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七

南北朝:郦道元

  济水出河东垣县东王屋山,为沇水。

  《山海经》曰:王屋之山联水出焉,西北流,注于秦泽。郭景纯云:联、沇声相近,即沇水也。潜行地下,至共山南,复出于东丘。今原城东北有东丘城。孔安国曰:泉源为沇,流去为济。《春秋说题辞》曰:济,齐也;齐,度也,贞也。《风俗通》曰:济出常山房子县赞皇山,庙在东郡临邑县。济者,齐也,齐其度量也。余按二济同名,所出不同,乡原亦别,斯乃应氏之非矣。今济水重源出轵县西北平地。水有二源:东源出原城东北,昔晋文公伐原以信,而原降,即此城也。俗以济水重源所发,因复谓之济原城。其水南径其城东故县之原乡。杜预曰:沁水县西北有原城者是也。南流与西源合,西源出原城西,东流水注之。水出西南,东北流注于济。济水又东径原城南,东合北水,乱流东南注,分为二水,一水东南流,俗谓之为衍水,即沇水也。衍、沇声相近,转呼失实也。济水又东南,径絺城北而出于温矣。其一水枝津南流,注于湨。湨水出原城西北原山勋掌谷,俗谓之为白涧水,南径原城西。《春秋》,会于湨梁,谓是水之坟梁也。《尔雅》曰:梁莫大于湨梁。梁,水堤也。湨水又东南径阳城东,与南源合,水出阳城南溪。阳亦樊也。一曰阳樊。《国语》曰:王以阳樊赐晋,阳人不服,文公围之。仓葛曰:阳有夏、商之嗣典,樊仲之官守焉。君而残之,无乃不可乎?公乃出阳人。《春秋》,樊氏叛,惠王使虢公伐樊,执仲皮归于京师。即此城也。其水东北流,与漫流水合,水出织关南,东北流,又北注于湨,谓之漫流口。湨水又东合北水,乱流东南,左会济水枝渠。湨水又东径钟繇坞北,世谓之钟公垒。又东南,涂沟水注之。水出轵县西南山下,北流东转,入轵县故城中,又屈而北流出轵郭。汉文帝元年,封薄昭为侯国也。又东北流注于湨。湨水又东北径波县故城北。汉高帝封公上不害为侯国。湨水又东南流,天浆涧水注之。水出轵南皋向城北,城在皋上。俗谓之韩王城,非也。京相璠曰:或云今河内织西有城,名向,今无。杜元凯《春秋释地》亦言是矣。盖相袭之向,故不得以地名而无城也。阚駰《十三州志》曰:轵县南山西曲有故向城,即周向国也。《传》曰,向姜不安于莒而归者矣。汲郡《竹书纪年》曰:郑侯使韩辰归晋阳及向。二月,城阳、向,更名阳为河雍,向为高平。即是城也。其水有二源俱导,各出一溪,东北流,合为一川,名曰天浆溪。又东北径一故城,俗谓之冶城,水亦曰冶水。又东流注于湨。湨水又东南流,右会同水,水出南原下,东北流径白骑坞南。坞在原上,为二溪之会,北带深隍,三面阻险,惟西版筑而已。东北流径安国城西,又东北注湨水。湨水东南径安国城东,又南径毋辟邑西,世谓之无比城,亦曰马髀城,皆非也。朝廷以居废太子,谓之河阳庶人。湨水又南注于河。

  又东至温县西北,为济水。又东过其县北,济水于温城西北与故渎分,南径温县故城西。周畿内国,司寇苏忿生之邑也。《春秋》僖公十年,狄灭温,温子奔卫,周襄王以赐晋文公。济水南历貌公台西。《皇览》曰:温城南有虢公台,基趾尚存。济水南流注于河。郭缘生《述征记》曰:济水河内温县注于河,盖沿历之实证,非为谬说也。济水故渎于温城西北东南出,径温城北,又东径虢公冢北。《皇览》曰:虢公冢在温县郭东,济水南大冢是也。济水当王莽之世,川渎枯竭,其后水流径通,津渠势改,寻梁脉水,不与昔同。

  屈从县东南流,过隤城西,又南当巩县北,南入于河。济水故渎东南合奉沟水,水上承朱沟于野王城西,东南径阳乡城北,又东南径李城西。秦攻赵,邯郸且降,传舍吏子李同说平原君胜,分家财飨士,得敢死者三千人,李同与赴秦军,秦军退。同死,封其父为李侯。故徐广曰:河内平旱县有李城。即此城也。于城西南为陂水,淹地百许顷,兼葭萑苇生焉,号曰李陂。又径隤城西,屈而东北流,径其城北,又东径平皋城南。应劭曰:邢侯自襄国徙此。当齐桓公时,卫人伐邢,邢迁于夷仪,其地属晋,号曰邢丘。以其在河之皋,势处平夷,故曰平皋。瓒性《汉书》云:《春秋》,狄人伐邢,邢迁夷仪,不至此也。今襄国西有夷仪城,去襄国百余里,平皋是邢丘,非国也。余案《春秋》宣公六年,赤狄伐晋,围邢丘。昔晋侯送女于楚,送之邢丘,即是此处也,非无城之言。《竹书纪年》曰:梁惠成王三年,郑城邢丘。司马彪《后汉郡国志》云:县有邢丘,故邢国,周公子所封矣。汉高帝六年,封砀郡长项佗为侯国,赐姓刘氏,武帝以为县。其水又南注于河也。与河合流,又东过成皋县北,又东过荥阳县北,又东至砾溪南,东出过荥泽北。

  《释名》曰:济,济也,源出河北济河而南也,《晋地道志》曰:济自大伾入河,与河水斗,南泆为荥泽。《尚书》曰:荥波既潴。孔安国曰,荥泽波水已成遏潴。阚駰曰:荣播,泽名也。故吕忱云:播水在荥阳。谓是水也。昔大禹塞其淫水而于荥阳下引河,东南以通淮、泗,济水分河东南流。汉明帝之世,司空伏恭荐乐浪人王景,字仲通,好学多艺,善能洽水。显宗诏与谒者王吴始作浚仪渠,吴用景法,水乃不害,此即景、吴所修故渎也。渠流东注,浚仪故复,谓之浚仪渠。明帝永平十五年,东巡至无盐,帝嘉景功,拜河堤谒者。灵帝建宁四年,于敖城西北垒石为门,以遏渠口,谓之石门,故世亦谓之石门水。门广十余丈,西去河三里,石铭云:建宁四年十一月,黄场石也,而主吏姓名,磨灭不可复识。魏太和中,又更修之,撤故增新,石字沦落,无复在者。水北有石门亭,戴延之所云新筑城,城周三百步,荥阳太守所镇者也。水南带三皇山,即皇室山,亦谓之为三室山也。济水又东径西广武城北。《郡国志》,荥阳县有广武城,城在山上,汉所城也。高祖与项羽临绝涧对语,责羽十罪,羽射汉祖中胸处也。山下有水,北流入济,世谓之柳泉也。济水又东径东广武城北,楚项羽城之。汉破曹咎,羽还广武,为高坛,置太公其上,曰:汉不下,吾烹之。高租不听,将窖之。项伯曰:为天下者不顾家,但益怨耳。羽从之。今名其坛曰项羽堆。夹城之间,有绝洞断山,谓之广武涧。项羽叱娄烦于其上,娄烦精魄丧归矣。济水又东径敖山北,《诗》所谓薄狩于敖者也。其山上有城,即殷帝仲丁之所迁也。皇甫谧《帝王世纪》曰仲丁自毫徙嚣于河上者也。或曰敖矣。秦置仓于其中,故亦曰敖仓城也。济水又东合荥渎,渎首受河水,有石门,谓之为荥口石门也,而地形殊卑,盖故荥播所导,自此始也。门南际河,有故碑云:惟阳嘉三年二月丁丑,使河堤谒者王海,疏达河川,遹荒庶土,往大河冲塞,侵啮金堤,以竹笼石葺土而为堨,坏隤无已,功消亿万,请以滨河郡徒,疏山采石垒以为障,功业既就,徭役用息,未详诏书,许诲立功府卿,规基经始,诏策加命,迁在沇州,乃简朱轩授使司马登,令缵茂前绪,称遂休功,登以伊、洛合注大河,南则缘山,东过大伾,回流北岸,其势郁,涛怒湍急激疾,一有决溢,弥原淹野,蚁孔之变,害起不测,盖自姬氏之所常蹙。昔崇鲧所不能治,我二宗之所劬劳于是。乃跋涉躬亲,经之营之,比率百姓,议之于臣,伐石三谷,水匠致治,立激岸侧,以捍鸿波,随时庆赐说以劝之,川无滞越,水土通演,役未逾年,而功程有毕,斯乃元勋之嘉课,上德之宏表也。昔禹修九道,《书》录其功;后稷躬稼,《诗》列于《雅》。夫不惮劳谦之勤,夙兴厥职,充国惠民,安得湮没而不章焉。故遂刊石记功,垂示于后。其辞云云:使河堤谒者山阳东缗司马登,字伯志;代东莱曲成王海,字孟坚;河内太守宋城向豹,字伯尹;丞汝南邓方,字德山;怀令刘丞,字季意;河堤椽匠等造。陈留浚仪边韶字孝先颂。石铭岁远,字多沦缺,其所灭,盖阙如也。荥渎又东南流,注于济,今无水。次东得宿须水口,水受大河,渠侧有扈亭水,自亭东南流,注于济,今无水。宿须在河之北,不在此也,盖名同耳。自西缘带山隰,秦、汉以来,亦有通否。济水与河浑涛东注,晋太和中,桓温北伐,将通之,不果而还。义熙十二年,刘公西征;又命宁朔将军刘遵考仍此渠而漕之,始有激湍东注,而终山崩壅塞,刘公于北十里更凿故渠通之。今则南渎通津,川涧是导耳。济水于此,又兼邲目。《春秋》宣公十三年,晋、楚之战,楚军于邲。即是水也。音卞。京相璠曰:在敖北。济水又东径荥阳县北。曹太祖与徐荣战,不利,曹洪授马于此处也。济水又东,砾石溪水注之。水出荥阳城西南李泽,泽中有水,即古冯池也。《地理志》曰:荥阳县,冯池在西南是也。东北流,历敖山南。《春秋》,晋、楚之战,设伏于敖前,谓是也。径虢亭北,池水又东北径荥阳县北断山,东北注于济,世谓之砾石涧,即《经》所谓砾溪矣。《经》云济出其南,非也。济水又东,索水注之,水出京县西南嵩渚山,与东关水同源分流,即古胸然水也。其水东北流,器难之水注之。《山海经》曰:少陉之山,器难之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侵水。即此水也。其水北流径金亭,又北径京县故城西,入于旃然之水。城,故郑邑也。庄公以居弟段,号京城太叔。祭仲曰:京城过百雉,国之害也。城北有坛山冈。《赵世家》成侯二十年,魏献荥阳,因以为坛。台冈也。其水乱流,北径小索亭西。京相璠曰,京有小索亭。《世语》以为本索氏兄弟居此,故号小索者也。又为索水。索水又北径大栅城东。晋荥阳民张卓、董迈等遭荒,鸠聚流杂保固,名为大栅坞。至太平真君八年,豫州刺史崔白自虎牢移州治此,又东开广旧城,创制改筑焉。太和十七年,迁都洛邑,省州置郡。索水又屈而西流,与梧桐涧水合,水出西南梧桐谷,东北流注于索。斯水亦时有通塞,而不常流也。索水又北屈,东径大索城南。《春秋传》曰:郑子皮劳叔向于索氏。即此城也。《晋地道志》所谓京有大索、小索亭。《汉书》京、索之间也。索水又东径虢亭南。应劭曰:荥阳,故虢公之国也,今虢亭是矣。司马彪《郡国志》曰:县有虢亭,俗谓之平桃城。城内有大冢,名管叔冢。或亦谓之为号咷城,非也。盖号、虢字相类,字转失实也。《风俗通》曰:俗说高祖与项羽战于京、索,遁于薄中。羽追求之,时鸠止鸣其上,追之者以为必无人,遂得脱。及即位,异此鸠,故作鸠杖以扶老。案《广志》,楚鸠一名嗥啁,号眺之名,盖因鸠以起目焉,所未详也。索水又东北流,须水右入焉。水近出京城东北二里榆子沟,亦曰柰榆沟也,又或谓之为小索水。东北流,木蓼沟水注之,水上承京城南渊,世谓之车轮渊。渊水东北流,谓之木蓼沟。又东北入于须水。须水又东北流,于荥阳城西南北注索。索水又东径荥阳县故城南。汉王之困荥阳也,纪信曰:臣诈降楚王,宜间出。信乃乘王车出东门,称汉降楚。楚军称万岁,震动天地,王与数十骑出西门得免楚围。羽见信大怒,遂烹之。信冢在城西北三里。故蔡伯喈《述征赋》曰:过汉祖之所隘,吊纪信于荥阳。其城跨倚冈原,居山之阳,王莽立为祈队,备周六队之制。魏正始三年,岁在甲子,被癸丑诏书,割河南郡县,自巩阙以东,创建荥阳郡,并户二万五千,以南乡筑阳亭侯李胜,字公昭,为郡守。故原武典农校尉,政有遗惠,民为立祠于城北五里,号曰李君祠。庙前有石蹠,蹠上有石的,《石的铭》具存。其略曰:百族欣戴,咸推厥诚。今犹祀祷焉。索水又东径周苛冢北。汉祖之出荥阳也,令御史大夫周苛守之,项羽拔荥阳获苛,曰:吾以公为上将军,封三万户侯,能尽节乎?苛瞋目骂羽,羽怒,烹之。索水又东流,北屈西转,北径荥阳城东,而北流注济水。杜预曰:旃然水出荥阳成皋县,东入汳。《春秋》襄公十八年,楚伐郑,右师涉颖,次于旃然,即是水也。济渠水断汳沟,惟承此始,故云汳受旃然矣。亦谓之鸿沟水,盖因汉、楚分王,指水为断故也。《郡国志》曰:荥阳有鸿沟水是也。盖因城地而变名,为川流之异目。济水又东径荥泽北,故荥水所都也。京相璠曰:荥泽在荥阳县东南,与济隧合。济隧上承河水于卷县北河,南径卷县故城东,又南径衡雍城西。《春秋左传》襄公十一年,诸侯伐郑,西济于济隧。杜顶阙其地,而曰水名也。京相璠曰:郑地也。言济水荥泽中北流,至衡雍西,与出河之济会,南去新郑百里,斯盖荥播、河、济,往复径通矣。出河之济即阴沟之上源也,济隧绝焉。故世亦或谓其故道为十字沟。自于岑造八激堤于河阴,水脉径断,故渎难寻,又南会于荥泽。然水既断,民谓其处为荥泽。《春秋》,卫侯及翟人战于荥泽,而屠懿公宏演报命纳肝处也。有垂陇城,济渎出其北。《春秋》文公二年,晋士毅盟于垂陇者也。京相璠曰:垂陇,郑地。今荥阳东二十里有故垂陇城,即此是也。世谓之都尉城,盖荥阳典农都尉治,故变垂陇之名矣。渎际又有沙城,城左佩济读。《竹书纪年》,梁惠成王九年,工会郑釐侯于巫沙者也。渎际有故城,世谓之水城。《史记》:秦昭王三十二年,魏冉攻魏,走芒卯,入北宅。即故宅阳城也。《竹书纪年》曰惠成王十三年,王及郑釐侯盟于巫沙,以释宅阳之围,归釐于郑者也。《竹书纪年》:晋出公六年,齐、郑伐卫,荀瑶城宅阳。俗言水城,非矣。济水自泽东出,即是始矣。王隐曰:河决为荥,济水受焉,故有济堤矣,谓此济也。济水又东南径厘城东。《春秋经》书,公会郑伯于时来,《左传》所谓厘也。京相瑶曰:今荥阳县东四十里有故厘城也。济水右合黄水,水发源京县黄堆山,东南流,名祝龙泉,泉势沸涌,状若巨鼎扬汤。西南流,谓之龙项口,世谓之京水也。又屈而北注,鱼子沟水入焉,水出石暗涧,东北流,又北与濏濏水合。水出西溪东流,水上有连理树,其树,柞栎也,南北对生,凌空交合,溪水历二树之间,东流注于鱼水,鱼水又屈而西北注黄水。黄水又北径高阳亭东,又北至故市县,重泉水注之。水出京城西南少陉山,东北流,又北流径高阳亭西,东北流注于黄水。又东北径故市县故城南。汉高帝六年,封阎泽赤为侯国,河南郡之属县也。黄水又东北至荥泽南,分为二水:一水北入荥泽,下为船塘,俗谓之郏城陂,东西四十里,南北二十里。《竹书》、《穆天子传》曰:甲寅,天子浮于荥水,乃奏《广乐》是也。一水东北流,即黄雀沟矣。《穆天子传》曰:王寅,天子东至于雀梁者也。又东北与靖水枝津合,二水之会为黄渊,北流注于济水。又东过阳武县南,济水又东南流入阳武县,历长城东南流,蒗渠出焉。济水又东北流,南济也,径阳武县故城南。王莽更名之曰阳桓矣。又东为白马渊,渊东西二里,南北百五十步,渊流名为白马沟。又东径房城北。《穆天子传》曰天子里甫田之路,东至于房,疑即斯城也。郭《注》以为赵郡房子也。余谓穆王里郑甫而郭以赵之房邑为疆,更为非矣。济水又东径封丘县南,又东径大梁城北,又东径仓垣城,又东径小黄县之故城北。县有黄亭,说济又谓之曰黄沟。县,故阳武之东黄乡也,故水以名县。沛公起兵野战,丧皇妣于黄乡,天下平定,乃使使者以粹宫招魂幽野于是。丹蛇自水濯洗,入于梓宫,其浴处有遗发焉。故谥曰昭灵夫人,因作寝以宁神也。济水又东径东昏县故城北。阳武县之户牖乡矣,汉丞相陈平家焉。平少为社宰,以善均肉称,今民祠其社。平有功于高祖,封户牖侯,是后置东昏县也,王莽改曰东明矣。济水又东径济阳县故城南,故武父城也。城在济水之阳,故以为名,王莽改之曰济前者也。光武生济阳宫,光明照室,即其处也。《东观汉记》曰:光武以建平元年生于济阳县,是岁有嘉禾生,一茎九穗,大于凡禾,县界大熟,因名曰秀。

  又东过封丘县北,北济也。自荥泽东径莱阳卷县之武修亭南。《春秋左传》成公十年,郑子然盟于修泽者也,郑地矣。杜预曰:卷东有武修亭。济水又东径原武县故城南,《春秋》之原圃也。《穆天子传》曰:祭父自圃郑来谒天子,夏,庚午,天子饮于洧上,乃遣祭父如圃郑是也。王莽之原桓矣。济渎又东径阳武县故城北,又东绝长城。案《竹书纪年》梁惠成王十二年,龙贾率师筑长城于西边,自亥谷以南,郑所城矣。《竹书纪年》云是梁惠成王十五年筑也。《郡国志》曰:长城自卷径阳武到密者是矣。济读又东径酸枣县之乌巢泽,泽北有故市亭。《晋太康地记》曰:泽在酸枣之东南,昔曹太祖纳许攸之策,破袁绍运处也。济读又东径封丘县北,南燕县之延乡也,其在《春秋》为长丘焉。应劭曰:《左传》,宋败狄于长丘,获长狄,缘斯是也。汉高帝封翟盱为侯国。濮水出焉。济渎又东径大梁城之赤亭北而东注。

  又东过平丘县南,北济也。县,故卫地也。《春秋》鲁昭公十三年,诸侯盟于平丘是也。

  县有临济亭,田儋死处也。又有曲济亭,皆临侧济水者。

  又东过济阳县北,北济也,自武父城北。阚駰曰:在县西北,郑邑也。东径济阳县故城北。圈称《陈留风俗传》曰:县,故宋地也。《竹书纪年》:梁惠成王三十年城济阳。汉景帝中六年,封梁孝王子明为济川王。应劭曰:济川,今陈留济阳县是也。

  又东过冤朐县南,又东过定陶县南,南济也。济渎自济阳县故城南,东径戎城北。《春秋》隐公二年,公会戎于潜。杜预曰:陈留济阳县东南有戎城是也。济水又东北,菏水东出焉。济水又东北径冤朐县故城南。吕后元年,封楚元王子刘执为侯国,王莽之济平亭也。济水又东径秦相魏冉家南。冉,秦宣太后弟也,代客卿寿烛为相,封于穰,益封于陶,号曰穰侯,富于王室。范雎说秦,秦王悟其擅权,免相,就封出关,辎车千乘,卒于陶,而因葬焉,世谓之安平陵,墓南崩碑尚存。济水又东北径定陶恭王陵南。汉哀帝父也,帝即位,母丁太后建平二年崩,上曰:宜起陵于恭皇之园,送葬定陶贵震山东。王莽秉政,贬号丁姬,开其椁户,火出炎四五丈,吏卒以水沃灭,乃得入,烧燔椁中器物,公卿遣子弟及诸生四夷十余万人,操持作具,助将作掘平共王母傅太后坟及丁姬家,二旬皆平。莽又周棘其处,以为世戒云。时有群燕数千,衔土投于丁姬竁中,今其坟冢,巍然尚秀,隅阿相承,列郭数周,面开重门,南门内夹道有崩碑二所,世尚谓之丁昭仪墓,又谓之长隧陵。盖所毁者,傅太后陵耳。丁姬坟墓,事与书违,不甚过毁,未必一如史说也。坟南,魏郡治也。世渭之左城,亦名之曰葬城,盖恭王之陵寝也。济水又东北径定陶县故城南,侧城东注。县,故三鬷国也,汤追桀,伐三鬷,即此。周武王封弟叔振铎之邑,故曹国也。汉宣帝甘露二年,更济阴为定陶国,王莽之济平也。战国之世,范蠡既雪会稽之耻,乃变姓名寓于陶,为朱公。以陶天下之中,诸侯四通,货物之所交易也。治产致千金,富好行德,子孙修业,遂致巨万。故言富者,皆曰陶朱公也。又屈从县东北流。

  南济也。又东北右合菏水,水上承济水于济阳县东,世谓之五丈沟。又东径陶丘北。《地理志》曰:《禹贡》,陶丘在定陶西南。陶丘亭在南,墨子以为釜丘也。《竹书纪年》魏襄王十九年,薛侯来会王于釜丘者也。《尚书》所谓菏水自陶丘北,谓此也。菏水东北出于定陶县北,屈左合菏水,菏水西分济渎,东北径济阴郡南。《尔雅》曰,济别为濋。吕忱曰:水决复入为氾,广异名也。氾水又东合于菏渎。昔汉租既定天下,即帝位于定陶汇水之阳。张晏曰:氾水在济阴界,取其氾爱弘大而润下也,沮水之名,于是乎在矣。菏水又东北,径定陶县南,又东北,右合黄水枝渠,渠上承黄沟,东北合菏而北注济渎也。

上一篇  目录  下一篇

译文

  济水发源于河东郡垣县以东的王屋山,称为沇水;

  《 山海经》 说:王屋之山,联水发源在那里,往西北流,注入泰泽。郭景纯说:联、沇两字读音相近,联水就是沇水。水从地下潜流,到了共山以南,又在东丘冒出地面。今天原城东北有东丘城。孔安国说:泉水的源头是沈水,流出后则成济水。《 春秋说题词》 说:济,就是齐;齐就是渡,就是贞。《 风俗通》 说:济水发源于常山‘房子县赞皇山,济水庙在东郡临邑县。济,就是齐,使度量划一的意思。我按两条济水同名而发源不同,流向也异,这是应氏的错误。现在济水重发的源头出自积县西北的平地上,水有两个源头。东边的源头出自原城东北。从前晋文公攻原,能够重信,因而原就投降了,指的就是此城。民间因为原城是济水重源所发的地方,因而又把它叫做济源城。东源水往南流经城东旧县城的原乡。杜预说:沁水县西北有原城,即是此城。水往南流与西源汇合。西源出自原城西面,有东流水注入。东流水发源于西南,往东北流注入济水。济水又往东流经原城南面,东流与北水汇合,乱流往东南奔泻,分为两条。一条往东南流,俗称衍水,就是沈水。衍、沈二字音近,因而造成音转失实。济水又往东南流经缔城北面,然后由温县流出。另一条分支南流,注入溪水。溪水发源于原城西北原山的勋掌谷,俗称白涧水,往南流经原城西面。《 春秋》 中说的会于误梁,就是指此水的堤梁。《 尔雅》 说:堤梁中,没有比漠梁更大的了。梁就是水堤。溪水又往东南流经阳城东,与南源汇合。南源水出自阳城南溪,阳就是樊,又称阳樊。《 国语》 说:周王把阳樊赐给晋,阳人不服,晋文公就把阳城包围起来。仓葛说:阳城有夏、商的后裔及其典章制度,由樊仲的官守护着,您把它毁坏了,恐怕不好吧?文公于是放了阳人。《 春秋》 :樊氏反叛,周惠王派貌公去讨伐樊氏,逮捕了樊仲皮,带回京都,说的就是此城。溪水往东北流,与漫流水汇合。漫流水发源于积关南边,往东北流,又往北注入溪水,汇流处称为漫流口。溪水又往东流,汇合了北水,乱流奔向东南,在左边汇合济水支渠。误水又往东流经钟蒜坞北面,世人称为钟公垒。又往东南流,涂沟水注入。涂沟水发源于软县西南的山下,往北流,然后折向东边,流入积县老城中,又转弯往北流出积城。汉文帝元年(前179 ) ,把积封给薄昭,立为侯国。又往东北流,注入溟水。溪水又往东北流经波县老城北面。汉高帝把这里封给公上不害,立为侯国。溪水又往东南流,天浆涧水注入。涧水发源于积县南边的高地,在向城北面。城在高地上,俗称韩王城,这是不对的。京相潘说:有人说今天河内积县西边有个地方,名叫向,但现在已没有城了。杜元凯《 春秋释地》 也是这么说。这里所说的向都是沿袭的说法,不能单提地名而不说到城。阐驯《 十三州志》 说:积县南山西边的山弯里有老向城,就是周时的向国。《 左传》 说:向姜在营很不安心,就回去了。汲郡《 竹书纪年》 说:郑侯派韩辰把阳及向归还给晋。二月,在阳、向两地筑城,把阳改名为河雍,把向改名为高平。这里说到的向就是向城。涧水有两个源头,各从一条溪流出,往东北流,合并成一条,叫天浆溪。又往东北流过一座老城,俗称冶城,水也叫冶水。又东流注入溪水。溪水又往东南流,在右边汇合了同水。同水发源于南原下,往东北流经白骑坞南边,坞在高地上,位于二溪的汇流处,北边靠近深壑,三面都极险峻,只有西边筑了城墙。同水往东北流过安国城西边,又往东北注入溪水。漠水往东南流经安国城东边,又往南流经毋辟邑西边,世人称为无比城,也叫马稗城,都不对。朝廷把废黝的太子滴居到这里来,称他为河阳庶人。溟水又南流,注入河水。

  又往东流到温县西北,称为济水。又往东流过县北,

  济水在温城西北与旧水道分流,往南流经温县老城西边。这是周朝京瓷以内的封国,是司寇苏忿生的食邑。《 春秋》 :嘻公十年(前650 ) ,狄灭了温,温子逃到卫国,周襄王把这地方赐给晋文公。济水往南流经貌公台西边。《 皇览》 说:温城以南有藐公台,遗址至今仍在。济水南流注入河水。郭缘生《 述征记》 说:济水流经河内郡温县注入河水。这是根据水道沿途所经的实况说的,并非信自雌黄。济水旧河道在温城西北往东南流经温城北面,又往东流经彼公墓北面。《 皇览》 说:藐公墓在温县城东,就是济水南岸的大坟。王莽时济水枯竭,以后水虽又流通了,但水道却已改变,考察今天的水道,与过去己不相同了。

  从县城折向东南,流经陵城西边,又往南流,在巩甚北边南流注人河水。

  济水旧水道往东南与奉沟水汇合。奉沟水上流在野王城西面承接朱沟,往东南流经阳乡城北边,又往东南流经李城西边。秦兵进攻赵国,邯郸眼看就要投降了,骤站客舍小吏的儿子李同向平原君赵胜建议,叫他分出自己的家产,搞赏士兵,于是征募到敢死队三千人。李同和他们一起冲向秦军,把秦军打退了。李同战死,封他的父亲为李侯。所以徐广说:河内郡平皋县有李城,就是此城。沟水流到城西南积成破水,破塘占地一百来顷,长满了芦苇,称为李破。又流经险城西面,折向东北,流经城北,又往东流经平皋城南,应肋说:邢侯从襄国迁移到这里。齐桓公时,卫人攻邢,邢人迁到夷仪,就叫刑丘。那地方属于晋国。因为它在河边高岸上,地势平坦,所以叫平皋。薛攒注《 汉书》 说:《 春秋》 中记载狄人攻邢,邢人迁到夷仪,没有到这里。现在襄国以西有夷仪城,离襄国百余里;平皋是邢丘,并不是封国。我按《 春秋》 :宣公六年(前603 ) ,赤狄攻晋,围邢丘。从前晋侯送女儿到楚国,送到邢丘,就是这地方,没有说无城。《 竹书纪年》 说:梁惠成王三年(前367 ) ,郑在邢丘筑城。可马彪《 后汉书• 郡国志》 说:县里有邢丘,是从前的邢国,周公的儿子封在那里。汉高帝七年(前20 。),把这地方封给杨郡长项佗,立为侯国,赐姓刘氏。武帝时废国设县。水又往南注入大河。

  与河水合流。又往东流过成皋县北边,又往东流过荣阳县北边,又往东流到砾溪南边,往东流过荣泽北边。

  《 释名》 说:济就是渡的意思。水源出自大河以北,渡过大河往南流。《 晋地道志》 说:济水从大坯入河,与河水相冲激,往南溢出,成为荣泽。《 尚书》 说:荣波泽可以蓄水了。孔安国说:荣泽波水已经堵塞而积储起来。阐驯说:荣播是泽名。所以吕忱说:播水在荣阳,说的就是这条水。从前大禹堵塞住漫流的水,而荣阳下引河水往东南与淮水、泅水相通,把济水从河水分出去,流向东南。汉明帝时,司空伏恭推荐乐浪人王景,王景字仲通,好学而多才多艺,长于治水。显宗下诏要他和渴者王吴去开浚仪渠。王吴用王景的办法才杜绝了水灾,这就是王景王吴两人所开的旧渠。渠水往东流向浚仪,所以称浚仪渠。明帝于永平十五年( 72 )去东方巡察,来到无盐,他嘉奖王景的功绩,于是任命他当河堤渴者。灵帝建宁四年(171 ) ,在敖城西北用石块砌筑了一道水门,用以拦截渠口,称为石门,所以人们也把此渠称为石门水。石门宽十余丈,西距大河三里。石上刻着:建宁四年十一月以黄场之石修建。但主持其事的官吏姓名却已模糊得看不出来了。魏太和年间(477 ? 499 ) ,又加以重修,拆除了旧门,增建了新门,刻字的石条也就不存了。济水北岸有石门亭,就是戴延之所谓新筑的城,此城周围三百步,是荣阳太守镇守的地方。济水南傍三皇山流过,就是皇室山,也称三室山。济水又往东流,经过西广武城北边。《 郡国志》 :荣阳县有广武城,城在山上,是汉时所筑。汉高祖与项羽在深涧两岸互相对话,谴责项羽犯了十条大罪,项羽向汉高祖放箭,射中胸口,就是这地方。山下有水,北流注入济水,人们称为柳泉。济水又往东流经东广武城北面,城墙是楚王项羽所修。汉军打垮了曹咎,项羽回到广武,筑了一座高坛,把刘邦的父亲放在坛上,说:汉军不降,我就把老头子放在大锅里活活煮了!高祖不肯听他,项羽打算杀掉太公。项伯说:打天下的人顾不得家庭,杀了太公,只不过加深仇怨罢了。项羽终于听从了。现在把那座坛称为项羽堆。在两城中间,有一条切断山丘的深涧,称为广武涧,项羽曾在涧上厉声怒斥娄烦,吓得娄烦丧魂落魄逃了回去。济水又往东流经敖山北面。《 诗经》 里说的去敖山打猎捕兽,就指这地方。山上有城,就是殷帝仲丁迁都的地方。皇甫谧《 帝王世纪》 说:仲丁从毫迁到河上的嚣,也有人说这就是敖。秦时在那里设了粮仓,所以又叫敖仓城。济水又东流,与荣读汇合。荣读上口引入河水,有石门,称为荣口石门,但地势却十分低洼,旧时流到荣播泽的水,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石门南边近河,有一块旧碑,上面刻着:阳嘉三年(134 )二月丁丑日,派河堤渴者王诲去疏浚河道,通过荒芜的土地。说是由于大河冲积淤塞,因而侵蚀了堤防,过去总是用竹笼装石头,填上泥土来筑堤,但用这种办法筑的堤时常毁坏,引起溃决,枉费了亿万人工。因此请求临河各郡派出民佚,开山采石来砌筑堤岸,工程完成以后,摇役也可停息了。辛未日朝廷颁发诏书,同意王诲立功,少府卿着手规划基址,下诏颁发策书给予赏赐。但不久他又调职于沈州。于是挑选了一辆马车,给予使者司马登,要他继承前人的事业,去完成这项重大的工程。司马登考虑到伊、洛二水都注入大河,南岸沿着山脚,往东流经大坯,回流冲击北岸,来势凶猛,怒涛湍急汹涌,一旦决堤泛滥,就会把整片原野淹没。一个小小的蚁穴,也会酿成意外的大灾。古时从姬氏以来就老是为此忧心忡忡了,从前崇伯鲸也不能把大水治好,本朝两位皇上也为此辛劳。于是他就亲自来往奔波,辛苦经营• ,和大臣一起商议,带领百姓从三处山谷里采石,由治水工匠在岸边筑起防波堤,来阻挡巨浪。工程进行期间,经常给予赏赐,以资勉励。因而河道既不会阻滞不畅,也不会波涛汹涌,于是水土调和滋润。施工不到一年,工程就顺利完成了,这实在是几位有功之臣督导有方,皇_L 威德弘大昭彰的结果。从前禹疏通了九条河道,《 尚书》 就记载了他的功勋;后樱亲自从事农耕,《 诗经》 就在《 大雅》 里颂扬他。今天这些治水者,不怕辛劳勤苦,每天一早就起来负起他们的职责,为富国利民而努力,怎么可以埋没了他们,使他们的劳绩不能显扬于世呢?因此就刻石记功流芳于后世。末后的颂辞从略。使臣河堤渴者山阳东络司马登,字伯志,代理东莱曲成王诲,字孟坚;河内太守宋城向豹,字伯尹;皿汝南邓方,字德山;怀县县令刘承,字季意,以及河堤属官工匠等造。陈留浚仪边韶,字孝先作颂辞。碑文因岁月悠久,字迹多已模糊残缺,完全看不出来的地方就从略了。荣读又往东南流,注入济水,现在已经干涸无水了。稍东,有宿须水口。宿须水上流承接大河,渠道旁边有启亭,水从启亭往东南流,注入济水,现在也干涸无水了。宿须在大河以北,不在这里,不过同名罢了。水从西边沿着山边低地流过,自秦汉以来,就常常时通时塞,济水与河水汇合向东奔流。晋太和年间(366 ? 371 )桓温北伐,打算疏通水流,但没有成功就退回了。义熙十三年(417 ) ,刘裕西征,又下令宁朔将军刘遵考沿这条渠道运粮,开始时有激湍东流,最后却因山崩而堵塞了河道,于是刘裕在北方十里重新开凿阳渠来通航。但现在却只有南渠流通,因为引了溪涧里的水。济水在这里又兼有邺水之名。《 春秋》 宣公十三年(前596 ) ,晋楚两国交战,楚军驻扎在邺城,就在这条水边。邺,音卞。京相播说。邺水在敖山以北。济水又往东流经荣阳县北边。曹操一与徐荣作战,打了败仗,曹洪在这里把马让给他骑。济水又东流,砾石溪水注入。砾石溪水发源于荣阳城西南李泽,泽中有水。这泽就是古时的冯池。《 地理志》 说:荣阳县,冯池在县城西南面。水往东北流经敖山南面。《 春秋》 :晋、楚交战,在敖山前布置了伏兵。说的就是这座山。池水流经貌亭北面,又往东北流经荣阳县北面,穿过断山,往东北注入济水,世人称为砾石涧,就是《 水经》 所说的砾石溪。《 水经》 说济水流过溪南,其实不是。济水又东流,有索水注入。索水发源于京县西南的篙诸山,与东关水同出一源,但分道而流,就是古时的旗然水。水往东北流,器难之水注入。《 山海经》 说:少隆之山,器难之水就发源在那里,北流注入侵水,说的就是这条水。水往北流经金亭,又往北流经京县老城西,注入旗然水。老城就是从前的郑邑。庄公把他的弟弟段迁到那里去住,号称京城大叔。祭仲说:京城太大了,超过三百推,会成为国家的祸害的。城北有坛山冈。《 赵世家》 :成侯二十年(前355 ) ,魏国献出荣阳,于是在冈上筑坛建台。旗然水往北乱流,经小索亭西。京相潘说:京城有小索亭。《 世语》 以为索氏兄弟本来住在这地方,所以地名叫小索,水也就叫索水了。索水又往北流经大栅城东,晋时荣阳居民张卓、董迈等遭遇饥荒,集合了一批流民杂户坚守,称为大栅坞。到了太平真君八年(447 ) ,豫州刺史崔白把州治从虎牢迁到这里,又把旧城向东拓宽,加以重建。太和十七年(493 ) ,迁都洛邑,废州改郡。索水又折向西流,与梧桐涧水汇合。涧水发源于西南方的梧桐谷,往东北流,注入索水。这条水也时常有通有塞,不是长流不断的。索水又折向北边,往东流经大索城南。《 春秋左传》 说:郑子皮在索氏慰劳叔向,说的就是此城。《 晋地道志》 所谓京城有大索亭和小索亭,《 汉书》 中说的京、索之间,就指大索城。索水又往东流经彼亭南边。应肋说:荣阳是旧时貌公的国都,就是今天的貌亭。司马彪《 郡国志》 说:县里有貌亭,俗称平桃城。城内有一座大坟,叫管叔家;也有把城称为统(号)眺城的,这不对。统、藐字形相似,因而辗转传抄,以致失实。《 风俗通》 说:民间相传,说汉高祖与项羽在京、索作战,逃到薄中,项羽在后面追来,到处搜寻他。当时有鸿在他藏身处的丛莽上鸣叫,追捕的人们都以为下面一定无人,因而得以脱身。到了他即位以后,想到这只鸡觉得颇为神异,所以做了鸡杖送给老人支身。按《 广志》 ,楚国的鸿又叫啤惆,号眺城这地名,大概就是因鸿而取的吧,但也不大清楚。索水又往东北流,须水向右边流入。须水发源于京城东北二里的榆子沟,也叫奈榆沟,也有人叫小索水,往东北流,有木寥沟水注入。木寥沟水上流承接京城的南渊,人们称为车轮渊。渊水往东北流,叫木寥沟,又往东北流,注入须水。须水又往东北流,在荣阳城西南,往北注入索水。索水又往东流经荣阳县老城南。汉王在荣阳被围困,纪信说:我给您做替身向楚诈降,大王您可以乘间逃出去。于是纪信坐着汉王的车从东门出城,宣称汉向楚投降了。楚军都欢呼祝贺,呼声震天动地。汉王和数十人马却从西门出城,逃脱了楚军包围。项羽一看原来是纪信,火冒三丈,就把纪信投到沸水锅中煮死。纪信墓在离城西北三里处。所以蔡伯嘈《 述征赋》 说:经过汉高祖受节

  困之处,在荣阳凭吊纪信。荣阳城跨于丘冈高地,坐落在山的南坡,王莽立为祈队,完全按照《 周礼》 六队的建制。魏正始三年( 242 ) ,正值甲子之年,照癸丑诏书,划出河南郡县,从巩县、伊网以东的地方,创建荣阳郡,合共二万五千户。以南乡筑阳亭侯李胜为郡守。李胜,字公昭,曾为原武典农校尉,施政惠及地方,老百姓在城北五里为他立祠,号称李君祠。庙前有脚形石,上面有石箭靶,《 石的铭》 如今还在,大意是说:百姓欣然拥护他,大家都出于一片真心诚意。现在人们还来祭祀祈祷。索水又往东流经周苛墓北面。汉高祖出了荣阳,派御史大夫周苛去防守,项羽攻下荣阳,俘获周苛,对他说:我让你当上将军,封三万户侯,您能够尽忠守节吗?周苛张大眼睛痛骂项羽,项羽大怒,把他投到沸水锅里煮了。索水又东流,北弯西转,往北流经荣阳城东面,然后北流注入济水。杜预说:旗然水发源于荣阳成皋县,东流注入饭水。《 春秋》 襄公十八年(前555 ) ,楚国攻打郑国,右翼军队涉过颖水,驻扎在旗然,说的就是此水。济渠水断了,饭沟就在这里承接此水,所以说:饭水承接旗然水。也叫鸿沟水,大概因为楚、汉划地分王,指定以此水为界的缘故。《 郡国志》 说:荣阳有鸿沟水。这些水名都是随所经的城池和地区而变,成为河流的异名的。济水又往东流经荣泽北面,这是先前荣水汇聚的地方。京相播说:荣泽在荣阳县东南,与济隧汇合。济隧上流在卷县北河承接河水,往南流经卷县旧城东面,又往南流经衡雍城西面。《 春秋左传》 襄公十一年(前562 ) ,诸侯攻郑,在济隧渡水西进。杜预漏掉这地方,只说到水名。京相播说:这是郑国地方。说济水从荣泽北流,到了衡雍以西,与从大河分出的济水相汇合,南距新郑一百里。这样看来,那么荣、播、河、济都是来往相通的了。从河水分出的济水,就是阴沟的上源。、济隧在这里断了,所以世人也有把旧河道称为十字沟的。自从于岑在河水南岸筑八激堤后,水脉断流,旧河道也难以寻找了。又往南汇入荣泽。但水既已断流,于是人们就把那地方称为荣泽了。《 春秋》 卫侯与翟人在荣泽作战,杀掉彭公。弘演就在这里以身殉主,剖腹把爵公的肝放入自己体内。有垂陇城,济读就发源于城北。《 春秋》 文公二年(前625 ) ,晋士毅在垂陇会盟。京相潘说:垂陇是郑国地方。现在荣阳以东二十里有垂陇老城,就是此城。世人称为都尉城,因为这是荣阳典农都尉的治所,所以改掉垂陇一名了。水边又有沙城,左边有济读流过。《 竹书纪年》 ,梁惠成王九年(前361 ) ,惠成王在巫沙会见郑厘侯。水边有老城,世人称为水城。《 史记》 :秦昭王三十二年(前275 ) ,魏冉攻打魏国,取道芒卯,打进北宅,就是旧时的宅阳城。《 竹书纪年》 说:惠成王十三年(前357 ) ,惠成王和郑厘侯在巫沙缔结盟约,以解宅阳之围,把厘归还郑国。《 竹书纪年》 晋出公六年偷469 ) ,齐、郑合攻卫国,荀瑶在宅阳筑城。民间叫做水城,这就不对了。济水从沼泽往东流出,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王隐说:河水决口后形成荣水,济水承接荣水,所以有济堤,说的就是这条济水。济水又往东南流经厘城东边,《 春秋经》 记载,隐公在时来会见郑伯,这时来,就是《 左传》 里所说的厘。京相播说:现在荣阳县东四十里有旧厘城。济水右边汇合黄水,黄水发源于京县的黄堆山,往东南流,叫祝龙泉,这道山泉流出时水势翻涌,正像大锅里的沸水一样。水往西南流,出山处叫龙项口,世人把水称为京水。又转弯向北奔流,有鱼子沟水注入。鱼子沟水出自石暗涧,往东北流,又往北与澎澎水汇合。澎澎水出自西溪,往东流,水上有连理树-一是两棵柞栋树,南北对岸而生,凌空互相交合。溪水流经两树之间,往东注入鱼水,鱼水又折向西北流,注入黄水。黄水又往北流经高阳亭东边,又往北流到故市县,有重泉水注入。重泉水发源于京城西南的少隆山,往东北流,又往北流经高阳亭西边,往东北注入黄水。又往东北流经故市县老城南边。汉高帝六年(前201 ) ,把这里封给阎泽赤,立为侯国,后来是河南郡的属县。黄水又往东北流,到荣泽南分成两条。一条往北流入荣泽,下游是船塘,俗称郑城破,东西四十里,南北二十里。《 竹书穆天子传》 说:甲寅日,穆天子在荣水航行,奏起隆重盛大的音乐,就在这里。另一条水往东北流,就是黄雀沟。《 穆天子传》 说:壬寅日,穆天子往东来到雀梁。又往东北流,与靖水支流汇合,二水汇合处就是黄渊,北流注入济水。又往东流过阳武县南边,

  济水又往东南流,进入阳武县境内,经长城往东南流,菠蔼渠从那里分出。济水又往东北流,就是南济。经过阳武县老城南边,王莽改县名为阳桓。又东流,就是白马渊,渊长东西二里,南北宽约一百五十步,渊中流出的水叫白马沟。又往东流经房城北。《 穆天子传》 说:天子苦于沼泽地泥路难行,往东到了房,恐怕就是此城。郭璞《 注》 以为这就是赵郡的房子县。我以为穆王走的是郑国的沼泽地,而郭璞则以为在赵国的房邑境内,就更不对头了。济水又往东流经封丘县南面,又往东流经大梁城北面,又往东流经仓垣城,又往东流经小黄县老城北面。县里有黄亭,邻近济水,黄水就由此流出,又称黄沟。小黄县就是旧时阳武的东黄乡,是以水为县名的。沛公起兵后在原野作战,他的母亲死于黄乡,天下平定后,就派使者带了棺枢到这里的荒野招魂。有赤练蛇在水中洗澡,洗后爬进棺枢,它洗澡的地方还留着些头发。因而溢为昭灵夫人,并修建陵寝让她的神灵得到安身之处。济水又往东流经东昏县老城北面,这就是阳武县的户墉乡。汉朝巫相陈平的家就在这里。陈平少时在村社里杀猪,以善于均分猪肉而著称,现在老百姓还在社里为他立祠。陈平辅佐汉高祖有功,封为户精侯,后来设置了东昏县。王莽时改名为东明。济水又往东流经济阳县老城南,这就是旧时的武父城。城在济水北面,所以叫济阳,王莽改为济前。光武帝降生于济阳宫时,有祥光照亮整个房间,就是在这地方。《 东观汉记》 说:光武帝于建平元年(前6 )生于济阳县,那年长出一棵嘉禾,一根稻茎上长出九个稻穗,比普通的稻禾大得多,全县取得大丰收,因此把他取名为秀。又往东流过封丘县北边,

  这一条是北济水。水从荣泽往东流经荣阳卷县的武情亭南。《 春秋左传》 :成公十年(前581 ) ,郑子然在情泽会盟,这是郑国的地方。杜预说:卷县东边有武情亭。济水又往东流经原武县老城南边,这就是《 春秋》 的原圃。《 穆天子传》 说:祭父从圃郑来拜见天子,夏天,庚午日,天子在清上饮酒,就派祭父去圃郑。就是王莽的原桓。济读又往东流经阳武县老城北边,又往东流过长城,按《 竹书纪年》 梁惠成王十二年(前358 ) ,龙贾领兵在西部边境筑了长城,从亥谷以南的一段,是郑修筑的。《 竹书纪年》 说:这是梁惠成王十五年(前355 )筑的。《 郡国志》 说:长城从卷县经阳武到密县。济读又往东流经酸枣县的乌巢泽,泽北有个旧市亭。《 晋太康地记》 说:乌巢泽在酸枣县东南。从前曹操采用了许枚的策略,就在这里破坏了袁绍的运输线。济读又往东流经封丘县北边,就是南燕县的延乡,在《 春秋》 中称长丘。应韵说:《 左传》 :宋国在长丘打败了狄人,俘获长狄缘斯。汉高祖把这地方封给翟盯,立为侯国。蹼水就发源在这里。济读又往东流经大梁城的赤亭北面,往东流去。

  又往东流过平丘县南边,

  这是北济水。平丘县从前是卫国地方。《 春秋》 :鲁昭公十三年(前529 ) ,诸侯在平丘会盟。县里有临济亭,田檐就死在这里,又有曲济亭,都在济水旁边。

  又往东流过济阳县北边,

  这是北济水,从武父城北面流过。阐胭说:武父城在济阳县西北,是郑国的城。水往东流,从济阳县老城北面流过。圈称《 陈留风俗传》 说:济阳县,从前是宋国的地方。《 竹书纪年》 :梁惠成王三十年(前340 )修筑济阳城。汉景帝中元六年(前144 ) ,封梁孝王的儿子明为济川王。应肋说:济川就是今天陈留郡的济阳县。

  又往东流过冤胸县南边,又往东流过定陶县南边,

  这是南济水。济读从济阳县旧城南往东流经戎城北边。《 春秋》 :隐公二年(前721 ) ,隐公在潜会见戎。杜预说:陈留郡济阳县东南有戎城。济水又往东北流,菏水往东分出。济水又往东北流经冤胸县老城南边。吕后元年(前187 ) ,把这地方封给楚元王的儿子刘执,立为侯国,就是王莽时的济平亭。济水又往东流经秦国皿相魏冉墓南边。魏冉是秦宣太后的弟弟,代理客卿寿烛做皿相,封于攘,又加封于陶,号称攘侯,比王室还要富。范唯向秦王游说,秦王才警觉到他太专权,就罢免了他的相位。他出关去他的封地时,运货的车子多达上千辆。魏冉死于陶,就葬在这里,世人称他的坟墓为东平陵,墓南的残碑还在。济水又往东北流经定陶恭王陵南边。恭王是哀帝的父亲,哀帝即位后,他母亲丁太后在建平二年(前5 )死了。哀帝说:最好是在恭王的陵园内建陵。于是就送葬到定陶贵震山以东。王莽执政以后,把太后贬称丁姬,打开放置她的棺榔的墓门,这时里面忽然冒出四五丈的火焰,士兵用水把火浇熄,人才能进去。但棺中放的器物都烧坏了。公卿派遣子弟及诸生四夷共十余万人,手持工具,帮助将作匠人掘平共王母亲傅太后及丁姬这两座坟墓,掘了二十天都掘平了。王莽又在四周种上荆棘,作为后世人的鉴戒。这时有燕群数千,衔泥投于丁姬的墓穴中。现在她的坟还高大壮丽,四角相连接,围墙好几重:正面开着几道大门,南门内道路两边有两块残碑,人们还称为丁昭仪墓,又叫长隧陵。原来破坏的是傅太后的陵墓,丁姬的墓事实上并未遭到太大的破坏,未必都像史籍上所载一样。坟的南面,就是魏郡治。世人称为左城,又名葬城,就是因为有恭王陵的缘故。济水又往东北流经定陶县老城南,沿着城边往东流去。定陶县就是旧时的三融国,汤追莱,攻打三融,就是这地方。周武王把弟弟叔振铎封于此邑,也就是旧时的曹国。汉宣帝甘露二年(前52 ) ,把济阴改为定陶国,王莽时称为济平。战国时期,范蠢雪了会稽之耻,就改姓更名,在陶定居,称为朱公。因为陶的位置在天下的中央,与各方的诸侯四通八达,是货物交易的集散地。他经商赚了很多的钱,很富有,却喜欢做好事。子孙成了百万富翁。所以人们谈富,都要说到陶朱公。

  又转弯从县城东北流。

  这是南济水。又往东北流,在右边汇合了菏水。菏水上流在济阳县东边承接济水,人们叫它五丈沟,又往东流经陶丘北面。《 地理志》 说:按《 禹贡》 陶丘在定陶西南。陶丘亭在南边,墨子以为就是釜丘。《 竹书纪年》 :魏襄王十九年(前300 ) ,薛侯来到釜丘与王会面。《 尚书》 所谓从陶丘北面疏导菏水,就是指这地方。菏水在东北方发源于定陶县,折向北面,在左边与把水汇合,把水从济读往西分出,往东北流经济阴郡南面。《 尔雅》 说:济水分支为浇水。吕忱说:水从河道溢出,重又汇入叫把,异名很多。祀水又东流,与菏读汇合。从前汉高祖平定了天下,在定陶把水北岸即帝位。张晏说:把水在济阴边界上,取它的祀爱博大,能滋润地下的意思。于是就有了把水之名了。菏水又往东北流经定陶县南边,又往东北流,在右边与黄水支渠汇合。支渠上流承接黄沟,往东北流与菏水汇合,然后往北注入济渎。

参考资料:
1、 佚名.是何年网.http://www.4hn.org/files/article/html/0/253/index.html
郦道元(约470—527),字善长。汉族,范阳涿州(今河北涿州)人。北朝北魏地理学家、散文家。仕途坎坷,终未能尽其才。他博览奇书,幼时曾随父亲到山东访求水道,后又游历秦岭、淮河以北和长城以南广大地区,考察河道沟渠,搜集有关的风土民情、历史故事、神话传说,撰《水经注》四十卷。文笔隽永,描写生动,既是一部内容丰富多彩的地理著作,也是一部优美的山水散文汇集。可称为我国游记文学的开创者,对后世游记散文的发展影响颇大。另著《本志》十三篇及《七聘》等文,已佚。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