,执觯兴;宾答拜。降洗,升实之,西阶上北面。宾拜。举觯者进,坐奠觯于荐西。宾辞,坐取以兴,举觯者西阶上拜送。宾反奠于其所。举觯者降。

  大夫若有遵者,则入门左。主人降。宾及众宾皆降,复初位。主人揖让,以大夫升,拜至,大夫答拜。主人以爵降,大夫降。主人辞降。大夫辞洗,如宾礼,席于尊东。升,不拜洗。主人实爵,席前献于大夫。大夫西阶上拜,进受爵,反位。主人大夫之右拜送。大夫辞加席。主人对,不去加席。乃荐脯醢。大夫升席。设折俎。祭如宾礼,不哜肺,不啐酒,不告旨,西阶上卒爵,拜。主人答拜。大夫降洗,主人复阼阶,降辞如初。卒洗。主人盥,揖让升。大夫授主人爵于两楹间,复位。主人实爵,以酢于西阶上,坐奠爵,拜,大夫答拜。坐祭,卒爵,拜,大夫答拜。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,再拜崇酒,大夫答拜。主人复阼阶,揖降。大夫降,立于宾南。主人揖让,以宾升,大夫及众宾皆升,就席。

  席工于西阶上,少东。乐正先升,北面立于其西。工四人,二瑟,瑟先,相者皆左何瑟,面鼓,执越,内弦。右手相,入,升自西阶,北面东上。工坐。相者坐授瑟,乃降。笙入,立于县中,西面。乃合乐:《周南·关雎》、《葛覃》、《卷耳》,《召南·鹊巢》、《采蘩》、《采苹》。工不兴,告于乐正,曰:「正歌备。」乐正告于宾,乃降。

  主人取爵于上篚,献工。大师则为之洗。宾降,主人辞降。工不辞洗。卒洗,升实爵。工不兴,左瑟,一人拜受爵。主人阼阶上拜送爵。荐脯醢。使人相祭。工饮,不拜既爵,授主人爵。众工不拜,受爵,祭饮,辩有脯醢。不祭,不洗。遂献笙于西阶上。笙一人拜于下,尽阶,不升堂。受爵,主人拜送爵。阶前坐祭,立饮,不拜既爵,升,授主人爵。众笙不拜,受爵,坐祭,立饮,辩有脯醢,不祭。主人以爵降,尊于篚,反升,就席。

  主人降席自南方,侧降,作相为司正。司正礼辞,许诺。主人再拜,司正答拜。主人升就席。司正洗觯,升自西阶,由楹内适阼阶上,北面受命于主人;西阶上北面请安于宾。宾礼辞,许。司正告于主人,遂立于楹间以相拜。主人阼阶上再拜,宾西阶上答再拜,皆揖就席。司正实觯,降自西阶,中庭北面坐奠觯,兴,退,少立;进,坐取觯,兴;反坐,不祭,遂卒觯,兴;坐奠觯,拜,执觯兴;洗,北面坐奠于其所,兴;少退,北面立于觯南。未旅。

  三耦俟于堂西,南面东上。司射适堂西,袒决遂,取弓于阶西,兼挟乘矢,升自西阶。阶上北面告于宾,曰:「弓矢既具,有司请射。」宾对曰:「某不能。为二三子。」许诺。司射适阼阶上,东北面告于主人,曰:「请射于宾,宾许。」

  司射降自西阶;阶前西面,命弟子纳射器。乃纳射器,皆在堂西。宾与大夫之弓倚于西序,矢在弓下,北括。众弓倚于堂西,矢在其上。主人之弓矢,在东序东。

  司射不释弓矢,遂以比三耦于堂西。三耦之南,北面,命上射曰:「某御于子。」命下射曰:「子与某子射。」

  司正为司马,司马命张侯,弟子说束,遂系左下纲。司马又命获者:「倚旌于侯中。」获者由西方,坐取旌,倚于侯中,乃退。

  乐正适西方,命弟子赞工,迁乐于下。弟子相工,如初入;降自西降,阼阶下之东南,堂前三笴,西面北上坐。乐正北面立于其南。

  司射犹挟乘矢,以命三耦:「各与其耦让取弓矢,拾!」三耦皆袒决遂。有司左执弣,右执弦,而授弓,遂授矢。三耦皆执弓,搢三而挟一个。司射先立于所设中之西南,东面。三耦皆进,由司射之西,立于其西南,东面北上而俟。

  司射东面立于三耦之北,搢三而挟一个,揖进;当阶,北面揖;及阶,揖;升常,揖;豫则钩楹内,堂则由楹外。当左物,北面揖;及物,揖。左足履物,不方足,还;视侯中,俯正足。不去旌。诱射,将乘矢。执弓不挟,右执弦。南面揖,揖如升射;降,出于其位南;适堂西,改取一个,挟之。遂适阶西,取扑,搢之,以反位。

  司马命获者执旌以负侯,获者适侯,执旌负侯而俟。司射还,当上耦西面,作上耦射。司射反位。上耦揖进,上射在左,并行;当阶,北面揖;及阶,揖。上射先升三等,下射从之,中等。上射升堂,少左;下射升,上射揖,并行。皆当其物,北面揖;及物,揖。皆左足履物,还视侯中,合足而俟。司马适堂西,不决遂,袒执弓,出于司射之南,升自西阶;钩楹,由上射之后,西南面立于物间;右执箫,南扬弓,命去侯。获者执旌许诺,声不绝,以至于乏;坐,东面偃旌,兴而俟。司马出于下射之南,还其后,降自西阶;反由司射之南,适堂西,释弓,袭,反位,立于司射之南。司射进,与司马交于阶前,相左;由堂下西阶之东,北面视上射,命曰:「无射获,无猎获!」上射揖。司射退,反位。乃射,上射既发,挟弓矢;而后下射射,拾发,以将乘矢。获者坐而获,举旌以宫,偃旌以商;获而未释获。卒射,皆执弓不挟,南面揖,揖如升射。上射降三等,下射少右,从之,中等;并行,上射于左。与升射者相左,交于阶前,相揖。由司马之南,适堂西,释弓,说决拾,袭而俟于堂西,南面,东上。三耦卒射,亦如之。司射去扑,倚于西阶之西,升堂,北面告于宾,曰:「三耦座射。」宾揖。

  司射降,搢扑,反位。司马适堂西,袒执弓,由其位南,进;与司射交于阶前,相左;升自西阶,钩楹,自右物之后,立于物间;西南面,揖弓,命取矢。获者执旌许诺,声不绝,以旌负侯而俟。司马出于左物之南,还其后,降自西阶;遂适堂前,北面立于所设楅之南,命弟子设楅,乃设楅于中庭,南当洗,东肆。司马由司射之南,退,释弓于堂西,袭,反位。弟子取矢,北面坐委于楅;北括,乃退。司马袭进,当楅南,北面坐,左右抚矢而乘之。若矢不备,则司马又袒执弓如初,升命曰:「取矢不索!」弟子自西方应曰:「诺!」乃复求矢,加于楅。

  司射倚扑于阶西,升,请射于宾,如初。宾许诺。宾、主人、大夫若皆与射,则遂告于宾,适阼阶上告于主人,主人与宾为耦;遂告于大夫,大夫虽众,皆与士为耦。以耦告于大夫,曰:「某御于子。」西阶上,北面作众宾射。司射降,搢扑,由司马之南适堂西,立,比众耦。众宾将与射者皆降,由司马之南适堂西,继三耦而立,东上。大夫之耦为上,若有东面者,则北上。宾、主人与大夫皆未降,司射乃比众耦辩。

  遂命三耦拾取矢,司射反位。三耦拾取矢,皆袒决遂,执弓,进立于司马之西南。司射作上耦取矢,司射反位。上耦揖进;当楅北面揖,及楅揖。上射东面,下射西面。上射揖进,坐,横弓;却手自弓下取一个,兼诸弣,顺羽,且兴;执弦而左还,退反位,东面揖。下射进,坐,横弓;覆手自弓上取一个,兴;其他如上射。既拾取乘矢,揖,皆左还;南面揖,皆少进;当楅南,皆左还,北面,搢三挟一个;揖,皆左还,上射于右;与进者相左,相揖;退反位。三耦拾取矢,亦如之。后者遂取诱射之矢,兼乘矢而取之,以授有司于西方,而后反位。

  众宾未拾取矢,皆袒决遂,执弓,搢三挟一个;由堂西进,继三耦之南而立,东面,北上。大夫之耦为上。

  司射作射如初,一耦揖升如初。司马命去侯,获者许诺。司马降,释弓反位。司射犹挟一个,去扑,与司马交于阶前,升,请释获于宾;宾许。降,搢扑,西面立于所设中之东;北面命释获者设中,遂视之。释获者执鹿中,一人执算以从之。释获者坐设中,南当楅,西当西序,东面;兴受算,坐实八算于中,横委其馀于中西,南末;兴,共而俟。司射遂进,由堂下,北面命曰:「不贯不释!」上射揖。司射退反位。释获者坐取中之八算,改实八算于中,兴,执而俟。

  乃射,若中,则释获者坐而释获,每一个释一算。上射于右,下射于左,若有馀算,则反委之。又取中之八算,改实八算于中,兴,执而俟。三耦卒射。

  宾、主人、大夫揖,皆由其阶降揖。主人堂东袒决遂,执弓,搢三挟一个。宾于堂西亦如之。皆由其阶,阶下揖,升堂揖。主人为下射,皆当其物,北面揖,及物揖,乃射;卒,南面揖;皆由其阶,阶上揖,降阶揖。宾序西,主人序东,皆释弓,说决拾,袭,反位;升,及阶揖,升堂揖,皆就席。

  大夫袒决遂,执弓,搢三挟一个,由堂西出于司射之西,就其耦。大夫为下射,揖进;耦少退。揖如三耦。及阶,耦先升。卒射,揖如升射,耦先降。降阶,耦少退。皆释弓于堂西,袭。耦遂止于堂西,大夫升就席。

  众家继射,释获皆如初。司射所作,唯上耦。卒射,释获者遂以所执余获,升自西阶,尽阶,不升堂。告于宾曰:「左右卒射。」降,反位,坐委余获于中西;兴,共而俟。

  司马袒决执弓,升命取矢,如初。获者许诺,以旌负侯,如初。司马降,释弓,反位。弟子委矢,如初。大夫之矢,则兼束之以茅,上握焉。司马乘矢如初。

  司射遂适西阶西,释弓,去扑,袭;进由中东,立于中南,北面视算。释获者东面于中西坐,先数右获。二算为纯,一纯以取,实于左手;十纯则缩而委之,每委异之;有馀纯,则横于下。一算为奇,奇则又缩诸纯下。兴,自前适左,东面;坐,兼敛算,实于左手;一纯以委,十则异之,其馀如右获。司射复位。释获者遂进取贤获,执以升,自西阶,尽阶不升堂,告于宾。若右胜,则曰:「右贤于左。」若左胜,则曰:「左贤于右。」以纯数告;若有奇者,亦曰奇。若左右钧,则左右皆执一算以告,曰:「左右钧。」降复位,坐,兼敛算,实八算于中,委其馀于中西;兴,共而俟。

  司射适堂西,命弟子设丰。弟子奉丰升,设于西楹之西,乃降。胜者之弟子洗觯,升酌,南面坐奠于丰上;降,袒执弓,反位。司射遂袒执弓,挟一个,搢扑,北面于三耦之南,命三耦及众宾:「胜者皆袒决遂,执张弓。不胜者皆袭,说决拾,却左手,右加弛弓于其上,遂以执弣。」司射先反位。三耦及众射者皆与其耦进立于射位,北上。司射作升饮者,如作射。一耦进,揖如升射,及阶,胜者先升,升堂,少右。不胜者进,北面坐取丰上之觯;兴,少退,立卒斛;进,坐奠于丰下;兴,揖。不胜者先降,与升饮者相左,交于阶前,相揖;出于司马之南,遂适堂西;释弓,袭而俟。有执爵者。执爵者坐取觯,实之,反奠于丰上。升饮者如初。三耦卒饮。宾、主人、大夫不胜,则不执弓,执爵者取觯,降洗,升实之,以授于席前,受觯,以适西阶上,北面立饮;卒觯,授执爵者,反就席。大夫饮,则耦不升。若大夫之耦不胜,则亦执弛弓,特升饮。众宾继饮,射爵者辩,乃彻丰与觯。

  司马洗爵,升实之以降,献获者于侯。荐脯醢,设折俎,俎与荐皆三祭。获者负侯,北面拜受爵,司马西面拜送爵。获者执爵,使人执其荐与俎从之;适右个,设荐俎。获者南面坐,左执爵,祭脯醢;执爵兴,取肺,坐祭,遂祭酒;兴,适左个;中亦如之。左个之西北三步,东面设荐俎,获者荐右东面立饮,不拜既爵,司马受爵,奠于篚,复位。获者执其荐,使人执俎从之,辟设于乏南。获者负侯而俟。

  司射适阶西,释弓矢,去扑,说决拾,袭;适洗,洗爵;升实之,以降,献释获者于其位,少南。荐脯醢,折俎,有祭。释获者荐右东面拜受爵,司射北面拜送爵。释获者就其荐坐,左执爵,祭脯醢;兴,取肺,坐祭,遂祭酒;兴,司射之西,北面立饮,不拜既爵。司射受爵,奠于篚。释获者少西辟荐,反位。

  司射适堂西,袒决遂,取弓于阶西,挟一个,搢扑,以反位。司射去扑,倚于阶西,升请射于宾,如初。宾许。司射降,搢扑,由司马之南适堂西,命三耦及众宾:「皆袒决遂,执弓就位!」司射先反位。三耦及众宾皆袒决遂,执弓,各以其耦进,反于射位。

  司射作拾取矢。三耦拾取矢如初,反位。宾、主人、大夫降揖如初。主人堂东,宾堂西,皆袒决遂,执弓;皆进阶前揖,及楅揖,拾取矢如三耦。卒,北面搢三挟一个,揖退。宾堂西,主人堂东,皆释弓矢,袭;及阶揖,升堂揖,就席。大夫袒决遂,执弓,就其耦;揖皆进,如三耦。耦东面,大夫西面。大夫进坐,说矢束,兴反位。而后耦揖进坐,兼取乘矢,顺羽而兴,反位,揖。大夫进坐,亦兼取乘矢,如其耦,北面,搢三挟一个,揖退。耦反位。大夫遂适序西,释弓矢,袭;升即席。众宾继拾取矢,皆如三耦,以反位。

  司射犹挟一个以进,作上射如初。一耦揖升如初。司马升,命去侯,获者许诺。司马降,释弓反位。司射与司马交于阶前,去扑,袭;升,请以乐乐于宾。宾许诺。司射降,搢扑,东面命乐正,曰:「请以乐乐于宾,宾许。」司射遂适阶间,堂下北面命曰:「不鼓不释!」上射揖。司射退反位。乐正东面命大师,曰:「奏《驺虞》,间若一。」大师不兴,许诺。乐正退反位。

  及奏《驺虞》以射。三耦卒射,宾、主人、大夫、众宾继射,释获如初。卒射,降。释获者执余获,升告左右卒射,如初。

  司马升,命取矢,获者许诺。司马降,释弓反位。弟子委矢,司马乘之,皆如初。司射释弓视算,如初;释获者以贤获与钧告,如初。降复位。

  司射命设丰,设丰、实觯如初;遂命胜者执张弓,不胜者执弛弓,升饮如初。

  司射犹袒决遂,左执弓,右执一个,兼诸弦,面镞;适堂西,以命拾取矢,如初。司射反位。三耦及宾、主人、大夫、众宾皆袒决遂,拾取矢,如初;矢不挟,兼诸弦弣以退,不反位,遂授有司于堂西。辩拾取矢,揖,皆升就席。

  司射乃适堂西,释弓,去扑,说决拾,袭,反位。司马命弟子说侯之左下纲而释之,命获者以旌退,命弟子退楅。司射命释获者退中与算,而俟。

  司马反为司正,退,复觯南而立。乐正命弟子赞工即位。弟子相工,如其降也,升自西阶,反坐。宾北面坐,取俎西之觯,兴,阼阶上北面酬主人。主人降席,立于宾东。宾坐奠觯,拜;执觯兴;主人答拜。宾不祭,卒觯,不拜,不洗,实之,进东南面。主人阼阶上北面拜,宾少退。主人进受觯,宾主人之西北面拜送。宾揖,就席。主人以觯适西阶上酬大夫;大夫降席,立于主人之西,如宾酬主人之礼。主人揖,就席。若无大夫,则长受酬,亦如之。司正升自西阶,相旅,作受酬者曰:「某酬某子。」受酬者降席。司正退立于西序端,东面。众受酬者拜、兴、饮,皆如宾酬主人之礼。辩,遂酬在下者;皆升,受酬于西阶上。卒受者以觯降,奠于篚。

  司正降复位,使二人举觯于宾与大夫。举觯者皆洗觯,升实之;西阶上北面,皆坐奠觯,拜,执觯兴。宾与大夫皆席末答拜。兴觯者皆坐祭,遂饮,卒觯,兴;坐奠觯,拜,执觯兴。宾与大夫皆答拜。举觯者逆降,洗,升实觯,皆立于西阶上,北面,东上。宾与大夫拜。举觯者皆进,坐奠于荐右。宾与大夫辞,坐受觯以兴。举觯者退反位,皆拜送,乃降。宾与大夫坐,反奠于其所,兴。若无大夫,则唯宾。

  司正升自西阶,阼阶上受命于主人,适西阶上,北面请坐于宾,宾辞以俎。反命于主人,主人曰:「请彻俎。」宾许。司正降自西阶,阶前命弟子俟彻俎。司正升立于序端。宾降席,北面。主人降席自南方,阼阶上北面。大夫降席,席东南面。宾取俎,还授司正。司正以降自西阶,宾从之降,遂立于阶西,东面。司正以俎出,授从者。主人取俎,还授弟子。弟子受俎,降自西阶以东。主人降自阼阶,西面立。大夫取俎,还授弟子;弟子以降自西阶,遂出授从者;大夫从之降,立于宾南。众宾皆降,立于大夫之南,少退,北上。

  主人以宾揖让,说屦,乃升。大夫及众宾皆说屦,升,坐。乃羞。无算爵。使二人举觯。宾与大夫不兴,取奠觯饮,卒觯,不拜。执觯者受觯,遂实之。宾觯以之主人,大夫之觯长受,而错,皆不拜。辩,卒受者兴,以旅在下者于西阶上。长受酬,酬者不拜,乃饮,卒觯,以实之。受酬者不拜受。辩旅,皆不拜。执觯者皆与旅。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;执觯者洗,升实觯,反奠于宾与大夫。无算乐。

  宾兴,乐正命奏《陔》。宾降及阶,《陔》作。宾出,众宾皆出,主人送于门外,再拜。

  明日,宾朝服以拜赐于门外,主人不见。如宾服,遂从之,拜辱于门外,乃退。

  主人释服,乃息司正。无介。不杀。使人速。迎于门外,不拜;入,升。不拜至,不拜洗。荐脯醢,无俎。宾酢主人,主人不崇酒,不拜众宾;既献众宾,一人举觯,遂无算爵。无司正。宾不与。征唯所欲,以告于乡先生、君子可也。羞唯所有。乡乐唯欲。

  记。大夫与,则公士为宾。使能,不宿戒。其牲,狗也。亨于堂东北。尊,綌幂。宾至,彻之。蒲筵,缁布纯。西序之席,北上。献用爵,其他用觯。以爵拜者,不徒作。荐,脯用笾,五胑,祭半胑,横于上。醢以豆,出自东房。胑长尺二寸。俎由东壁,自西阶升。宾俎,脊、胁、肩、肺。主人俎:脊、胁、臂、肺。肺皆离。皆右体也。进腠。凡举爵,三作而不徒爵。凡奠者于左,将兴者于右。众宾之长,一人辞洗,如宾礼。若有诸公,则如宾礼,大夫如介礼。无诸公,则大夫和宾礼。乐作,大夫不入。乐正,与立者齿。三笙一和而成声。献工与笙,取爵于上篚。既献,奠于下篚。其笙,则献诸西阶上。立者,东面北上。司正既举觯,而荐诸其位。三耦者,使弟子。司射前戒之。司射之弓矢与扑,倚于西阶之西。司射既袒决遂而升,司马阶前命张侯,遂命倚旌。凡侯:天子熊侯,白质;诸侯麋侯,赤质;大夫布侯,画以虎豹;士布侯,画以鹿豕。凡画者,丹质。射自楹间,物长如笴。其间容弓,距随长武。序则物当栋,堂则物当楣,命负侯者,由其位。凡适堂西,皆出入于司马之南。唯宾与大夫降阶,遂西取弓矢。旌,各以其物。无物,则以白羽与朱羽糅。杠长三仞,以鸿脰韬上,二寻。凡挟矢,于二指之间横之。司射在司马之北。司马无事不执弓。始射,获而未释获;复,释获;复,用乐行之。上射于右。楅长如笴,博三寸,厚寸有半,龙首,其中蛇交,韦当。楅,髹,横而拳之,南面坐而奠之,南北当洗。射者有过,则挞之。众宾不与射者,不降。取诱射之矢者,既拾取矢,而后兼诱射之乘矢而取之。宾、主人射,则司射摈升降,卒射即席,而反位卒事。鹿中,髹,前足跪,凿背容八算。释获者奉之,先首。大夫降,立于堂西以俟射。大夫与士射,袒薰襦。耦少退于物。司射释弓矢视算,与献释获者释弓矢。礼射不主皮。主皮之射者,胜者又射,不胜者降。主人亦饮于西阶上。获者之俎,折脊、胁、肺、臑。东方谓之右个。释获者之俎,折脊、胁、肺,皆有祭。大夫说矢束,坐说之。歌《驺虞》,若《采苹》,皆五终。射无算。古者于旅也语。凡旅,不洗。不洗者,不祭。既旅,士不入。大夫后出。主人送于门外,再拜。乡侯,上个五寻,中十尺。侯道五十弓,弓二寸以为侯中。倍中以为躬,倍躬以为左右舌。下舌半上舌。箭筹八十。长尺有握,握素。楚扑长如笴。刊本尺。君射,则为下射。上射退于物一笴,既发,则答君而俟。君,乐作而后就物。君,袒朱襦以射。小臣以巾执矢以授。若饮君,如燕,则夹爵。君,国中射,则皮树中,以翿旌获,白羽与朱羽糅;于郊,则闾中,以旌获;于竟,则虎中,龙旃。大夫,兕中,各以其物获。士,鹿中,翿旌以获。唯君有射于国中,其馀否。君在,大夫射,则肉袒。

上一篇  目录  下一篇

译文

  乡射的礼仪:主人前往告请宾。宾出门迎接,对主人两拜。主人答两拜,随后致辞邀请宾。宾推辞一番,接受邀请。主人对宾两拜,宾答两拜。主人告退,宾两拜送主人。

  于是为宾布席,面朝南,以东为上首。众宾之席,在宾席的西边依次相续布设。在阼阶的上方为主人设席,面朝西。在宾席的东边设两只酒壶,壶下以斯禁相承,玄酒在西边。两只壶上各放置一只酒勺。篚在壶的南边,东向陈放。在阼阶的东南方设洗,洗南北的长度与堂深相等,东西与屋的东翼相对。水设在洗的东边,篚在洗的西边,南向陈放。磬悬置于洗的东北边,面朝西。然后设置箭靶。箭靶下边系靶的纲绳不及于地。箭靶左下方的纲绳先不要结上,把它与靶的左下幅一起向东卷束掩盖起侯中。乏设在射道总长靠箭靶一旁三分之一、距靶西五步的位置上。

  肉已煮熟。主人身穿朝服前往召请宾。宾亦身着朝服出门迎接主人,两拜。主人答两拜,告退。宾两拜送主人。宾和众宾随后而至。

  到了州学的大门口,主人与一位相礼者出门外迎接,对宾两拜,宾答两拜。又对众宾揖。主人与宾相揖,主人先进门内。宾长揖请众宾,众宾皆从门西侧入内,面向东,以北为上。宾稍稍向前走一点,主人与宾相对三揖,同时前行。到达堂下阶前,主人与宾相互谦让三番,主人升一级台阶后,宾登阶升堂。主人在阼阶上方对着屋前梁的地方面朝北两拜。宾则在西阶上方对着屋前梁的地方面朝北答两拜。

  主人坐下,由上篚取爵在手,执爵下堂。宾亦下堂。主人在阼阶前面朝西坐下,把爵放置于地上,站起来辞谢宾下堂,宾亦致辞作答。主人坐下,取爵在手,起立,到洗前,面朝南坐下,把爵放置于篚下,盥手洗爵。宾向东前行,面朝东北辞谢主人洗爵。主人坐下,把爵放置在篚中,起立对宾致答辞。宾复归原位。主人洗爵完毕,与宾相对一揖,谦让一番,同时上堂。宾在西阶的上方面朝北拜射主人洗爵。主人在阼阶上方面朝北放爵在地上,随之对宾答拜,然后下堂。宾亦下堂,主人辞谢宾下堂,宾亦致辞作答。主人洗手毕,与宾相对一揖,谦让一番,然后上堂。宾上堂,在西阶上方凝神端正站立。主人坐下取爵在手,斟满酒,到宾的席前面朝西北献宾。宾在西阶上方拜谢主人,主人稍避后退。宾前行接过酒爵退回原位。主人在阼阶上方拜送爵,宾稍稍退避。

  有司把脯醢进置席前。宾从西边就席。有司设折俎于席前。主人在阼阶的东边端正站立。宾坐下,左手持爵,以右手祭脯醢。把爵放置在脯醢西边,站起取肺,坐下,断取肺尖以祭肺。然后左手上举,尝肺,随之站起,把肺放置俎上。复又坐下,把手擦拭干净,继而手执爵祭酒,起立,在席未端坐下尝酒。下席,坐下放爵在地,一拜,口称:“美酒”,手持爵起立。主人在阼阶的上方对宾答拜。宾在西阶上方面朝北坐下干杯,起立。复又坐下将爵放置地上,随即一拜,然后执爵起立。主人在阼阶的上方对宾答拜。

  宾手持空爵下堂。主人亦下堂。宾在西阶前面朝东坐下,把爵放在地上,站起辞谢主人下堂,主人对宾作答。宾坐下取爵在手,到洗之前,面朝北坐下,放爵在篚下,起立盥手洗爵。主人在阼阶的东边面朝南致辞,谢宾洗爵。宾坐下,把爵放在篚中,站起,致辞作答。主人复回其位。宾洗爵完毕,像主人献宾时一样,与主人相互揖让,上堂。主人拜谢宾洗爵,宾对主人答拜,起立,下堂洗手,其礼节与主人献宾时相同。宾上堂,斟满酒,到主人席前面朝东南酢主人。主人在阼阶上方拜宾,宾稍退后避让。主人进前接爵在手,回到自己的位子上。宾在西阶上方拜送爵。有司把脯醢进置主人席前。主人从北面即席。接着有司将折俎进放主人席前。祭酒、祭脯醢的礼节与宾相同,不称赞酒美。主人从席前至阼阶上方,面朝北坐下干杯,起立。复又坐下放爵于地,随即一拜,然后手持爵站起。宾在西阶上方面朝北答拜主人。主人坐下,把爵放置在东序端地上,在阼阶上方两拜,把酒壶添满,宾在西阶上方对主人答两拜。

  主人坐下在篚中取觯,持觯下堂。宾下堂,主人放觯在地辞谢宾下堂。宾亦致辞作答,面朝东站立。主人坐下,取觯在手,洗觯。宾不辞谢主人洗觯。主人洗觯完毕,与宾相互揖让上堂。宾在西阶的上方端正站立。主人斟酒,酬宾,在阼阶上方面朝北坐下,放觯在地,随即一拜,然后持觯起立。宾在西阶上方面朝北答拜主人。主人坐下,祭酒,随即饮酒,干杯后起立。复又坐下,放觯在地,随即一拜,持觯起立。宾在西阶上方面朝北答拜主人。主人下堂洗觯。宾随之下堂并辞谢主人。上堂,不拜谢主人洗觯。宾在西阶上方站立。主人斟满酒,到宾席前面朝北站立。宾在西阶的上方拜主人。主人坐下,将觯放在脯醢西边的地上。宾致辞谢主人,坐下,取觯站起,回到自己的位子上。主人在阼阶的上方拜送觯。宾面朝北坐下,把觯放在脯醢东边地上,然后返回自己的位子。

  主人揖宾,下堂。宾下堂,面朝东站立在西阶西侧正对西序的地方。

  主人面朝西南拜众宾三次,众宾皆答主人一拜。主人揖,上堂,在序端坐下,取爵在手,下堂洗爵,然后上堂斟酒,在西阶的上方献众宾。众宾中年长者三人上堂拜受爵,主人拜送爵。这三人坐着祭祀,站着饮酒,干杯后不拜,将爵还授与主人,下堂回到原位。(三人以下的)众宾接受爵时都不拜,坐着祭祀,站着饮酒。主人对众宾年长者三人中每一人献酒,有司都要把脯醢进置其席前。其他众宾也都要把脯醢进置其位。

  主人持空爵下堂,把爵放置篚中。

  主人与宾相互揖让上堂。宾长揖请众宾(即众宾之长者三人)上堂,众宾皆上堂,即席。主人之吏一人洗觯,举觯授宾。举觯者上堂斟酒,在西阶上方坐下,放觯在地,随即一拜,持觯起立。宾在席的末端答拜。举觯坐下祭酒,随即饮酒,干杯后起立。复又坐下放觯在地上,随即一拜,执觯起立。宾答拜。举觯者下堂洗觯,上堂斟酒,面朝北站立于西阶上方。宾拜谢。举觯者前行(至席前)把觯放在脯醢的西边。宾辞谢,坐下取觯在手,起立。举觯者在西阶上方拜送觯。宾复将觯放置于原位(举觯者所奠脯醢西之位)。举觯者下堂。

  若有大夫为遵者,则从门西侧入内。主人下堂迎遵者。宾与众宾亦皆下堂,站立在初入门时的位置。主人与大夫相揖让上堂。主人拜谢大夫的光临,大夫答拜主人。主人持爵下堂,大夫亦下堂。主人辞谢大夫下堂。大夫辞谢主人为之洗爵,其礼节与宾相同。在酒壶的东边为遵者设席。升堂,遵者不拜谢主人洗爵。主人斟满酒,至席前献大夫。大夫在西阶上方拜谢,前行接爵,回返其位。主人在大夫的右边拜送爵。大夫要辞去上一重席。主人致辞作答,不撤其上一重席。有司随之把脯醢进置大夫席前。大夫即席。有司把折俎进置席前。遵者祭肺祭酒,其仪式与宾相同,不尝肺,不尝酒,不称赞酒美,在西阶上方干杯,拜。主人答拜遵者。大夫下堂洗爵,主人回到阼阶,下堂辞谢之仪与前相同,洗爵毕,主人洗手,与遵者相互揖让上堂。大夫在堂上两柱之间把爵授与主人后,回到原位。主人斟酒,用它在西阶上行酢酒之仪。主人坐下,放爵于地上,随之一拜。大夫答拜主人。主人坐而祭酒,干杯后一拜。

  大夫答拜。主人在西楹南边坐下,放爵于地上,两拜添酒。大夫答拜。

  主人回到阼阶上,作揖下堂。大夫下堂,站立在宾的南边。主人与宾相互揖让上堂。大夫和众宾都上堂,各就其席。

  在西阶上方稍东的位置为乐工布席。乐正先上堂,面朝北站立在席的西边。乐工四人,其中二人鼓瑟,鼓瑟者在前。相者皆左手荷瑟,瑟首在前,手在瑟下孔处执瑟,瑟弦朝内,以右手扶乐工。乐工入内,从西阶上堂,面朝北,以东为上。乐工坐下,相者坐下把瑟授与鼓瑟的乐工,然后下堂。吹笙者入内,站立在磬的东边,面朝西。接着,堂上歌、瑟,堂下笙、磬一齐演奏《周南·关雎》、《葛覃》、《卷耳》,《召南·鹊巢》、《采繁》、《采蘋》诸诗篇。乐工不起立,报告乐正说:“正歌已演奏完毕。”乐正以此告宾,然后下堂。

  主人由堂上筐中取爵献乐工。如有大师,则主人为他洗爵。宾下堂,主人辞谢宾。乐工不辞谢主人洗爵。主人洗爵毕,上堂斟酒。乐工不起立,把瑟放在左边,乐工中为首者一人拜而受爵。主人在阼阶的上方拜送爵。有司把脯醢进置其席前。使相者赞助他祭酒、祭脯醢。乐工饮酒,干杯后不拜,把爵还授与主人。其余众乐工则不拜而受爵,祭酒后饮之。献酒时每人都有脯醢,但不祭脯醢。接着,主人在西阶上献吹笙人。吹笙人中长者一人在西阶下拜谢主人,上到最后一级台阶,不上堂,接受酒爵。主人拜送爵。在阶前坐下祭酒、祭脯醢,站起饮酒,干杯后不拜,然后上台阶把爵还授与主人,其余吹笙人不拜而接爵,坐着祭酒,起立饮酒。向其余众吹笙人献酒时都要进置脯醢于其位,但不祭脯醢。主人持空爵下堂,把爵放置篚中,然后上堂即席。

  主人从南侧下席,独自一人下堂,命相礼人行司正之事。司正推辞一番,答应了。主人两拜,司正答拜主人。主人上堂,回至席上。司正洗觯,从西阶上堂,由楹北前行至阼阶上方,面朝北接受主人之命。又至西阶上方请宾安止,宾推辞一番,许诺。司正告知主人,然后站立在堂上两楹之间相拜。主人在阼阶上方两拜谢宾,宾则在西阶上方对主人答两拜,然后相揖各就席。司正斟酒,从西阶下堂,在庭当中的位置上面朝北坐下,放觯在地。起立,退后站立片刻。然后稍前行,坐下取觯在手,又起立。复又坐下,不祭酒,干杯后起立。坐下,放觯在地,随之一拜,然后持觯起立。洗觯后面朝北坐下,将觯放在原来的位置(中庭)上,起立。然后稍稍后退,面朝北站立在觯的南边。未即行旅酬之仪。

  三耦面朝南在堂下西边等候,以东为上。司射至堂下西边,袒露左臂,在大拇指上套上钩弦的扳指,左臂着上皮制的臂衣,至阶西取弓在手,以左手执弓,右大指勾弦,二三指间并持四矢,由西阶上堂。在西阶上方面朝北向宾报告说:“弓箭都已齐备,执事者请求射事开始。”

  宾回答说:“在下德艺不高,但由于诸位先生的缘故,不能不许。”宾许诺。司射至阼阶上方,面朝东北报告主人说:“向宾请射,宾已准许。”司射由西阶下堂,在阶前面朝西命弟子搬射箭的器具入内。弟子搬射箭器具入内,陈放在堂下西边。宾和大夫之弓靠于西夹西边堂廉上,矢横放在弓下,箭括朝北。其余众弓靠于堂下西边,矢则横放在弓的上方堂廉上。主人的弓矢陈放在东夹东边堂廉上。

  司射仍然两手持弓矢,在堂下西边挑选组成三耦。在三耦的南边面朝北命上射说:“某人侍射于先生。”命下射说:“先生与某某先生射。”司正暂行司马之职。司马命张设箭靶,弟子解束,随之将箭靶左下方的纲绳栓在立柱上。司马又命获者把旌旗倚置在箭靶的中央。获者在靶的西边坐下,取旌旗在手,倚置于箭靶中央,然后退下。

  乐正至堂下西边,命弟子相助乐工,将瑟迁至堂下,弟子像乐工入内时一样,相助乐工,从西阶下堂,至阼阶下东南方向,距堂前三箭杆远的地方面朝西坐下,以北为上首。乐正面朝北站立在他们的南边。

  司射仍双手执弓,并持四矢,命令三耦说:“每位射手各自与自己的射耦相互揖让,轮流取弓矢。”三耦皆袒开左臂,在大拇指上套上钩弦的扳指,左臂着上皮制的臂衣。有司左手执弓把,右手执弓弦,把弓授与三耦,然后授矢。三耦皆左手执弓,插三矢于身右腰带之间,右手二三指间挟矢一技。司射先行站立在将要设中的位置的西南边,面朝东。三耦由司射的西边一起前行,至司射的西南边面朝东站立等候,以北为上首。

  司射面朝东站立在三耦的北边,将三枝箭插在身右腰带间,右手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,揖而前行。行至与阶相直时,面朝北作揖,到了阶前,一揖,上堂,又一揖。射礼如在州学中举行,要绕楹的东边向北行;如射礼在乡学中举行,则要由楹南东行。行至与东边的射位相垂直的位置,面朝北一揖,到射位前,又一揖。左脚踏在射位的十字标志上,两脚不并拢,即由面朝北转向面朝南。目视箭靶正中,然后俯视其足,端正站立的姿势。不撤去倚置在靶中央的旌旗。司射射箭四枝以作示范。然后左手执弓,右手执弦,不挟矢。面朝南揖,其仪节如上堂射箭时相同。

  司射下堂,由其位子的南边前至堂下西边,另取矢一枝,挟于右手二、三指间。然后至西阶的西边,取扑插于带间,返回其原位。

  司马命获者手执旌旗,面朝北背箭靶站立。获者至靶前,手执旌旗背向箭靶站立等候。司射向左转,面向西与上耦相对,使上耦上堂射。

  司射返归原位。上耦揖而前行,上射在左边,二人并行。行至与阶相直的地方,面朝北一揖,至西阶前,一揖。上射先上三级台阶,下射随后登阶,与上射中间隔一级台阶。上射上堂后,稍靠西边站立。下射上堂,上射作揖,二人并排前行。二人皆直对自己的射位面朝北作揖,至射位,又一揖。二人都以左脚踏在自己的射位的十字标志上,由面朝北转为面朝南,目视箭靶正中,两足合拢站立等候。司马至堂下西边,不套扳指,不着臂衣,只袒露左臂,手执弓,转从司射南边出来,由西阶上堂,绕西楹西向北行,再向东转,从上射的后边转而面朝西南,站立在上、下射位之间。以左手持弓的梢端,向南举起,命获者离开箭靶。获者执旌答应,从靶至乏,应诺之声不断。获者坐下,面朝东把旌旗放倒,然后起立等候。司马转由下射南边出来,再转向下射之后,行至西阶下堂。

  复转由司射南边至堂下西边,放下弓,复穿好衣服,然后返归原位,站立在司射的南边。司射向北前行,在西阶前与司马相交,各在对方的左手。司射在堂下西阶的东边,面朝北目视上射,命令说:“不要射伤获者,不要射到乏旁惊扰获者。”上射对司射一揖,司射退下,返归其位。于是射箭开始。上射已发一矢,复挟第二矢于弓,此时下射发矢。上、下射如此交替发射,以至各射完四矢。获者坐地以唱获,举旌时,唱获声与宫音相谐,偃旌时唱获声则与商音相应。此番射中时只由获者高声报获,而不释算计数射中的次数。射毕,二人都执弓而不挟矢,面朝南作揖,其仪节与上堂射时相同。上射下三级台阶,下射稍靠西边走,跟随上射下堂,与上射间隔一级台阶。下堂后并排前行,上射在东边。与上堂射箭的人相互在对方左手于阶前相交,相互一揖。上耦转从司马的南边至堂下西边,放下弓,脱去扳指和臂衣,复穿好衣服面朝南在堂下西边等候,以东为上首。三耦射毕,其仪节亦与此相同。司射把扑从腰带上拿下来,靠在西阶的西边,上堂,面朝北向宾报告说:“三耦已射毕。”宾对司射一揖。

  司射下堂,把扑插在带间,返归原位。司马至堂下西边,袒露左臂,执弓在手,转由其位的南边向北前行,与司射相交于阶前时,各在对方的左手,由西阶上堂。绕西楹西边向北行,再向东转,从右射位的北边转为面朝西南,站立在左右两个射位的十字标志之间。弓向外推,命弟子取矢。获者执旌答应,由乏至靶,应诺声不断,执旌背向箭靶立待。

  司马转从左射位的南边出来,再由左射位的北边至西阶下堂。随后至堂前,面朝北站在将设楅的位置的南边,命弟子设楅。于是弟子在庭当中设楅,楅的位置南北与洗相直,朝东陈放。司马从司射的南边退下,在堂下西边放下弓,穿好衣服,返归其位。弟子取矢,面朝北坐下,把矢横放在楅上,矢括朝北,然后退下。司马不袒臂,前行至楅南边,面朝北坐下,左右两手抚矢点数四、四分之。如矢数不足,则司马又像起初那样,袒露左臂,执弓在手,上堂命令弟子说:“取矢必有所余,不可索尽。”弟子从西方答应说:“诺。”于是再次取矢放置楅上。

  司射把扑倚置于西阶西边,上堂向宾请射,仪节与开始时相同。宾应允。宾、主人、大夫如果皆参与射事,则随即以此报告宾,并至阼阶上方报告主人。主人与宾组成射耦。接着报告大夫,大夫虽多,皆与士组合为耦。以其耦报告大夫说:“某人侍射于先生。”司射在西阶上方面朝北使众宾射。司射下堂,将扑插于带间,转由司马的南边至堂下西边立定,挑选组成众耦。众宾待参加射箭的人都下堂,转由司马南边前至堂下西边,继三耦之西依序站立,以东为上。大夫之耦位在上,如有面朝东站立的,则以北为上。宾、主人和大夫皆未下堂,司射于是挑选组合众耦完毕。

  接着,司射命三耦轮流取矢,然后司射返回原位。三耦轮流取矢,皆袒露左臂,在拇指上套上扳指,把皮制的臂衣着于左臂,执弓在手,前行站立在司马的西南边。司射使上耦取矢,司射返回其位。上耦作揖前行,行至与楅相直时,面朝北一揖,至楅前,又一揖,上射面朝东,下射面朝西。上射作揖,近楅前坐下,左手在上横向执弓,仰右手从弓下取矢一枝,并矢置于左手弓把间而以右手顺理其羽,同时起立。右手执弓弦,向左转,退返楅西的位置,面朝东作揖。下射近楅前坐下,左手横向执弓,右手心向下从弓上取矢一技,起立,其他动作与上射相同。上、下射交替各取四矢毕,一揖,皆向左转,面朝南一揖,稍稍前行,在楅南边与楅相直的位置上又皆向左转为面朝北,在身右带间插矢三枝,挟一矢在二、三指间,一揖,皆向左转,上射在右边。与以下前往楅前取矢的人相交,都在对方的左手位置,与之相互一揖,退归原位。

  三耦交替取矢,其仪节皆与此相同。最后一个取矢的人取已矢毕,继而一次并取司射作示范的四枝矢,至庭的西侧授与有司,然后返归原位。

  众宾不更替取矢,皆袒露左臂,在拇指上套上扳指,左臂着皮制臂衣,执弓在手,插三矢在腰带间,右手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。由堂下西边南行,依序面朝东站立在三耦的南边,以北为上。大夫之耦在上位。

  司射使上耦上堂射,仪式如前。一耦揖而上堂,仪节亦与始射时相同。司马命获者离开箭靶,获者答应。司马下堂,放下弓返回原位。司射仍挟矢一枝,把扑倚置西阶,与司马在阶前相交,上堂,请宾准许释算以计数胜负,宾允许。司射下堂,插扑于带间,面朝西站立在将要设中的位置的东边,然后面朝北命释获者设置中,接着视察并教以释算的方法。释获人手执鹿中,另有一人手拿算筹跟随其后。释获人坐下设中,中的位置在南正对楅,西与西序相直的地方,东向陈放。释获人站起,接过算筹,坐下,在中里盛八枝算筹,把其余的算筹横向放置在“中”

  的西边,算筹的末端朝南。然后起来,拱手等候。接着,司射前行,在堂下面朝北命令说:“不射中且贯穿箭靶则不释算。”上射对司射一揖。司射退返其位。释获人坐下,取中所盛八枝算筹在手,另盛八算于“中”,起立,执算筹等候。

  于是开始射箭。如射中,则释获人坐下释算,每射中一矢即放一枝算筹在地以计数。上射的算筹放在右边;下射的算筹放在左边;如果有剩余的算筹,则放在“中”的西边。然后,又取“中”所盛八枝算筹在手,另在“中”里盛八枝算筹。站起,手持算筹等候。三耦射事结束。

  宾、主人、大夫皆作揖,各由其阶(主人东阶、宾和大夫西阶)下堂,又一揖。主人至堂下东边,袒露左臂,在拇指套上扳指,左臂着皮制臂衣,然后执弓在手,插三矢于身右带间,右手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。宾至堂下西边,行事仪节与主人相同。各至其阶下,一揖,上堂,又一揖。主人为下射,与宾各对其射位,面朝北作揖,至射位之前,又一揖。接着开始射箭。射毕,面朝南作揖。各至其阶,在阶上方一揖,下台阶,又一揖。宾在序西边,主人在序东边,都放下弓,脱去扳指和臂衣,穿好衣服,各返归其位。上堂时,至阶前一揖,上堂又一揖,皆各就其席。大夫袒其左臂,拇指套上扳指,左臂着皮制臂衣,执弓在手,插三矢在身右带间,右手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,由堂西司射的西边转出,至其射耦的南边就位。大夫为下射,二人揖而前行,大夫之耦稍靠后一些。作揖的仪节与三耦上堂射箭时相同。至台阶前,大夫之耦先登阶。射毕,作揖之仪与上堂射时相同,大夫的射耦先下台阶。下台阶后,大夫之耦稍退后一些。二人皆在堂下西边放下弓,穿好衣服。大夫之耦即停留在堂下西边,大夫则上堂即其席。

  随后,众宾上堂射箭,与先前一样释算。司射只命上耦上堂射。射毕,释获人即手执最后一耦所剩余的算筹,上到西阶最高一级台阶,不上堂,报告宾说:“左右已射箭完毕。”释获人下堂,返归其位,坐下,把剩余算筹放置在“中”的西边。然后起立,拱手等候。

  司马袒露左臂,拇指着扳指,执弓在手,上堂命弟子取矢,其仪节与前相同。获者答应,执族背向箭靶站立,仪节如前。司马下堂,放下弓,返归其位。弟子把矢放在楅上,仪节如前。大夫的四枝矢,则用茅捆束在一起,束在手握处的上方。司马四、四分数矢,仪节如前。

  接着,司射至西阶西边,放下弓和扑,穿好衣服。由“中”的东边南行,至“中”南边站立,面朝北检视算筹。释获人面朝东坐在“中”

  的西边,先数上射之算筹。两枝算筹为一对,数一对,即取而放在左手中,数够十对,则纵向放置地上,每十对放在一起,分开放置。余剩不够十对的,则靠西边横向放置。单枝算筹为奇数,奇数的算筹又纵向放在剩余成对算筹的南边。然后起立,从“中”的东边行至下射之算处。

  坐下数算筹,以左手取算筹,数一对,则直接放置地上,够十对,则分开另放一堆,其余和数上射之算法相同。司射返归其位。释获者于是近前取胜者一方所赢的算筹,持之从西阶登上台阶,上到最上一级,不升堂,向宾报告。如右胜,则说:“右贤于左。”如左胜,则说:“左贤于右。”报告所胜算筹的对数,如有奇数,亦报告其奇数。如果左右射成平局,则执左右各一枝算筹报告说:“左右均。”然后下堂返回其位,坐下,兼取八枝算筹盛置于“中”,把其余的算筹放在“中”西边。起立,拱手等候。

  司射至堂下西边,命弟子设丰。弟子手捧丰上堂,设置在堂上西楹的西边,随即下堂。胜者一方的年轻人洗觯,上堂斟酒,面朝南坐下把觯放置在丰上。下堂,袒露左臂,执弓在手,返归其位。接着,司射袒露左臂,执弓在手,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,插扑于带间,面朝北在三耦南边命三耦和众宾说:“胜者一方皆袒左臂,套扳指,着臂衣,手持上弦之弓。不胜一方都要穿好衣服,脱去扳指和臂衣,右手把解弦之弓仰放于左手上,左手向上横弓握把,然后右手亦握弓把。”司射先返归其位。三耦和众射者皆与其射耦南行,站立于原来堂下俟射序立之位,以北为上首。司射命饮酒者上堂饮酒,与使射者上堂射之仪节相同。一耦前行,作揖,和上堂射时仪节相同。至阶前,胜者先上堂,稍靠右边一些。不胜者前行至丰前,面朝北坐下,取丰上之觯在手,站起,稍稍退后,站着干杯。然后近前坐下,将觯放置在丰下边。起立,作揖。不胜者先下堂,与上堂饮酒的人在阶前相交,相互在对方左手位置,互相一揖。从司马的南边转弯至堂下西边。放下弓,整衣等候。专门使赞者执爵。执爵人坐下,取觯在手,斟酒,复把觯放在丰上。接下来升堂饮酒的人仪节与前相同。三耦饮酒完毕。宾、主人、大夫如在不胜者一方,则不执弓。执爵人取觯下堂为之洗觯,上堂斟满酒,然后到席前授与他。接觯后,持觯至西阶上方面朝北饮酒。干杯后,将觯授与执爵人,然后返归其席。大夫饮酒时,则大夫的射耦不上堂。如果大夫的射耦在不胜一方,则亦手持解弦之弓,独自上堂饮酒。众宾接着上堂饮酒完毕,于是把丰和觯撤下。

  司马在堂下洗爵,上堂斟酒,持爵下堂,至靶前向获者献酒。有司为获者荐脯醢,设折俎。祭俎与脯醢所用的祭肺和半条脯各备三份。获者背向箭靶而立,面朝北拜而接爵,司马面朝西拜送爵。获者以手持爵,使赞者持其脯醢和俎跟随其后。至箭靶东侧立杆处,即将脯醢和俎设置其前。获者面朝南坐下,左手执爵,(右手)祭脯醢,执爵起立。又从俎上取肺在手,坐下祭俎,继而祭酒。起立,至箭靶的西侧和中央,其仪节都与上相同。赞者在箭靶西侧之西北三步远的位置上面朝东设置脯醢和俎。获者在脯醢的右边面朝东站着饮酒,干杯后不拜。司马接过空爵,放置在篚中,返回其位。获者自持笾豆,使赞者持俎随后,避其正位,设置在乏的南边。获者背向箭靶站立等候。

  司射至西阶西边,放下弓矢和扑,脱去扳指和臂衣,穿好衣服。至洗前洗爵。上堂斟满酒,持爵下堂,在释获者之位稍南一点的地方向释获者献酒。有司进脯醢、设折俎,并有祭脯和祭肺。释获者在笾豆右边面朝东拜而接爵,司射面朝北拜送爵。释获者近笾豆坐下,左手执爵,以右手祭脯醢。起立,从俎上取肺在手,坐下祭俎,接着祭酒。起立,在司射西边面朝北站着饮酒,干杯后不拜。司射接爵放在篚中,释获人稍靠西边避正位设其笾豆和俎,然后返归其位。

  司射至堂下西边,袒露左臂,在拇指上套上勾弦的扳指,左臂着皮制的臂衣,至西阶西边取弓在手,右手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技,插扑于腰带间,返归其位。司射把扑抽出倚置在西阶西边,上堂向宾请射,仪节与前相同。宾允许。司射下堂,插扑于带间,转由司马南边至堂下西边,命三耦及众宾皆袒左臂,着扳指,穿臂衣,执弓各就其位。司射先返归原位。三耦及众宾皆袒露左臂,套上扳指,左臂着臂衣,执弓在手,各与其射耦南行,返归于俟射序立之位。

  司射命交替取矢。三耦如前一样交替取矢,返归其位。宾、主人、大夫下堂、作揖,仪节与前相同。主人至堂下东边,宾至堂下西边,皆袒左臂,套扳指,着臂衣,执弓在手,皆各前行,至阶前,作揖,至楅前,又一揖,像三耦一样交替轮流取矢。取矢毕,面朝北插三矢于身右带间,在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,作揖退下。宾至堂下西边,主人至堂下东边,皆放下弓矢,穿好衣服。至阶前,一揖,上堂,又一揖,各即其席。大夫袒左臂,拇指上套扳指,左臂着皮制臂衣,执弓到其射耦之南就位。皆如三耦一样作揖、前行。大夫之耦面朝东,大夫面朝西。大夫近福而坐,解下束矢的茅草,起立返回其位。随后大夫之耦作揖,近楅坐下,一次并取四枝矢,以手顺理箭羽而起立,返回其位,又一揖。大夫近楅坐下,与其耦一样,亦一次并取四枝矢。转而面朝北,在身右带间插矢三枝,右手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,揖而退下。耦返归俟射序立之位。大夫继而至序西,放下弓矢,穿好衣服,上堂就其席。众宾随后像三耦一样,各交替轮流取矢,挟矢返回升射前序立之位。

  司射仍挟矢一枝而前行至上耦前,命上射上堂射,其仪节与开始时相同。一耦作揖、上堂,其仪节与开始时相同。司马上堂,命获者离开靶位,获者应诺。司马下堂,放下弓,返归其位。司射与司马在阶前相交,把扑倚置阶西,穿好衣服。上堂,向宾请求演奏音乐,宾许诺。司射下堂,插扑于带间,面朝东命乐正说:“向宾请求以音乐来娱乐,宾已准许。”于是司射至两阶之间,在堂下面朝北命令说:“射箭凡不与鼓节相应者则不释算。”上射一揖,司射退返其位。乐正面朝东命令大师说:“演奏《驺虞》,五节之间的节奏长短疏密都要相同。”大师不起立而应诺。乐正退返其位。

  于是演奏《驺虞》以节制射箭的动作。三耦射毕,宾、主人、大夫、众宾依序相继射箭,射中释算与前相同。射毕,下堂。释获人手执剩余的算筹,上堂报告左右射箭完毕,仪节同前。

  司马上堂,命取矢,获者应诺。司马下堂,放下弓,返归其位。弟子将矢放置楅上,司马四、四分之,都与前相同。

  司射放下弓,检视算筹,其仪如前。释获人报告胜者一方所胜算筹数或射成平局的情况,仪节与前相同。下堂返归其位。

  司射命弟子设丰,弟子遵命设丰及斟酒诸仪节,都与前相同。继而命令胜者一方执上弦之弓,不胜的一方执解弦之弓及上堂饮酒之仪,皆与前相同。

  司射仍袒左臂,拇指上套扳指,左臂着臂衣,左手执弓,右手将一枝矢顺并于弦上而持之,箭头朝上。至堂下西边,命交替轮流取矢,其仪节如前。司射返回其位。三耦和宾、主人、大夫及众宾皆袒左臂,套扳指,着臂衣,交替轮流取矢,仪节如前。不挟矢,而将矢顺并于弦和弓把而持之,退下,不即返归原位,下堂至堂西将弓矢授与执事人。交替轮流取矢完毕,皆作揖,上堂各就其席。

  司射至堂下西边,放下弓和扑,脱去扳指与臂衣,穿好衣服,返归其位。司马命弟子解开拴在箭靶西边立柱上的纲绳,与左下幅一起向东卷束起来,命获者手执旌旗退下,命弟子把楅撤下。司射命释获人彻下“中”和算筹等候。

  司马复又行司正之职,退返觯南边的位置站立。乐正命弟子相助乐工即其位。弟子像其下堂时一样相助乐工从西阶上堂,返归其位坐下。

  宾面朝北坐下,拿起放在俎西边的觯,起立,至阼阶上方面朝北向主人酬酒。主人下席,站在宾的东边。宾坐下,放觯在地,一拜,持觯起立。主人答拜。宾不祭酒,干杯,不拜,不下堂洗觯。然后斟满酒,前行,转而面朝东南。主人在阼阶上方面朝北拜,宾稍退后。主人近前接觯,宾在主人西边面朝北拜送。宾作揖而即其席。主人持觯至西阶上方酬大夫。大夫下席,站立在主人西边。其仪节与宾酬主人时相同。主人作揖而即席。如果没有大夫在场,则堂上众宾之长者受酬,仪节亦与上相同。司正从西阶上堂主持旅酬仪式,命受酬者说:“某人向某先生酬酒。”

  受酬的人下席。司正退下站立在西序端,面朝东。众受酬者拜、起立及饮酒之仪,都与宾酬主人时相同。堂上旅酬已遍及众宾,接着依序酬堂下众宾。众宾皆上堂,在西阶上方受酬。最后一位受酬的人执觯下堂,把觯放在篚中。

  司正下堂复归其位,命主人之吏二人举觯授与宾和大夫。举觯者都要在堂下洗觯,上堂斟满酒,在西阶上方面朝北坐下放觯在地,一拜,执觯起立。宾和大夫皆在席末端答拜。举觯者皆坐下祭酒,继而饮酒,干杯后起立。复又坐下,放觯在地上,随即一拜,执觯起立。宾和大夫皆答拜。举觯者下堂,其次序正与上堂时相反。洗觯毕,上堂斟满酒,皆在西阶上面朝北站立,以东为上。宾与大夫拜。举觯者皆进前把觯放置于笾豆右边。宾和大夫辞谢,坐接觯,起立。举觯者退返其位,皆拜送觯,然后下堂。宾和大夫坐下,把觯各放置于其脯醢的右边。如无大夫在场,则使一人举觯授宾。

  司正从西阶上堂,至阼阶上方主人前受命,然后至西阶上方请宾安坐,宾以俎尚未撤为由推辞。司正向主人复命,主人说:“请求撤俎。”宾允许。司正从西阶下堂,在阶前命弟子准备伺候撤俎。司正上堂站立在序端。宾下席,面朝北方。主人从席南侧下席,面朝北站于阼阶上方。大夫下席,面朝南站在席东边。宾取俎,转身授与司正。司正持俎从西阶下堂,宾随后下堂,继而面朝东站立在西阶西边。司正持俎出门,授与其随从。主人取俎,转身授与弟子。弟子接俎,从西阶下堂,持俎至东壁收藏。主人从东阶下堂,面朝西站立。大夫取俎,转身授与弟子,弟子持俎从西阶下堂,继而出门授之与随从人役。大夫随其后下堂,站立在宾的南边。众宾都下堂,依序站立在大夫南边,稍稍退后,以北为上首。

  主人与宾相揖让,脱去鞋子,上堂。大夫及众宾皆脱掉鞋子,上堂坐下。执事人摆上菜肴,宾主欢饮,爵行无数。使二人举觯酬宾和大夫。宾和大夫不起立,拿起放在地上的觯饮酒,干杯,不拜。执觯人接觯,随即斟酒。主人受宾之觯,众宾中长者受大夫之觯,相互交错,都不拜。酬酒已遍及堂上众宾,最后一位受酬者起立,在西阶上方依次向堂下众宾及主人之赞者酬酒。堂下众宾和赞者中年长者受酬,酬者不拜而饮酒,干杯,又斟满酒。受酬的人不拜而受觯。依序酬酒,酬酒遍及堂下众宾与赞者,都不拜。执觯的人也都参加。最后一位受酬者持空觯下堂,把它放在篚中。执觯人洗觯,上堂斟满酒,将觯放置在宾与大夫席前。歌乐不限,尽欢而止。

  宾站起,乐正命奏《陔夏》。宾下堂,至台阶时,《陔夏》的乐声起。宾退出,众宾皆退出。主人送至大门外,两拜。

  第二天,宾身穿朝服至主人门外拜谢主人的礼遇,主人推辞,不请入见。主人身着与宾相同的礼服,从至门外,拜谢宾屈尊驾临,宾于是告退。

  主人卸去朝服而服玄端,于是犒劳司正。不用介,不杀牲。要人召请司正。主人至门外迎接,不拜。入门上堂,不拜,谢其光临,不拜谢洗爵。执事人进置脯醢,但不设俎。宾以酒回敬主人,主人不添酒,不拜众宾。向众宾献酒后,使一人举觯授宾,随即爵行无数(欢饮)。不用司正监酒。宾不参加。邀请客人,因其所愿。对乡中致仕的卿大夫及盛德君子,邀请与否亦随其所愿。所上的菜肴不限,视其所有;演唱《国风》的诗篇,也无限定,因其所欲。

  [记]

  如果有大夫参加,则使居官之士为宾。因为宾为贤能之士,所以不必预先戒告。

  其牲用狗,在堂外东北边烹煮。

  酒尊上盖粗葛布盖巾,宾到时撤去。

  设筵用以黑布镶边的蒲席。设在西序面朝东的席,以北为上首。

  献酒用爵,其他用觯。干杯后下拜者不空起立,起立即要酢主人。

  进脯醢:脯盛于笾,脯五条,另有半条横置其上以供祭祀。醢盛在豆中,预先陈放在东房里。脯条长一尺二寸。

  俎,用时从东壁移至西阶,从西阶上堂陈置席前。宾之俎所载的肉食有:脊、胁、肩、肺。主人之俎所载的肉食有:脊、胁、臂、肺。肺都要割离开来。牲都要用右体,肉皮向上。

  凡是举爵献宾、献大夫、献乐工,都要进脯醢。

  大凡酒杯不用时,放置在左边;将要举以献酬,则放置在右边。

  众宾长者三人之中,只有一位尊者辞洗,其仪节与宾礼相同。

  如果有诸公在场,待以宾礼,对大夫则待以介礼。无诸公在场,则对大夫待以宾礼。已开始奏乐,大夫便不可再入内。

  乐正与堂下众宾一起依序受酬。

  三人吹笙,一人吹和而成乐曲。

  给乐工和吹笙人献酒,要从堂上篚中取爵,献酒毕,要把空爵放在堂下篚中。主人献吹笙人,在西阶上拜送。

  堂下众宾(立者)面朝东,以北为上。

  司正在举觯旅酬以后,要把脯醢进置其位。

  三耦,选众宾中的年青人组成,司射进前教诫之。

  司射的弓矢和扑,靠在西阶西边。

  在司射袒左臂、套上扳指,臂着臂衣上堂后,司马即在阶前命张设箭靶,接着命获者把旌倚靠在靶子中央。

  (燕射)所用的靶子:天子用画熊头的箭靶,底色为白色;诸侯用画麋鹿头的箭靶,底色为红色;大夫的箭靶以布制成,靶心处画虎豹头;士的箭靶亦以布制成,靶心处画鹿和豕的头像。凡在侧边彩画云气为饰的靶子(宾射和燕射之侯),其画云气处以朱红色为底色。

  射箭的位置在堂上两楹之间。射手所立处的十字标记,其纵画长一箭杆(三尺),上射与下射的位置相距一弓(六尺)长,十字标记的横画长约一足(一尺二寸)。射于州学,射手立处的十字标记在屋的中脊(栋)下,射于乡学,其十字标记的位置则在屋前楣(第二檩)下。

  司马在其原位(司射之南面朝东之位)遥命获者背向箭靶而立。

  凡是去堂下西边,都要从司马之位的南边出入。只有宾和大夫下台阶后,直接至堂西取弓矢。

  获者所执旌旗,各用射者平时所用的旗帜。不命之士,则用白羽和朱羽杂缀为旌旗,其旗竿长两丈一尺,在其一丈六尺(二寻)以上处,套上鸿雁的颈项。

  凡挟矢,都是横向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。

  司射的位置在司马的北边,司马无射事时不执弓。

  第一番射箭,射中时,只有获者大声唱获而不释算筹记数;第二番射箭,则释算筹以记数;第三番射箭,则用音乐节射。

  上射的位置在右边。

  楅的形制,长一箭杆(三尺),宽三寸,厚一寸半,两端作龙首,中间为蛇身相交状,以形似背心的皮当设于其上以承矢。楅,漆成赤黑色,设楅者以手横捧之,面朝南坐下,放置于中庭,其位置南北与洗相对。

  射箭的人如有过错,则以扑抽打作为惩罚。

  众宾中不参与射事的人不下堂。取司射作示范之矢的人,既已与其耦轮流取矢完毕,然后一次并取司射作示范的四枝矢。

  宾和主人射时,则司射赞相其上堂和下堂,宾和主人射毕就席后司射才无事,返归其位。

  鹿中的形制,漆成赤黑色,刻木为鹿形,前腿跪伏,背上凿孔可盛八枝算筹;释获人以手捧之,头向前方。

  大夫下堂,站在堂下西边等候上堂射箭。大夫与士为射耦,则袒露其绛色短衣(而不肉袒)。其射耦在射箭的位置上稍退后一些。

  司射检视算筹时,要放下弓矢。向释获人献酒时,也要先放下弓矢。

  演习礼乐之射以容体合礼乐为主而不以射中为主。主于射中之射,则胜者继续参与射事,不胜者下堂,下一番便不能继续升堂再射。

  主人如在不胜者一方,亦在西阶上方饮射爵。

  获者之俎所载肉食有:折脊、胁、肺及牲体前肢。

  靶的东侧称作右个。

  释获人之俎所载肉食有:折脊、胁、肺。获者与释获者俎上都有祭肺。

  大夫解去束矢的茅草时,要坐下来解。

  演奏《驺虞》,与《采蘋》一样,都要演奏五成(乐曲一终为一成)。

  射耦则无定数。

  古来饮酒至旅酬时,才可以谈话。旅酬,不洗觯。不洗觯则不祭酒。

  已开始旅酬,士便不可再入内了。

  大夫最后告退,主人送至大门外,两拜。

  乡射的靶子,最上幅长四丈,中十尺见方。侯道(射距)长五十弓(每弓六尺),每弓取二寸为中的宽和高之数。躬的长度是中的二倍,上舌的长度又是躬的二倍。下舌长出躬的部分的长度是上舌长出躬的部分的一半。

  竹子做成的算筹八十根。算筹长一尺零一握(握约四寸),用刀削白的一端是手握之处。

  楚扑与箭杆一样长,用刀削其一端一尺长的部分以便手握。

  国君参与射事,则做下射。上射要在射箭的位置上退后一箭杆远,射完一矢,则面向君恭候君射。国君要在奏乐以后才到射箭的位置上。

  国君射时袒露朱红色的短衣(而不肉袒)。小臣用巾垫手执矢授与君。

  如果君在不胜一方,则依照燕礼宾媵觯于公之仪使君饮射爵,侍君射者先斟酒自饮,君饮毕,复又酌酒自饮。国君在城中射(燕射),则用皮树中盛算筹,获者执翿旌唱获;射于郊(大射),则用闾(驴形)中盛算筹,获者执旌唱获;射于国境(与邻国之君会遇而射),则用虎中盛算筹,获者执赤色的龙旗唱获。大夫,用兕中盛算筹,获者各执其平时所建旗帜唱获。士,用鹿中盛算筹,获者执翿旌唱获。只有国君有城中之射,其余则无。如君在场,大夫射时则袒露其左臂。

参考资料:
1、 佚名.360doc.http://www.360doc.com/content/11/0930/20/7741790_152487230.shtml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