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十五

南北朝:郦道元

  又东至华容县西,夏水出焉。

  江水左迤为中夏水,右则中郎浦出焉。江浦右迤,南派屈西,极水曲之势,世谓之江曲者也。

  又东南当华容县南,涌水入焉。

  江水又东,涌水注之。水自夏水南通于江,谓之涌口。二水之间,《春秋》所谓阎敖游涌而逸者也。江水又径南平郡孱陵县之乐乡城北,吴陆抗所筑,后王濬攻之,获吴水军督陆景于此渚也。

  又东南,油水从东南来注之。

  又东,右合油口,又东径公安县北。刘备之奔江陵,使筑而镇之。曹公闻孙权以荆州借备,临书落笔。杜预克定江南,罢华容置之,谓之江安县,南郡治。吴以华容之南乡为南郡,晋太康元年改曰南平也。县有油水,水东有景口,口即武陵郡界。景口东有沦口,沦水南与景水合。又东通澧水及诸陂湖,自此渊潭相接,悉是南蛮府屯也。故侧江有大城,相承云仓储城,即邸阁也。江水左会高口,江浦也,右对黄州。江水又东得故市口,水与高水通也。江水又右径阳岐山北,山枕大江,山东有城,故华容县尉旧治也。大江又东,左合子夏口。江水左迤北出,通于夏水,故曰子夏也。大江又东,左得侯台水口,江浦也。大江右得龙穴水口,江浦右迤也。北对虎洲。又洲北有龙巢,地名也,昔禹南济江,黄龙夹舟,舟人五色无主。禹笑曰:吾受命于天,竭力养民,生,性也,死,命也,何忧龙哉?于是二龙弭鳞掉尾而去焉,故水地取名矣。江水自龙巢而东,得俞口,夏水泛盛则有,冬无之。江之北岸,上有小城,故监利县尉治也。又东得清阳土坞二口,江浦也。大江右径石首山北,又东径赭要。赭要,洲名,在大江中,次北湖洲下。江水左得饭筐上口,秋夏水通下口,上下口间,相距三十余里。赭要下即杨子洲,在大江中,二洲之间,常苦蚊害。昔荆佽飞济此,遇两蚊,斩之,自后罕有所患矣。江之右岸则清水口,口上即钱官也。水自牛皮山东北通江,北对清水洲,洲下接生江洲,南即生江口,水南通澧浦。江水左会饭筐下口,江浦所入也。江水又右得上檀浦,江溠也。江水又东径竹町南,江中有观洋溠,溠东有大洲,洲东分为爵洲,洲南对湘江口也。

  又东至长沙下隽县北,澧水、沅水、资水合东流注之。凡此诸水,皆注于洞庭之陂,是乃湘水,非江川。湘水从南来注之。

  江水右会湘水,所谓江水会者也。江水又东,左得二夏浦,俗谓之西江口。又东径忌置山南,山东即隐口浦矣。江之右岸有城陵山,山有故城,东接微落山,亦曰晖落矶。江之南畔名黄金濑,濑东有黄金浦,良父口,夏浦也。又东径彭城口,水东有彭城矶,故水受其名,即玉涧,水出巴丘县东玉山玉溪,北流注于江。江水自彭城矶东径如山北,北对隐矶,二矶之间,有独石孤立大江中,山东江浦,世谓之白马口。江水又左径白螺山南,右历鸭兰矶北,江中山也。东得鸭兰、治浦二口,夏浦也。江水左径上乌林南,村居地名也。又东径乌黎口,江浦也,即中乌林矣。又东径下乌林南,吴黄盖败魏武于乌林,即是处也。江水又东,左得子练口,北通练浦,又东合练口,江浦也。南直练洲,练名所以生也。江之右岸得蒲矶口,即陆口也。水出下隽县西三山溪,其水东径陆城北,又东径下隽县南,故长沙旧县,王莽之闰隽也。宋元嘉十六年,割隶巴陵郡。陆水又屈而西北流,径其县北,北对金城,吴将陆涣所屯也。陆水又人蒲圻县北,径吕蒙城西。昔孙权征长沙零、桂所镇也。陆水又径蒲矶山,北入大江,谓之刀环口。又东径蒲矶山北,北对蒲圻洲,亦曰擎洲,又曰南洲,洲头即蒲圻县治也,晋太康元年置。洲上有白面洲,洲南又有澋口,水出豫章艾县,东入蒲圻县,至沙阳西北鱼岳山入江,山在大江中,扬子洲南,孤峙中洲。江水左得中阳水口,又东得白沙口,一名沙屯,即麻屯口也。本名蔑默口,江浦矣。南直蒲圻洲,水北入百余里,吴所屯也。又径鱼岳山北,下得金梁洲。洲东北对渊洲,一名渊步洲。江濆从洲头以上,悉壁立无岸,历蒲圻至白沙,方有浦,上甚难。江中有沙阳洲,沙阳县治也。县本江夏之沙羡矣。晋太康中改曰沙阳县。宋元嘉十六年,割隶巴陵郡。江之右岸有雍口,亦谓之港口。东北流为长洋港。又东北径石子冈,冈上有故城,即州陵县之故城也。庄辛所言左州侯国矣。又东径州陵新治南,王莽之江夏也。港水东南流注于江,谓之洋口。南对龙穴洲,沙阳洲之下尾也。洲里有驾部口,宋景平二年,迎文帝于江陵,法驾顿此,因以为名。文帝车驾发江陵。至此黑龙跃出,负帝所乘舟,左右失色。上谓长史王昙首曰:乃夏禹所以受天命矣,我何德以堪之?故有龙穴之名焉。江水又东,右得聂口,江浦也,左对聂洲。江水左径百人山南,右径赤壁山北,昔周瑜与黄盖诈魏武大军处所也。江水东径大军山南。山东有山屯,夏浦江水左迤也。江中有石浮出,谓之节度石。右则涂水注之,水出江州武昌郡武昌县金山,西北流径汝南侨郡故城南,咸和中,寇难南逼,户口南渡,因置斯郡,治于涂口。涂水历县西,又西北流注于江。江水又东径小军山南,临侧江津,东有小军浦。江水又东径鸡翅山北,山东即土城浦也。又东北至江夏沙羡县西北,沔水从北来注之。

  沌水上承沌阳县之太白湖,东南流为沌水,径沌阳县南,注于江,谓之沌口。有沌阳都尉治。晋永嘉六年,王敦以陶侃为荆州,镇此。明年徙林鄣。江水又东径叹父山,南对叹州,亦曰叹步矣。江之右岸当鹦鹉洲,南有江水右迤,谓之驿渚。三月之末,水下通樊口水。江水又东径鲁山南,古翼际山也。《地说》曰:汉与江合于衡北翼际山旁者也。山上有吴江夏太守陆涣所治城,盖取二水之名。《地理志》曰:夏水过郡入江,故曰江夏也。旧治安陆;权高帝六年置,吴乃徙此。城中有《晋征南将军荆州刺史胡奋碑》。又有平南将军王世将刻石记征杜曾事。有刘琦墓及庙也。山左即沔水口矣。沔左有郤月城,亦曰偃月垒,戴监军筑,故曲陵县也。后乃沙羡县治。昔魏将黄祖所守,遣董袭、凌统攻而擒之。祢衡亦遇害于此。衡恃才倜傥;肆狂猖于无妄之世,保身不足,遇非其死,可谓咎悔之深矣。江之右岸有船官浦,历黄鹄矶西而南矣,直鹦鹉洲之下尾。江水溠曰洑浦,是曰黄军浦,昔吴将黄盖军师所屯,故浦得其名,亦商舟之所会矣。船官浦东即黄鹄山。林涧甚美,谯郡戴仲若野服居之。山下谓之黄鹄岸,岸下有湾,目之为黄鹄湾。黄鹄山东北对夏口城,魏黄初二年孙权所筑也。依山傍江,开势明远,凭墉藉阻,高观枕流,上则游目流川,下则激浪崎岖,实舟人之所艰也。对岸则人沔津,故城以夏口为名,亦沙羡县治也。江水左得湖口,水通太白湖,又东合滠口,水上承溳水于安陆县而东径滠阳县北,东流注于江。江水又东,湖水自北南注,谓之嘉吴。江右岸频得二夏浦,北对东城洲西,浦侧有雍伏戍。江之右岸,东会龙骧水口,水出北山蛮中。江之左有武口,水上通安陆之延头,宋元嘉二年,卫将军、荆州刺史谢晦,阻兵上流,为征北檀道济所败,走奔于此,为戍主光顺之所执处也。南至武城,俱入大江。南直武洲,洲南对杨桂水口,江水南出也,通金女、大文、桃班三治。吴旧屯所在,荆州界尽此。江水东径若城南。庾仲雍《江水记》曰:若城至武城口三十里者也。南对郭口夏浦,而不常泛矣。东得苦菜夏浦,浦东有苦菜山,江径其北,故浦有苦菜之名焉,山上有菜苦可食。江水左得广武口江浦也。江之右岸有李姥浦,浦中偏无蚊蚋之患矣。北对峥嵘洲,冠军将军刘毅破桓玄于此洲,玄乃挟天子西走江陵矣。

  又东过邾县南,江水东径白虎矶北,山临侧江濆,又东会赤溪夏浦浦口,江水右迤也。

  又东径贝矶北,庾仲雍谓之沛岸矣。江右岸有秋口,江浦也,又东得鸟石水,出乌石山,南流注于江。江水右得黎矶,矶北亦曰黎岸也。山东有夏浦,又东径上碛北,山名也,仲雍谓之大小竹碛也。北岸峰火洲,即举洲也。北对举口,仲雍作莒字,得其音而忘其字,非也。举水出龟头山,西北流径蒙茏戍南,梁定州治,蛮田秀超为刺史。举水又西流,左合垂山之水,水北出垂山之阳,与弋阳淠水同发一山,故是水合之。水之东有南口戍,又南径方山戍西,西流注于举水。又西南径梁司、豫二州东,蛮田鲁生为刺史,治湖陂城,亦谓之水城也。举水又西南径颜城南,又西南径齐安郡西,倒水注之。水出黄武山,南流径白沙戍西,又东南径梁达城戍西,东南合举水,举水又东南历赤亭下,谓之赤亭水,又分为二水,南流注于江,谓之举口。南对举洲,《春秋左传》定公四年,吴、楚陈于柏举。京相璠曰:汉东地矣。江夏有溳水,或作举,疑即此也。左水东南流入于江。江浒曰文方口。江之右岸有凤鸣口,江浦也。浦侧有凤鸣戍。江水又东径邾县故城南,楚宣王灭邾,徒居于此,故曰邾也。汉高帝元年,项羽封吴芮为衡山王,都此。晋咸和中,庾翼为西阳太守,分江夏立。咸康四年,豫州刺史毛宝,西阳太守樊俊共镇之,为石虎将张格度所陷,自尔丘墟焉。城南对芦洲,旧吴时筑客舍于洲上,方便惟所止焉,亦谓之罗洲矣。

  鄂县北,江水右得樊口,庾仲雍《江水记》云:谷里袁口,江津南入,历樊山上下三百里,通新兴、马头二治。樊口之北有湾。昔孙权装大船,名之曰长安,亦曰大舶,载坐直之士三千人,与群臣泛舟江津,属值风起,权欲西取芦洲。谷利不从,乃拔刀急上,令取樊口薄舶船,至岸而败,故名其处为败舶湾。因凿樊山为路以上,人即名其处为吴造岘,在樊口上一里,今厥处尚存。江水又左径赤鼻山南,山临侧江川。又东径西阳郡南,郡治即西阳县也。《晋书地道记》以为弦子国也。江之右岸有鄂县故城,旧樊楚地,《世本》称熊渠封其中子红为鄂王。《晋太康地记》以为东鄂矣。《九州记》曰:鄂,今武昌也。孙权以魏黄初元年,自公安徒此,改曰武昌县。鄂县徙治于袁山东,又以其年立为江夏郡,分建业之民千家以益之。至黄龙元年,权迁都建业,以陆逊辅太子镇武昌。孙皓亦都之,皓还东,令滕牧守之。晋惠帝永平中,始置江州,傅综为刺史,治此城,后太尉庾亮之所镇也。今武昌郡治。城南有袁山,即樊山也。《武昌记》曰:樊口南有大姥庙,孙权常猎于山下,依夕,见一姥,问权猎何所得。曰:正得一豹。母曰:何不竖豹尾?忽然不见。应助《汉官序》曰:豹尾过后,执金吾罢屯,解围。天于卤簿中,后属车施豹尾。于道路,豹尾之内为省中。盖权事应在此,故为立庙也。又孙皓亦尝登之,使将害常侍王蕃,而以其首虎争之。北背大江,江上有钓台,权常极饮其上,曰:堕台醉乃已。张昭尽言处。城西有郊坛,权告天即位于此,顾谓公卿曰:鲁子敬尝言此,可谓明于事势矣。城东故城,言汉将灌婴所筑也。江中有节度石三段,广百步,高五六丈,是西阳、武昌界,分江于斯石也。又东得次浦,江浦也。东径五矶北,有五山,沿次江阴,故得是名矣,仲雍谓之五圻。江水左则巴水注之,水出雩娄县之下灵山,即大别山也。与决水同出一山,故世谓之分水山,亦或曰巴山。南历蛮中,吴时,旧立屯于水侧,引巴水以溉野。又南径巴水戍,南流注于江,谓之巴口。又东径噡县故城南,故弦国也。《春秋》僖公五年秋,楚灭弦,弦子奔黄者也。汉惠帝元年,封长沙相利仓为侯国,城在山之阳,南对五洲也。江中有五洲相接,故以五洲为名。宋孝武帝举兵江州,建牙洲上,有紫云荫之,即是洲也。东会希水口,水出灊县霍山西麓。山北有灊县故城,《地理志》曰:县南有天柱山。即霍山也。有祠南岳庙。音潜。齐立霍州治此。西南流分为二水,枝津出焉。希水又南,积而为湖,谓之希湖。湖水又南流,径噡县东而南流注于江,是曰希水口者也。然水流急濬,霖雨暴涨,漂滥无常,行者难之。大江右岸有厌里口,安乐浦。从此至武昌,尚方作部诸屯相接,枕带长江。又东得桑步,步下有章浦,本西阳郡治,今悉荒芜。江水左得赤水浦,夏浦也。江水又东径南阳山南,又曰芍矶,亦曰南阳矶,仲雍谓之南阳圻,一名洛至圻,一名石姥,水势迅急。江水又东径西陵县故城南,《史记》秦昭王遣白起伐楚,取西陵者也。汉章帝建初二年,封阴堂为侯国。江水东历孟家溠。江之右岸有黄石山,水径其北,即黄石矶也。一名石茨圻,有西陵县。县北则三洲也。山连延江侧,东山偏高,谓之西塞,东对黄公九矶,所谓九圻者也。于行小难,两山之间为阙塞。从此济于土复,土复者,北岸地名也。

  又东过蕲春县南,蕲水从北东注之。

  江水又得苇口,江浦也。浦东有苇山,江水东径山北。北崖有东湖口,江波左边,流结成湖,故谓之湖口矣。江水又东得空石口,江浦在右,临江有空石山,南对石穴洲,洲上有蕲阳县治。又东,蕲水注之。江水又东,径蕲春县故城南。世祖建武三十年,封陈俊子浮为侯国。江水又东,得铜零口,江浦也。大江右径虾蟆山北,而东会海口。水南通大湖,北达于江。左右翼山,江水径其北,东合臧口,江浦也。江水又左径长风山南,得长风口,江浦也。江水又东径积布山南,俗谓之积布矶,又曰积布圻,庾仲雍所谓高山也。此即西阳、寻阳二郡界也。右岸有土复口,江浦也。夹浦有江山,山东有护口,江浦也。庾仲雍谓之朝二浦也。

  又东过下雉县北,利水从东陵西南往之。

  江水东径琵琶山南,山下有琵琶湾。又东径望夫山南,又东得苦菜水口,夏浦也。江之有岸,富水注之,水出阳新县之青湓山,西北流径阳新县,故豫章之属县矣。地多女鸟。《玄中记》曰:阳新男子,于水次得之,遂与共居,生二女,悉农羽而去。豫章间养儿,不露其衣,言是鸟落尘于儿衣中,则令儿病,故亦谓之夜飞游女矣。又西北径下雉县,王莽更名之润光矣,后并阳新。水之左右,公私裂溉,咸成沃壤。旧吴屯所在也。江水又东,右得兰溪水口。并江浦也。又东,左得青林口,水出庐江郡之东陵乡,江夏有西陵县,故是言东矣。《尚书》云江水过九江至于东陵者也。西南流,水积为湖,湖西有青林山。宋太始元年,明帝遣沈攸之西代子勋,伐栅青山,睹一童子甚丽,问伐者曰:取此何为?答欲讨贼。童子曰:下旬当平,何劳伐此?在众人之中,忽不复见。故谓之青林湖。湖有鲫鱼,食之肥美,辟寒暑,湖水西流,谓之青林水。又西南,历寻阳,分为二水:一水东流,通大雷。一水西南流注于江,《经》所谓利水也。右对马头岸,自富口迄此五十余里,岸阻江山。

上一篇  目录  下一篇

译文

  又往东流到华容县西边,夏水从这里分出。

  江水向左边分支流出,是中夏水,右边有中郎浦分出。港汉通向右边,南支流向西弯,流势极度弯曲,世人称为江曲。又往东南流,在华容县南边有涌水注人。

  江水又往东流,有涌水注入。涌水从夏水分派南流与江相通,汇流处叫涌口。二水之间就是《 春秋》 所说的阎敖游涌而奔逃的地方。江水又流经南平郡屏陵县乐乡城北边,此城是吴陆抗所筑。以后王浚攻城,就在诸上俘虏了吴水军督陆景。又往东南流,油水从东南流来注人。

  江水又往东流,右边汇合于油口;又往东流经公安县北面。刘备奔逃到江陵时,派人筑城镇守;曹操正在写信,听说孙权把荆州借给刘备,吃了一惊,不觉把笔掉在地上。杜预平定江南后,撤废华容,另行设县,叫江安县,是南郡治所。吴把华容南乡设为南郡,晋太康元年(280 ) ,改名南平。县里有油水,水东有景口,靠近武陵郡边界。景口东有沦口,沦水往南流与景水汇合,又往东流,与澄水和各湖塘相通。从这里开始,深潭接连不断,岸上全都是南蛮府驻军的地方。旧时江边有大城,相传是仓储城,就是存放军粮、军需物资的仓库。江水左岸汇合于高口,是个牛扼湖,与右岸的黄州相望。江水又往东流到故市口,这里的水与高水相通。江水右边又流经阳岐山北面。阳岐山靠近大江,东边有城,是旧时华容县尉的治所。大江又往东流,左边汇合于子夏口。江水左岸分出支流,奔向北方,与夏水相通,所以叫子夏。大江又往东流,左岸有侯台水口,是个牛扼湖;右岸有龙穴水口,也是牛辘湖,有港汉通入右岸,水口北对虎洲。珊北有龙巢,是个地名。古时禹南下渡江,游来两条黄龙,把船夹在中间,船夫吓得丧魂落魄。禹笑道:我受上天之命,竭尽全力为百姓谋福利。求生是天性,死是天命,又何必怕龙呢?于是二龙收敛起鳞甲,摇摆着尾巴游去。水名和地名就是因此而来的。江水从龙巢往东流,有俞口,夏天水大时才有水,冬天就干涸无水了。江北岸有个小城,先前是监利县尉的治所。又往东流,有清阳、土坞两个水口,都是牛扼湖。大江右边流经石首山北边,又往东流经过储要。储要是洲名,在大江中接近北湖州下端。江水左岸有饭筐上口,夏秋间水通下口,上下口之间,相距三十余里。储要以下就是扬子洲,位于大江中央,两洲之间,常常苦于蛟龙为害。从前荆饮飞在这里过渡,碰到两条蛟龙,他挥剑斩了蛟龙,从此以后,就很少再有蛟害了。大江右岸有清水口,口上就是钱官所驻处。此水从牛皮山往东北通大江,水口北对清水洲,洲的下端与生江洲相接;南边就是生江口,有水南通澄浦。江水左边又汇合饭筐下口,是牛扼湖的入口。江水右岸又有上檀浦,是一条小港汉。江水又往东流经竹盯南边,江中有观洋搓;这条港汉以东有大洲,大洲东头又分隔成一个爵洲;洲南与湘江口相望。

  又往东流到长沙郡下隽县北边,澄水、沉水、资水汇合后,往东流注人。

  以上诸水都注入洞庭湖的肢泽。这些都是湘地的江河,不是江水的支流。

  湘水从南边流来注人。

  江水右岸汇合湘水,就是所谓江水会。江水又往东流,左岸有两处夏季牛扼湖,俗称西江口。又往东流经忌置山南边,忌置山东边就是隐口浦。江水右岸有城陵山,山上有个老城,东边与微落山相接― 微落山又称晖落矶;大江南岸江边叫黄金懒,獭东有黄金浦、良父口,都是夏季牛扼湖。又往东流经彭城口,水东有彭城矶,所以水也因矶而得名。这条水就是玉涧水,发源于巴丘县东边玉山的玉溪,北流注入江水。江水从彭城矶往东流,经过如山北边。如山北对隐矶,二矶之间有一整块巨石,孤零零地屹立在大江中。如山东边是个牛扼湖,世人称为白马口。江水左岸又流经白螺山南边,右岸流过鸭兰矶北边,这是一座江中的山。往东有鸭兰、治浦两个水口,都是夏季牛扼湖。江水左边流经上乌林南边,是个村落地名。又往东流经乌黎口,是个牛扼湖,即中乌林。又往东流经下乌林南边。吴将黄盖在乌林打败魏武帝,就是这地方。江水又往东流,左岸有子练口,北与练浦相通;又往东流汇合于练口,是个牛扼湖。练口南面正对练洲,练口一名就是由此而来的。江水右岸有蒲矶口,就是陆口。此口的水发源于下隽县西面的三山溪,溪水往东流经陆城北边,又东经下隽县南边,这是旧时长沙郡的旧县,就是王莽的闰隽。宋元嘉十六年(439 ) ,把该县划归巴陵郡管辖。陆水又折向西北流,经过下隽县北边,县城与北岸的金城相望,这是吴将陆涣屯过兵的地方。陆水又流入蒲沂县北边,经过吕蒙城西边,从前孙权出征长沙郡零陵、桂阳等地,曾镇守在这里。陆水又流经蒲矶山,北流注入大江,汇流处叫刀环口。江水又往东流经蒲矶山北边,此山北对蒲沂洲,一名擎洲,又称南洲。洲头就是蒲沂县的治所,是晋太康元年(280 )所置,洲的上游有白面洲,洲南有憬口。憬口的水发源于一豫章艾县,往东流入蒲沂县境,到沙阳西北鱼岳山注入大江。鱼岳山在大江中扬子洲的南面,孤峰屹立于洲上。江水左岸有中阳水口,又东有白沙口,又名沙屯,就是麻屯也口,原名蔑默口,是个牛扼湖。白沙口南面正对蒲析洲,水口有水北流百余里,是吴屯过兵的地方。又流经鱼岳山北,下流有金梁洲。金梁洲东北与渊洲相望,渊洲又名渊步洲。江边从洲头开始,一直向上游延伸过去,全是削壁,没有低岸;过了蒲析到白沙以后才有牛扼湖,上水一十分困难。江中有沙阳洲,是沙阳县治所在地• 沙阳县本来是江夏的沙羡,晋太康年间(280 一289 ) ,改名沙阳县,宋元嘉十六年(439 )被划归巴陵郡。江水右岸有雍口,也叫港口;江水往东北流,就是长洋港;又往东北流经石子冈,冈上有个旧城,即州陵县的旧城,庄辛所说的左有州侯国,就是这地方。又往东流经州陵县新治所南边,就是王莽的江夏。港水往东南流,注入江水,汇流处称为洋口。洋口南对龙穴洲,是沙阳洲的下端。洲里有驾部口,宋景平二年(424 ) ,在江陵迎接文帝,车驾曾在这里歇宿,因此得名。文帝车驾从江陵出发,到了这里,腾跃出一条黑龙,把文帝所乘的船背负起来。旁边的侍臣都吓坏了。文帝对长史王昙首说:夏禹就是这样受命于天的,我有什么恩德担当得起呢?因此有龙穴的地名。江水继续往东流,右岸有聂口,是个牛扼湖;聂口左对聂洲。江水左边流经百人山南边,右边流经赤壁山北边,这就是从前周瑜和黄盖诈降蒙骗魏武帝大军的地方。江水往东流经大军山南,山的东面有屯垦区,还有个牛扼湖,港汉里夏季江水可向左岸通入。江中有一块岸石露出水面,叫节度石。右岸有涂水注入。涂水发源于江州武昌郡武昌县的金山,往西北流经汝南侨郡旧城南边。咸和年间(326 ? 334 ) ,敌寇向南进逼,家家户户渡江南下避难,因此设置这个侨郡:治所在涂口。涂水经县西又向西北流,注入江水。江水又往东流经小军山南边,近旁有个渡口,东边有小军浦。江水又往东流经鸡翅山北边,山的东边就是土城浦。

  又往东北流到江夏郡沙羡县西北,河水从北方流来注人。

  沌水上流承接沌阳县的太白湖,往东南流就是沌水。沌水流经沌阳县南边,注入江水,汇流处叫沌口,沌阳都尉治所就在这里。晋永嘉六年(312 ) ,王敦因陶侃任荆州刺史驻在这里,次年就迁往林郭。江水又往东流经叹父山,此山南对叹州,又称叹步。江水右岸正对鹦鹉洲南端处,江水有港汉通向右岸,形成小湾,称为释清;到了三月底,春水升涨,下与樊口水相通。江水又往东流经鲁山南边,就是古时的翼际山。《 地说》 说:汉水和江水在衡北翼际山旁汇合。山上有吴时江夏太守陆涣所筑的城,江夏就是以这两条水取名的。《 地理志》 说:夏水经过郡城注入江水,所以叫江夏。旧治所在安陆。置于汉高帝六年(前201 ) ,吴时才把治所迁到这里来。城内有晋征南将军荆州刺史胡奋碑,又有平南将军王世将所刻的碑,记载征讨杜曾的事迹,还有刘琦的坟墓和祠庙。山的左边就是河水口。河水左岸有却月城,又称堰月垒,戴监军所筑,旧时是曲陵县城,以后才成为沙羡县治所。从前魏将黄祖驻守在这里,吴派遣董袭、凌统去攻城,俘获了黄祖。称衡也是在这里被杀的。称衡恃才据傲,洒脱不羁,在这容易匿祸的世上,对言行不自检点,态意以偏激为快,因而不能保全自身,终于惨遭杀身之祸,可说太不幸了!江水右岸有船官浦,在黄鹊矶西面、江的南岸,正对鹦鹉洲下端。江水弯进一条港汉,叫淮浦,就是黄军浦。从前吴将黄盖曾在这里屯过兵,因而得名;这也是商船集中的地方。船官浦东就是黄鹊山,山林溪涧十分优美,谁郡戴仲若身穿山野村夫的衣服住在这里。山下叫黄鹊岸,岸下有湾,名为黄鹊湾。黄鹊山东北与夏口城相望,夏口城是魏黄初二年(221 )孙权所筑,倚山临江,凭险建城,视野开阔,高高的城楼俯临江流,城楼上可以眺望奔流的大江,城楼下是激浪汹涌的险流。船夫在这里航行实在非常艰苦。对岸可通河水,所以城以夏口为名,也是沙羡县的治所。江水左岸有湖口,水通太白湖;又往东流,汇合于摄口。摄水上流在安陆县承接埙水,往东流经摄阳县北边,东流注入江水。江水继续东流,湖水从北面向南流注,称为嘉吴江。右岸接连有两处夏季牛扼湖,北面正对东城洲西侧,牛扼湖旁有雍伏戍。江水右岸,东汇合于龙骤水口,龙嚷水发源于北山蛮中;左岸有武口,水的上流通安陆的延头。宋元嘉二年( 425 ) ,卫将军荆州刺史谢晦拥兵于上流,被征北大将军檀道济打败,逃到这里,被戍主光顺之抓住。两水往南流到武城,都注入大江。武城南对武洲,武洲南对杨桂水口,从这里经港汉南流,与金女、大文、桃班三处治所相通。这是从前吴军的屯垦区,荆州的疆域就到此为止了。江水往东流经若城南边。庚仲雍《 江水记》 说:若城到武城口三十里。若城南对郭口,是一条夏季才有水的港汉,不是常年有水流通的。往东流到苦菜夏浦,东边有苦菜山。江水从北面流过,所以港汉有苦菜之名。山上有苦菜,味苦,可以吃。江水左岸有广武口,是个牛扼湖。江水右岸有李姥浦,这里没有蚊子为患。李姥浦北对峥嵘洲,冠军将军刘毅就在洲上大败桓玄,于是桓玄就胁持皇帝向西逃到江陵去。

  又往东流过郑县南边,

  江水往东流经白虎矶北边,这座山就靠着江边;又往东流,与赤溪汇合,这是一条夏季有水的港汉水口,江水就从这里通向右岸。又往东流经贝矶北边,就是庚仲雍所谓的沛岸。江水右岸有秋口,是个牛扼湖。又往东流,汇合了乌石水。乌石水发源于乌石山,南流注入江水。江水右岸流经黎矶,矶北也叫黎岸。山的东边有个夏季牛扼湖。又往东流经上啧北边,上债是山名,庚仲雍称为大竹债和小竹债。北岸是烽火洲,就是举洲,北与举口相望。庚仲雍把举字写作营字,读音虽听准了,但把字却忘了,其实不对。举水发源于龟头山,往西北流经蒙龙戍南,是梁定州的治所,蛮族人田秀超当刺史。举水又往西流,左边汇合了垂山之水。此水发源于北方的垂山南麓,与弋阳啤水发源于同一座山,与啤水汇合。垂山之水东有南口戍,又往南流经方山戍西边,西流注入举水。举水又往西南流,经过梁司、豫二州东边,蛮族人田鲁生当刺史,治所在湖肢城,也叫水城。举水又往西南流经颜城南边;又往西南流经齐安郡西边,有倒水注入。倒水发源于黄武山,往南流经白沙戍西边,又往东南流经梁达城戍西边,往东南与举水汇合。举水又往东南流经赤亭下,叫赤亭水。以下分成两条水,一条南流注入江水,汇流处叫举口,南边与举洲相望。《 春秋左传》 :定公四年(506 ) ,吴、楚两军在柏举列阵。京相潘说:这是汉东地区。江夏有汇水,有人把汇字写作举字,可能就是这条水。左边的水往东南流,注入江水,江边那地方叫文方口。江水右岸有凤鸣口,是个牛扼湖,旁边有凤鸣戍。江水又往东流经郑县老城南边。楚宣王灭邻国,把郑人迁到这里居住,所以叫郑。汉高帝元年(前206 ) ,项羽封吴茵为衡山王,建都在这里。晋咸和年间(326 一334 ) ,庚翼当西阳太守,把江夏分开,另设邻县。咸和四年(329 ) ,豫州刺史毛宝、西阳太守樊俊共同镇守此城,被石虎的大将张格度攻陷,自此以后,成为一片废墟。老城南对芦洲,从前孙吴时在洲上建造客店,方便行旅歇宿。这个江中水清,也叫罗洲。

  鄂县北边,

  江水右岸有樊口,庚仲雍《 江水记》 说:谷里的袁口,江水支流从这里向南通入,经过樊山上下三百里,与新兴、马头两个治所相通。樊自北面有湾,从前孙权造了一艘大船,名叫长安,又名大舶,载了当值兵士三千人,与群臣在江上畅游。不巧大风骤起,孙权想西航去芦洲,谷利却不听他,于是拔刀急忙上前,命令开到樊口停舶,可是船到岸时却撞毁了,所以把这地方取名为败舶湾。船毁后,他们就在樊山开路上去,人们就把这地方叫吴造晚,地点就在樊口上流一里,现在还在。江水又在左边流经赤鼻山南边,山在江边。又往东流经西阳郡南边,郡治就在西阳县城。《 晋书• 地道记》 认为那就是弦子国。江水右岸有鄂县老城,旧时属樊楚地域。《 世本》 说,熊渠封他的第二个儿子熊红为鄂王,晋《 太康地记》 以为那地方就是东鄂。《 九州记》 说,鄂,就是现在的武昌。孙权在魏黄初元年(220 )从公安迁到这里,改为武昌县,把鄂县的治所迁到袁山东面去,当年又设立为江夏郡,从建业居民中分出一千家来补充它的人口。到了黄龙元年(229 ) ,孙权迁都建业,派陆逊去辅佐太子镇守武昌;孙皓也在那里建过都,孙皓以后又回到东方,就命令滕牧驻守在这里。晋惠帝永平年间(291 ) , 开始设置江州,傅综当刺史,治所就在武昌城;以后太尉庚亮也镇守过这里,现在是武昌郡的治所。城南有袁山,就是樊山。《 武昌记》 说:樊口南有大姥庙,孙权常常在山下打猎。一天傍晚,碰到一个老太婆,间孙权道:今天打到什么呀?孙权说:只打到一头豹子。老太婆说:为什么不把豹子尾巴竖起来呢?说完忽然不见。应韵《 汉官• 序》 说:豹尾车过去之后,执金吾就撤去禁卫,解除戒严。皇帝的仪仗队中,最后一辆车装了一条豹尾,拖在路上,豹尾车内坐的是王公。因孙权称帝的事在这里应验,所以为神立庙。此外,孙皓也曾来这里登山,他叫一个将军杀了常侍王蕃,又叫近侍装作虎跳狼争的样子把王蕃的头吃掉。袁山北背大江,江上有钓台,孙权常在台上痛饮,说:今天要直喝到在台上醉倒才罢。这也是张昭向他苦口婆心地进谏的地方。城西有郊坛,孙权就是在这里祭天即帝位的。他环顾着公卿们说:鲁子敬曾提及此事,可说对世情时势看得很清楚了。城东有座老城,据说是汉将灌婴所筑。江中有节度石三段,宽百步,高五六丈,是西阳、武昌的界石,二郡就凭此石划定江中的分界线。江水继续往东流,有次浦,是个牛扼湖;往东流经五矶北边,这里有五座山丘,在江南沿岸依次排列,所以得名。庚仲雍称为五忻。江水左岸有巴水注入,巴水发源于零娄县的下灵山― 即大别山,也与决水发源同一座山,所以世人称为分水山,也有人叫巴山的。巴水往南流过蛮中,吴时曾在水滨设立屯垦区,引巴水来灌溉田野。又往南流经巴水戍,南流注入江水,汇流处叫巴口。江水又往东流经软县老城南边,这是旧时的弦国。《 春秋》 :僖公五年(前655 )秋,楚灭弦国,弦子逃奔到黄国。汉惠帝元年(前194 ) ,把这地方封给长沙相利仓,立为侯国。城在山的南边,南对五洲。江中有五个相连的沙洲,所以名叫五洲。宋孝武帝在江州起兵,在洲上竖起牙旗,有紫云遮在旗上,说的就是此洲。江水又往东流,在希水口汇合希水。希水发原于潜县霍山西麓,山北有潜县老城。《 地理志》 说:县南有天柱山,就是霍山,那里有个南岳庙。潜,音潜。齐设置霍州,治所就在潜县。希水往西南流,分成两条,伸出一条支流。希水又往南流,蓄积成湖,称为希湖,湖水又往南流经软县东边,南流注入大江,汇流处叫希水口。但水流湍急深沉,每逢时雨连绵,河水暴涨,泛滥无定,行人往来很感困难。大江右岸有厌里口、东乐浦,从这里到武昌,掌管宫中器物制作的尚方官署所设的作坊点,连接不断地散布在江岸一带。又往东流,有桑步,是个埠头,下流有章浦,原来是西阳郡的治所,现在已经完全荒芜了。江水左岸有赤水浦,是个夏季牛扼湖,江水又往东流经南阳山南边。南阳山又名芍矶,也叫南阳矶,庚仲雍称为南阳忻,又名洛至沂,又名石姥,矶下水势湍急。江水又往东流,经过西陵县旧城南边。《 史记》 载,秦昭王派遣白起去攻楚,占领西陵,就是此城。汉章帝建初二年(77 ) ,把西陵封给阴堂,立为侯国。江水东流经孟家磋,右岸有黄石山,就是黄石矶,又名石茨忻,江水就从矶北流过,西陵县县城就在这里,城北是三洲。江边山岭连绵,东面的山偏高,称为西塞,东边与黄公九矶相对,就是所谓九沂。这里山路难行,两山之间是网塞,从这里过渡,可到土复。土复是北岸的地名。

  又往东流过薪春县南边,薪水从北向东方流来注人。

  江水又流到苇口,是个牛扼湖。牛扼湖东边有苇山,江水往东流经山北,北崖有东湖口,江水有港汉通向左岸,积聚成湖,所以叫湖口。江水又往东流,有空石口,右岸是个牛扼湖;濒江有空石山,南与石穴洲相对,洲上有薪阳县县城。又往东流,有薪水注入。江水又往东流,经过薪春县老城南边。世祖建武三十年( 54 ) ,把这里封给陈俊的儿子陈浮,立为侯国。江水又往东流,有铜零口,是个牛扼湖。大江右边流经虾蟆山北边,往东流汇合于海口。此口的水南通大湖,北到大江,左右两岸都是山岭。江水流经山岭北面,东流与减口汇合,这是个牛扼湖。江水又在左边流经长风山南边,有长风口,是个牛扼湖。江水又往东流经积布山南边,俗称积布矶,又叫积布沂,也就是庚仲雍所说的高山,是西阳和寻阳二郡间的分界。右岸有土复口,是个牛扼湖。牛扼湖两侧是江山,山的东边有护口,是个牛扼湖,庚仲雍称为朝二浦。又往东流过下难县北边,利水从东陵西南注人。

  江水往东流经琵琶山南边,山下有琵琶湾;又往东流经望夫山南边;又往东流,有苦菜水口,是个夏季有水的牛扼湖。江水右岸,有富水注入。富水发源于阳新县的青谧山,往西北流经阳新县,是旧时豫章的属县。那一带地方女鸟很多,《 玄中记》 说:阳新有个男人,在水边碰到了女鸟,就和她同居,生了两个女儿,都长了羽毛飞去。豫章一带居民抚养孩子,都不让孩子的衣服暴露在外面,说这种鸟把尘土落在孩子的衣服上,就会使孩子得病,所以也称女鸟为夜飞游女。又往西北流经下锥县,王莽改名为润光,后来并入阳新县。富水左右两岸,无论公田私田,只要有水灌溉,就都成为良田沃土,从前是吴屯田的地方。江水又往东流,右岸有兰溪水口,也是牛扼湖。又往东流,左岸在青林口,汇合青林水。青林水发源于庐江郡东陵乡。江夏有西陵县,所以这里称为东陵。这就是《 尚书》 说约:江水经过九江流到东陵。水往西南流,积聚成为湖泊,湖西有青林山。宋泰‘太)始元年(465 ) ,明帝派遣沈效之西征,讨伐子勋,在青山伐木作桩。看到一个十分清秀的孩子,间伐木人道:你们砍这些树做什么用?答道:用来打叛贼。孩子说:下旬就该可以平定了,何必麻烦砍树呢卫说罢在人群中忽然一闪就不见了。山名青林山,所以湖就叫青林湖。湖中有卿鱼,吃起来又肥又鲜,并能抵御寒暑。湖水往西流,称为青林水。又往西南流经寻阳,分成两条水:一条往东流,通大雷,一条往西南流,注入江水,就是《 水经》 里所说的利水。寻阳右边与马头岸相对,自富口到这里五十余里,两岸山重水复,路途多险阻。

参考资料:
1、 佚名.是何年网.http://www.4hn.org/files/article/html/0/253/index.html
郦道元(约470—527),字善长。汉族,范阳涿州(今河北涿州)人。北朝北魏地理学家、散文家。仕途坎坷,终未能尽其才。他博览奇书,幼时曾随父亲到山东访求水道,后又游历秦岭、淮河以北和长城以南广大地区,考察河道沟渠,搜集有关的风土民情、历史故事、神话传说,撰《水经注》四十卷。文笔隽永,描写生动,既是一部内容丰富多彩的地理著作,也是一部优美的山水散文汇集。可称为我国游记文学的开创者,对后世游记散文的发展影响颇大。另著《本志》十三篇及《七聘》等文,已佚。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