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乐

先秦:庄子及门徒

 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?有可以活身者无有哉?今奚为奚据?奚避奚处 ?奚就奚去?奚乐奚恶?夫天下之所尊者,富贵寿善也;所乐者,身 安厚味美服好色音声也;所下者,贫贱夭恶也;所苦者,身不得安逸 ,口不得厚味,形不得美服,目不得好色,耳不得音声。若不得者, 则大忧以惧,其为形也亦愚哉!夫富者,苦身疾作,多积财而不得尽 用,其为形也亦外矣!夫贵者,夜以继日,思虑善否,其为形也亦疏 矣!人之生也,与忧俱生。寿者惛惛,久忧不死,何之苦也!其为形 也亦远矣!烈士为天下见善矣,未足以活身。吾未知善之诚善邪?诚 不善邪?若以为善矣,不足活身;以为不善矣,足以活人。故曰:“忠 谏不听,蹲循勿争。”故夫子胥争之,以残其形;不争,名亦不成。 诚有善无有哉?今俗之所为与其所乐,吾又 未知乐之果乐邪?果不乐邪?吾观夫俗之所乐,举群趣者,硁硁然如 将不得已,而皆曰乐者,吾未之乐也,亦未之不乐也。果有乐无有哉? 吾以无为诚乐矣,又俗之所大苦也。故曰:“至乐无乐,至誉无誉。” 天下是非果未可定也。虽然,无为可以定是非。至乐活身,唯无为几 存。请尝试言之:天无为以之清,地无为以之宁。故两无为相合,万 物皆化生。芒乎芴乎,而无从出乎!芴乎芒乎,而无有象乎!万物职 职,皆从无为殖。故曰:“天地无为也而无不为也。”人也孰能得无 为哉!

  庄子妻死,惠子吊之,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。惠子曰:“与人居 ,长子、老、身死,不哭亦足矣,又鼓盆而歌,不亦甚乎!”庄子曰 :“不然。是其始死也,我独何能无概!然察其始而本无生;非徒无 生也,而本无形;非徒无形也,而本无气。杂乎芒芴之间,变而有气 ,气变而有形,形变而有生。今又变而之死。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 行也。人且偃然寝于巨室,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,自以为不通乎命, 故止也。”

  支离叔与滑介叔观于冥伯之丘,昆仑之虚,黄帝之所休。俄而柳生 其左肘,其意蹶蹶然恶之。支离叔曰:“子恶之乎?”滑介叔曰:“ 亡,予何恶!生者,假借也。假之而生生者,尘垢也。死生为昼夜。 且吾与子观化而化及我,我又何恶焉!”

  庄子之楚,见空髑髅,髐然有形。撽以马捶,因而问 之,曰:“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?将子有亡国之事、斧铖之诛而为 此乎?将子有不善之行,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?将子有冻馁之 患而为此乎?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?”于是语卒,援髑髅,枕而卧。 夜半,髑髅见梦曰:“子之谈者似辩士,诸子所言,皆生人之累也, 死则无此矣。子欲闻死之说乎?”庄子曰:“然。”髑髅曰:“死, 无君于上,无臣于下,亦无四时之事,从然以天地为春秋,虽南面王 乐,不能过也。”庄子不信,曰:“吾使司命复生子形,为子骨肉肌 肤,反子父母、妻子、闾里、知识,子欲之乎?”髑髅深颦蹙额曰: “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!”

  颜渊东之齐,孔子有忧色。子贡下席而问曰:“小子敢问:回东之 齐,夫子有忧色,何邪?”孔子曰:“善哉汝问。昔者管子有言,丘 甚善之,曰‘褚小者不可以怀大,绠短者不可以汲深。’夫若是者, 以为命有所成而形有所适也,夫不可损益。吾恐回与齐侯言尧、舜、 黄帝之道,而重以燧人、神农之言。彼将内求于己而不得,不得则惑 ,人惑则死。且女独不闻邪?昔者海鸟止于鲁郊,鲁侯御而觞之于庙 ,奏九韶以为乐,具太牢以为膳。鸟乃眩视忧悲,不敢食一脔,不敢 饮一杯,三日而死。此以己养养鸟也,非以鸟养养鸟也。夫以鸟养养 鸟者,宜栖之深林,游之坛陆,浮之江湖,食之鳅鲦,随行列而止, 逶迤而处。彼唯人言之恶闻,奚以夫譊为乎!咸池九韶之乐,张之洞 庭之野,鸟闻之而飞,兽闻之而走,鱼闻之而下入,人卒闻之,相与 还而观之。鱼处水而生,人处水而死。彼必相与异,其好恶故异也。 故先圣不一其能,不同其事。名止于实,义设于适,是之谓条达而福 持。”

  列子行,食于道,从见百岁髑髅,攓蓬而指之曰:“唯予与汝知而 未尝死、未尝生也。若果养乎?予果欢乎?”种有几,得水则为继, 得水土之际则为蛙蠙之衣,生于陵屯则为陵舄,陵舄得郁栖则为乌足, 乌足之根为蛴螬,其叶为胡蝶。胡蝶胥也化而为虫,生于灶下,其状 若脱,其名为鸲掇。鸲掇千日为鸟,其名为干余骨。干余骨之沫为斯 弥,斯弥为食醯。颐辂生乎食醯,黄軦生乎九猷,瞀芮生乎腐蠸,羊奚比乎不箰,久竹 生青宁,青宁生程,程生马,马生人,人又反入于机。万物皆出于机 ,皆入于机。”

上一篇  目录  下一篇

译文

  真正的快乐,亦即有益于自身存活状况的那种快乐, 在这个世界上能找到吗?如果能找到,而又愿去找,那我 们应该树立什么?把守什么?回避什么,安处什么?寻求 什么?放弃什么?喜爱什么?厌恶什么?

  这九个问题的答案,组合成人生观。

  答案各不相同,人生观也各不相同。

  当今社会,有四崇拜:一拜攒钱柜,二拜升官图,三 拜寿星老,四拜知名度。四崇拜的人生观最流行。这些人 追求的是舒适、肴馔、服饰、色彩、音声,鄙弃的是贫穷、 下贱、短寿、恶名。追求的到手了,鄙弃的丢掉了,便是 他们的快乐人生了。反之,无舒适以养体,无肴馔以可口 ,无服饰以荣身,无色彩以悦目,无音声以快耳,他们便 觉得人生痛苦了,愁得要死,他们追求的那些享受品,非 但无益于自身存活状况,抑且有害于人类天性正德,根本 是毒品,捞不到那些毒品,或捞到又失去,他们便痛不欲 生,好蠢!有这样顾惜自身的!

  那些攒钱的富翁,吃苦抢快,发了大财不用在正道上 ,歪用邪用,与其说是顾惜自身,不如说是戕害自身。那 些升官的贵人,夜以继日的办公,焦虑政绩得失,弄得愁 眉苦脸,也算顾惜自身?人一出娘胎,便担惊受怕,背忧 患包袱。活到寿星老,已经昏愦了,还有那么多烦心伤神 的事。请长假去死吧,子孙又不批准,真是何苦哟!如此 活受罪,距离顾惜自身,岂不更远了吗?那些知名的烈士 ,天下楷模,人人赞扬,可惜牺牲了。流芳千古是好事呢 还是坏事,我不明白。说是好事吧,命都保不住,又有哪 点好。说是坏事吧,舍己活了人,难道也算坏?古人说: “忠言他不听,懒得同他争。”似乎也有道理。所以忠臣 伍子胥谏吴王,强争,结果赐死,还被肢解投江。他若不 争,怎会知名。知名好呢还是不好?提高知名度也是在顾 惜自身吗?

  当今社会,四崇拜的俗人所作所为及其所追求的,包 括舒适、肴馔、服饰,色彩、音声,亦即所谓快乐人生的 享受品,我不晓得是否果然快乐。我曾观察俗人追求的快 乐场合,看见他们一窝蜂扑上去,仿佛着魔,有鬼在崇他 们,身不由己,非去不可。问他们:“快乐吗?”他们答 :“快乐哟!”我也跟着进去泡了一会,半点不觉得有快 乐,也谈不上有什么不快乐,就是那么一回事罢了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能找到快乐吗,还是找不到呢?我 说能找到。在我看来,守静无为就是真正的快乐。遗憾的 是四崇拜的俗人一闻此言便要纷抗议:“苦得要命!”

  所以我还得说:“不贪世俗的快乐,乃有真正的快乐 。不享世俗的荣誉,乃有真正的荣誉。”

  什么是真正的快乐,答案可以无限多,是非可以无限 多。我不能强迫别人接受我的答案。由此可见天下的是非 确实没完没了,谁也不能一锤定音。

  是非虽然没完没了,但是能定,谁能定?无为能定。 无为,听之任之,别去横加干涉,自然会有定论。真正的 快乐虽然有益于人类自身存活状况,但是不能强迫俗人享 受。俗人别另追求,别去横加干涉,听之任之好了。真正 快乐的人生,对个人而言,只有守静无为,方能实现;对 社会而言,只有无为主义大行其道,方能普遍实现。

  无为的伟大作用,我想多说几句。大气守静无为,高 天所以清爽。反之,大气好动有为,就要刮暴风了。板块 守静无为,大地所以稳定。反之,板块好动有为,就要闹 地震了。天无为,地无为,两个无为,一以阳,一以阴, 互相交配,乃有春风夏雨秋曝冬雪,促成万物生长,壮茁 ,成熟,休眠。恍恍惚惚,不知来自何处。惚惚恍恍,不 见人为迹象。万物共一胎,子宫曰无为。所以我说,天地 守静,无动机,无蓝图,不干涉,不袒护,用无为的态度 导演万物,让万物自己登台演出,纷纷繁繁,忙忙碌碌, 生生死死,反反复复,以实现地球生命史的伟大任务。这 才是无为而无所不为哟。人啊,你们怎么不学学天地的无 为呢?要知道你们的所谓有为,只是在给自己制造痛苦罢 了。

  庄子晚年丧妻。惠施闻讯,赶去吊唁。他是庄子旧友 ,此时已非梁国宰相,不必再摆官架子了,有必要去安慰 庄子,庄子家居陋巷,马车进不去。巷口下了车,惠施走 进去。庄子的长子跪在家门外迎接吊客,口称:“俺娘给 伯父道谢了。”惠施扶起孝子,说了两句按照礼仪应说的 话,然后面罩悲悯之容,很严肃的进了大门,步人灵堂。

  庄子坐守棺旁,两腿八字张开,撮箕似的很不雅观, 手拍瓦盆伴奏,毫无愁容,放声歌唱,看见惠施吊丧来了 ,也不招呼,仍唱他的。

  惠施说:“伉俪多年,同床共枕,她为你养儿成人, 自己送走了青春,老了,死了。你看得淡,不哭也行。可 你,唉,竟然敲盆唱歌。你不感到做得太过分了吗?”

  庄子说:“你说错了。我也是人啊,哪能不悲伤。但 我不能一味的受感情支配,还得冷静的想想呀。我想起从 前,那时她未生,不成其为生命。更早些呢,不但不成其 为生命,连胚胎也未成。更更早些呢,不但未成胚胎,连 魂气也没有。后来恍恍惚惚之际,阴阳二气交配,变成一 缕魂气。再后来呢,魂气变成一块魄体,于是有了胚胎。 再再后来呢,胚胎变成幼婴,她生下来,成为独立生命。 生命经历了种种苦难,又变成死亡。回顾她的一生,我联 想到春夏秋冬时序的演变,多么相似哟。现在她即将从我 家小屋迁往天地大屋,坦然安卧。我不唱歌欢送,倒去嗷 嗷哭送,那就太不懂得生命原理了。这样一想,我便节哀 ,敲盆唱起歌来。”

  惠施双手奉上一袋膊金,放入瓦盆,暗自骂一句“活 见鬼”,便告辞了。

  残疾人支离叔,姓支离,意思是缺损不全。瘠瘦人滑 介叔,姓滑介,意思是骨鲠无肉。他二人不适应社会拼搏 ,退而修道,结伴远游昆仑山黄帝陵所在地的鬼城,到这 里来观化。观化就是观看万物生生死死变化过程,以了解 大自然的秘密。观化可以悟道,乃必修课。

  他二人在鬼城一边走一边看。大道两旁,万物和人类 的生死变化过程,应有尽有,在这里快速的再现一遍。当 然,都是幻影,而且无声。

  滑介叔左臂的肘关节忽感痒痛,他揎袖看,见那里冒 出一粒小瘤,快速肿成大瘤,剧痛。他很吃惊,慌张,烦 躁,厌恶。这是恶瘤,要命的!

  支离叔说:“你厌恶这个瘤子吗?”

  滑介叔说:“不,我不能厌恶呀。我这条命是借来的 ,早迟要还债的。灵魂,借了阴阳二气。肉体,借了金木 水火土。可见我的存在乃是假象。现在这个瘤子又来找我 借,一假再假,好比人身上的污垢,假透了,恶瘤要我的 命,我也不必烦躁。生死正如昼夜循环,终点又是起点, 听候安排好了。我和你来鬼城观化,现在化到了我身上, 也只好认命吧。我怎能厌恶呀。”

  此时左臂大瘤快速肿成巨瘤,溃散流血。滑介叔镇静 的躺下,不再吃惊。支离叔守着他,谨行观化之礼。见他 瞑目断气,方才独自离去。

  庄子甫去楚国,路迷荒野。时近黄昏,无处投宿。正 在踌躇,瞥见草丛中有一具人头骷髅,朽坏一空,棱角仍 然分明。骨色泛白,可知风吹雨打已有多年。庄子跳下马 来,用马鞭敲打着人头骷髅,啯啯作响,似岁月 的回声。

  啯啯敲打两响,庄子问:“先生,你是贪图 感官享受,违背养生常识,一病呜呼的吗?”啯啯 敲打两响,再问:“那么你是惨遭亡国之祸,被敌军抓住 了,处斩的吗?”啯啯敲打两响,又问:“那么 你是出了丑闻,怕给父母丧德,怕给妻室儿女丢脸,自杀 的吗?”

  啯啯敲打两响,再再问:“那么你是贫穷, 衣食无着,饥寒倒毙的吗?”

  啯啯敲打两响,最后问:“那么你是活够了 应享的天年,自然死亡的吗?”

  问毕,庄子燃起一堆篝火,就地露宿。他用人头骷髅 作枕,侧卧而眠,意欲听听回答,不料旅途困乏,倒头便 入睡了。

  半夜,庄子梦见骷髅主人,衣冠整齐,仪态潇洒,站 在面前,笑嘻嘻说:“听你谈话满有口才的嘛,还象个读 书人。不过你问的那些伤心事,只有你们这些活人挂在心 头。人一死,什么忧患都过去啦。没有一个死人有兴趣回 答活人的问题,恕我不回答你吧。人死后的喜悦,你想听 听吗?”

  庄子说:“想听。”

  骷骸主人说:“人一死,上无君,下无臣,实现社会 平等,废除阶级差别。气候不冷不热,不分四季。春耕, 夏耘,秋收,冬藏,种种辛苦全都解脱。也不必纪年了, 人人玩得痛快,天长地久。那样喜悦,比国王更快乐!”

  庄子存疑,估计这家伙是在替鬼城打广告,便试探说 :“先生,我同鬼城司命神有交情,可以私下求他准你再 生,为你免费提供全套骨肉肌肤,调你返回故乡,发还你 的父母妻室儿女邻居友人。你愿意吗?”

  骷髅主人收敛笑容,愁眉深锁,逼问:“你要我放弃 国王的快乐,回去活受罪吗?晤?”

  鲁国贤士颜回,亦即颜渊,协助孔子办学,尽心教育 事业,成绩卓著。前些日子忽然宣布改行从政,东去齐国 。孔子再三挽留,说:“你那年去卫国辅导暴君,差点丢 命,就忘了吗?”颜回不听,坚持改行。孔子体谅颜回家 贫,从政收入丰厚,或可改善改善,便放他走了。

  颜回走后,孔子闷闷不乐。子贡汇报学校事务工作, 发现孔子似听非听,心不在焉。子贡心头不悦,起身退席 ,以恭谨的口吻质问:“晚生想冒昧问一句。颜回东去齐 国以后,老师天天满面忧色,担心什么?”

  孔子说:“你问得有道理。齐国先贤管仲先生说过, 橱小不能挂长袍,绳短不能汲深井。我欣赏此话。如此说 来,器物尺码的大小长短决定了它的用途;某种尺码的器 物只能实现某项用途。同样,国王才具的大小长短决定了 他的使命;某种才具的国王只能负担某项使命。国王的才 具正如器物的尺码,天赋多少便是多少,加不进去,减不 出来。这是莫可奈何的事。我担心颜回不懂得这点,又犯 理想主义错误,跑去对浅薄的齐王大谈远古酋长至德之世 ,以及炎黄尧舜治国之道。齐王浅薄,不能领会,难免怀 疑,被他怀疑,便犯险了,可能丢命。所以我替颜回担心 。”

  孔子又说:“有个笑话,你也许听说过,话说一只海 鸟,大约是信天翁,翼展一丈,误入内陆,降落鲁国首都 郊外,被人捕得。国王以为祥瑞,亲自迎入太庙,陪海鸟 干一杯。吩咐仪仗队为海鸟演奏《九韶》古乐,这是高级 文娱享受。安排御膳房为海鸟摆设三牲国宴,这是高级饮 食享受。可惜呆鸟无福消受,被乐曲吓得头昏眼花,可怜 兮兮的,不敢尝一块烤肉,不敢喝一口烧酒,三天就死了 。这是用人类生活方式养鸟,不是用鸟类生活方式养鸟。 用鸟类生活方式养鸟,就该给鸟自由,或栖息森林,或盘 旋岸滩,或浮泳江湖。至于觅食,或杂粮,或昆虫,或鱼 虾,不一。不论成群打单,总要悠闲自在。鸟听见人语, 都感到厌恶,还会爱听管弦锣鼓的暄嚣吗?《咸池》《九 韶》一类古乐拿到洞庭平原演奏,鸟听了惊飞,兽听了吓 跑,鱼听了潜逃,人听了围拢来欣赏,鱼在水中活得上好 ,人淹水就要死。鱼类和人类本性既不同,所喜所恶必然 不同。人的才具彼此不同,所以先圣让他们负担不同的使 命,而不搞一刀切。齐王才具浅薄,哪能指望他负担起炎 黄尧舜的使命呢。名称必须符合实际。懂得这点,好好把 握,命运就通泰,不会惹麻烦。”

  列子出差,旅途辛苦。正午赤日炎炎,蹲在路旁炊食 。随员数人拾柴回来,报告说:“蓬草丛中发现死人!”

  列子前去观看。所谓死人不过是一具泛白的骷髅,天 晓得有多少年了。列子拔掉蓬草,指着骷髅头骨,说:“ 老兄,看来只有咱俩心头明白。我明白,你并未死。你明 白,我并未活。你忧伤吗?不见得吧?我快乐吗?不见得 吧?”

  一切生物皆起源于最初的有机分子。这种有机分子太 小了,肉眼看不见,几乎没有,所以取名曰几。几是从“ 无”来的。宇宙起源于“无”。

  几这种最初的有机分子飘入水潦,得水而活,膨胀变 长,然后断裂。于是,一断裂成二,二断裂成四,四断裂 成八,这样断裂繁殖不已,所以取名曰断。断就是最初的 微生物。

  断这种最初的微生物存活在水潦中,漂移到水潦的滩 涂,得水又得土,生根,变成青苔,俗名虾蟆衣。由此演 变出形形色色的水生植物。

  断这种最初的微生物从水潦的滩涂展移到向阳的高坡 ,生根,长叶,开花,结子,变成陵泻,又名车前草。由 此演变出林林总总的陆生植物。

  草本的车前草得到腐植质的充分滋养,变成木本的鸭 脚树,又名银杏树。由此演变出大大小小的乔木和灌木。

  银杏树的根端变成蛴螬,就是金龟子的幼虫。银杏树 的叶子变成蝴蝶。由此演变出多种昆虫,爬的爬,飞的飞 。

  蝴蝶产卵灶下,得火,孵出鸲掇,俗名灶马,背驼腿 长,性喜跳跃。由此演变出善跳的昆虫。

  灶马有存活千日的,长出羽翼,就成飞翔的干余骨, 这是最初的鸟类。由此演变成各种飞禽。

  干余骨鸟啼叫,飞溅的唾沫变成米虫。米虫爬到酸腐 的食物上,变成蠛蠓,会飞,叮人。蠛蠓变成蜉游,朝生 暮死。蝤蛴,本是天牛幼虫,也有不变天牛,时间久了而 变成黄况虫的。瓜守虫死后,尸体腐化,也有变成蚊蚋的 。

  牝羊发情,与老竹的壮笋交合受孕,生黑熊。黑熊生 虎。虎生马。马生人。

  人最终还得变回有机分子。

  一切生物皆起源于最初的有机分子,而最终仍变回有 机分子。

参考资料:
1、 佚名.360doc.http://www.360doc.com/content/12/0103/16/2178284_176893212.shtml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