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十八

南北朝:郦道元

  资水出零陵都梁县路山,资水出武陵郡无阳县界唐糺山,盖路山之别名也,谓之大溪水。东北径邵陵郡武冈县南,县分都梁之所置也。县左右二冈对峙,重阻齐秀,间可二里,旧传后汉代五溪蛮,蛮保此冈,故曰武冈,县即其称焉。大溪径建兴县南,又径都梁县南,汉武帝元朔五年,以封长沙定王子敬侯遂之邑也。县西有小山,山上有渟水,既清且浅,其中悉生兰草,绿叶紫茎,芳风藻川,兰馨远馥。俗谓兰为都梁,山因以号,县受名焉。

  东北过夫夷县,夫水出县西南零陵县界少延山,东北流径扶县南,本零陵之夫夷县也。

  汉武帝元朔五年,以封长沙定王子敬侯义之邑也。夫水又东往邵陵水,谓之邵陵浦,水口也。

  东北过邵陵县之北,县治郡下,南临大溪,水径其北,谓之邵陵水。魏咸熙二年,吴宝鼎元年,孙皓分零陵北部,立邵陵郡于邵陵县,县故昭陵也。溪水东得高平水口,水出武陵郡沉陵县首望山,西南径高平县南,又东入邵陵县界,南入于邵水。邵水又东会云泉水,水出零陵永昌县云泉山,西北流径邵阳南,县故昭阳也。云泉水又北注邵陵水,谓之邵阳水口。自下东北出益阳县,其间径流山峡,名之为茱萸江,盖水变名也。

  又东北过益阳县北,县有关羽濑,所谓关侯滩也。南对甘宁故垒,昔关羽屯军水北,孙权令鲁肃、甘宁拒之于是水。宁谓肃曰:羽闻吾咳唾之声,不敢渡也,渡则成擒矣。羽夜闻宁处分,曰兴霸声也,遂不渡。茱萸江又东径益阳县北,又谓之资水。应劭曰:县在益水之阳。今无益水,亦或资水之殊目矣。然此县之左右,处处有深潭,渔者咸轻舟委浪,谣咏相和。罗君章所谓其声绵邈者也。水南十里,有井数百口,浅者四五尺,或三五丈,深者亦不测其深。古老相传,昔人以杖撞地,辄便成井。或云古人采金沙处,莫详其实也。又东与沅水合于湖中,东北入于江也。

  湖即洞庭湖也。所入之处,谓之益阳江口。

  涟水出连道县西,资水之别。

  水出邵陵县界,南径连道县,县故城在湘乡县西百六十里。控引众流,合成一溪。东入衡阳、湘乡县,历石鱼山,下多玄石,山高八十余丈,广十里。石色黑而理若云母,开发一重,辄有鱼形,鳞首尾,宛若刻画,长数寸,鱼形备足,烧之作鱼膏腥,因以名之。涟水又径湘乡县,南临涟水,本属零陵,长沙定王子昌邑。涟水又屈径其县东,而入湘南县也。

  东北过湘南县南,又东北至临湘县西南,东入于湘。涟水自湘甫县东流,至衡阳湘西县界,入于湘水也。于临湘县为西南者矣。

  湘水出零陵始安县阳海山,即阳朔山也。应劭曰:湘出零山。盖山之殊名也。山在始安县北,县故零陵之南部也。魏咸熙二年,孙皓之甘露元年,立始安郡。湘、漓同源,分为二水,南为漓水,北则湘川,东北流。罗君章《湘中记》曰:湘水之出于阳朔则觞为之舟,至洞庭,日月若出入于其中也。东北过零陵县东,越城峤水,南出越城之峤,峤即五岭之西岭也。秦置五岭之戍,是其一焉。北至零陵县,下注湘水。湘水又径零陵县南,又东北径观阳县,与观水合。水出邻贺郡之谢沭县界,西北径观阳县西,县盖即水为名也。又西北流注于湘川,谓之观口也。

  又东北过洮阳县东。

  洮水出县西南大山,东北径其县南,即洮水以立称矣。汉武帝元朔五年,封长沙定王子节侯拘为侯国。王莽更名之曰洮治也。其水东流注于湘水。又东北过泉陵县西,营水出营阳泠道县南山,西流径九疑山下,蟠基苍梧之野,峰秀数郡之间。罗岩九举,各导一溪,岫壑负阻,异岭同势,游者疑焉,故曰九疑山。大舜窆其阳,商均葬其阴。山南有舜庙,前有石碑,文字缺落,不可复识。自庙仰山极高,直上可百余里。古老相传,言未有登其峰者。山之东北,泠道县界,又有舜庙。县甫有舜碑,碑是零陵太守徐俭立。营水又西径营道县,冯水注之。水出临贺郡冯乘县东北冯冈。其水导源冯溪,西北流,县以托名焉。冯水带约众流,浑成一川,谓之北渚。历县北,西至关下,关下,地名也,是商舟改装之始。冯水又左,合萌渚之水。水南出于萌渚之峤,五岭之第四岭也,其山多锡,亦谓之锡方矣。渚水北径冯乘县西,而北注冯水。冯水又径营道县而右会营水。营水又西北屈而径营道县西,王莽之九疑亭也。营水又东北径营浦县南。营阳郡治也。魏咸熙二年,吴孙皓分零陵置,在营水之阳,故以名郡矣。营水又北,都溪水注之。水出春陵县北二十里仰山,南径其县西。县本泠道县之眷陵乡,盖因言溪为名矣。汉长沙定王分以为县,武帝元朔五年,封王中子买为舂陵侯。县故城东,又有一城,东西相对,各方百步。古老相传,言汉家旧城,汉称犹存,知是节侯故邑也。城东角有一碑,文字缺落,不可复识。东南三十里尚有节侯庙。都溪水又南径新宁县东,县东傍都溪,溪水又西径县南,左与五溪俱会。县有五山,山有一溪,五水会于县门,故曰都溪也。都溪水自县又西北流,径泠道县北,与泠水合。水南出九疑山,北流径其县西南,县指泠溪以即名,王莽之泠陵县也。泠水又北流注于都溪水,又西北入于营水。营水又北流,入营阳峡,又北至观阳县而出于峡,大小二峡之间,为沿溯之极艰矣。营水又西北,径泉陵县西,汉武帝元朔五年,以封长沙定王子节侯贤之邑也。王莽名之曰溥润,零陵郡治,故楚矣。汉武帝元鼎六年分桂阳置。太史公曰:舜葬九疑,实惟零陵。郡取名焉,王莽之九疑郡也。下邳陈球为零陵太守,桂阳贼胡兰攻零陵,激流灌城,球辄于内因地势反决水淹贼,相拒不能下。县有自上乡。《零陵先贤传》曰:郑产,字景载,泉陵人也,为白土啬夫。汉末多事,国用不足,产子一岁,辄出口钱,民多不举子。产乃敕民勿得杀子,口钱当自代出。产言其郡、县,为表上言,钱得除,更名白土为更生乡也。《晋书地道记》曰:县有香茅,气甚芬香,言贡之以缩酒也。营水又北流注于湘水。湘水又东北与应水合。水出邵陵县历山,崖瞪险阻,峻崿万寻,澄源湛于下,应水涌于上。东南流径应阳县南,晋分观阳县立,盖即应水为名也。应水又东南流,径有鼻墟南。王隐曰:应阳县本泉陵之北部,东五里有鼻墟,言象所封也。山下有象庙,言甚有灵,能兴云雨。余所闻也,圣人之神曰灵,贤人之精气为鬼,象生不慧,死灵何寄乎?应水又东南流而注于湘水。湘水又东北得口,水出永昌县北罗山。东南流径石燕山东,其山有石,绀而状燕,因以名山。其石或大或小,若母子焉,及其雷风相薄,则石燕群飞,颉颃如真燕矣。罗君章云:今燕不必复飞也。其水又东南径永昌县南,又东流注于湘水。又东北径祁阳县南,又有余溪水注之。水出西北邵陵郡邵陵县,东南流注于湘。其水扬清泛浊,水色两分。湘水又北与宜溪水合,水出湘东郡之新宁县西南新平故县东,新宁,故新平也。众川泻浪,共成一津。西北流,东岸山下有龙穴,宜水径其下,天旱则拥水注之,便有雨降。宜水又西北注于湘。湘水又西北,得舂水口,水上承营阳春陵县西北潭山,又北径新宁县东,又西北流注于湘水也。又东北过重安县东,又东北过县西,承水从东南来注之。承水出衡阳重安县西,邵陵县界邪姜山,东北流至重安县,径舜庙下,庙在承水之阴。又东合略塘,相传云:此塘中有铜神,今犹时闻铜声于水,水辄变绿,作铜腥,鱼为之死。承水又东北径重安县南,汉长沙顷王子度邑也,故零陵之钟武县。王莽更名曰钟桓也。武水入焉。水出钟武县西南表山,东流至钟武县故城南。而东北流至重安县,注于承水,至湘东临承县北、东注于湘,谓之承口。临承即故酃县也,县即湘东郡治也。郡旧治在湘水东,故以名郡。魏正元二年,吴主孙亮分长沙东部立。县有石鼓,高六尺,湘水所径,鼓鸣则土有兵革之事。罗君章云:扣之,声闻数十里,此鼓今无复声。观阳县东有裴岩,其下有石鼓,形如覆船,扣之清响远彻,其类也。湘水又北历印石,石在衡山县南,湘水右侧。盘石或大或小,临水,石悉有迹,其方如印。累然行列,无文字,如此可二里许,因名为印石也。湘水又北径衡山县东,山在西南,有三峰,一名紫盖,一名石囷,一名芙蓉,芙蓉峰最为竦杰,自远望之,苍苍隐天。故罗含云:望若阵云,非清霁素朝,不见其峰。丹水涌其左,澧泉流其右。《山经》谓之峋嵝,为南岳也。山下有舜庙,南有祝融冢。楚灵王之世,山崩,毁其坟,得《营丘九头图》。禹治洪水,血马祭山,得金简玉字之书。芙蓉峰之东,有仙人石室,学者经过,往往闻讽诵之音矣。衡山东南二面,临映湘川,自长沙至此江湘六百里中,有九向九背,故渔者歌曰:帆随湘转,望衡九面。山上有飞泉下注,下映青林,直注山下,望之若幅练在山矣。湘水又东北径湘南县东,又历湘西县南,分湘南置也,衡阳郡治。魏甘露二年,吴孙亮分长沙西部立治,晋湘南太守何承天徙治湘西矣。《十三州志》曰:日华水出桂阳郴县日华山西,至湘南县入湘。《地理志》曰:郴县有耒水,出耒山西,至湘南西入湘。湘水又北径麓山东,其山东临湘川,西傍原隰,息心之士,多所萃焉。

  又东北过阴山县西,洣水从东南来注之。又北过醴陵县西,漉水从东南来注之。

  《续汉书。五行志》曰:建安八年,长沙醴陵县有大山,常鸣如牛呴声,积数年。后豫章贼攻没县亭,杀掠吏民,因以为候。湘水又北径建宁县,有空泠峡,惊浪雷奔,濬同三峡。湘水又北径建宁县故城下,晋太始中立。又北过临湘县西,浏水从县西北流注。

  县南有石潭山,湘水径其西。山有石室、石床,临对清流。湘水又北径昭山西,山下有旋泉,深不可测,故言昭潭无底也。亦谓之曰湘州潭。湘水又北径南津城西,西对橘洲,或作吉学字,为南津洲尾。水西有橘洲子戍,故郭尚存。湘水又北,左会瓦官水口,湘浦也。又径船官西,湘洲商舟之所次也。北对长沙郡,郡在水东州城南,旧治在城中,后乃移此。湘水左径麓山东,上有故城,山北有白露水口,湘浦也。又右径临湘县故城西县治,湘水滨临川侧,故即名焉。王莽改号抚陆,故楚南境之地也。秦灭楚,立长沙郡,即青阳之地也。秦始皇二十六年,令曰:荆王献青阳以西。《汉书。邹阳传》曰:越水长沙,还舟青阳。《注》:张晏曰:青阳,地名也。苏林曰:青阳,长沙县也。汉高祖五年,以封吴芮为长沙王,是城即芮筑也。汉景帝二年,封唐姬子发为王,都此,王莽之镇蛮郡也。于《禹贡》则荆州之域。晋怀帝以永嘉元年,分荆州、湘中请郡,立湘州,治此。城之内,郡廨西有陶佩庙,云旧是贾谊宅地,中有一井,是谊所凿,极小而深,上敛下大,其状似壶。傍有一脚石床,才容一人坐,形制甚古。流俗相承,云谊宿所坐床。又有大柑树,亦云谊所植也。城之西北有故市,北对临湘县之新治。县治西北有北津城,县北有吴芮家,广逾六十八丈,登临写目,为廛郭之佳憩也。郭颁《世语》云:魏黄初末,吴人发芮冢,取木,于县立孙坚庙,见芮尸,容貌衣服并如故。吴平后,与发冢人于寿春见南蛮校尉吴纲,曰:君形貌何类长沙王吴芮乎?但君微短耳。纲瞿然曰:是先祖也。自芮卒至家发四百年,至见纲又四十余年矣。湘水左合誊口,又北得石椁口,并湘浦也。右合麻溪水口,湘浦也。湘水又北径三石山东,山枕侧湘川,北即三石水口也,湘浦矣。水北有三石戍,戍城为二水之会也。湘水又径浏口戍西,北对浏水。又北,沩水从西南来注之。

  沩水出益阳县马头山,东径新阳县南,晋太康元年改曰新康矣。沩水又东入临湘县,历沩口戍东,南注湘水。湘水又北合断口,又北则下营口,湘浦也。湘水之左岸有高口水,出益阳县西,北径高口戍南,又西北,上鼻水自鼻洲上口,受湘西入焉,谓之上鼻浦。高水西北与下鼻浦合,水自鼻洲下口,首受湘川,西通高水,谓之下鼻口。高水又西北,右屈为陵子潭,东北流注湘为陵子口。湘水自高口戍东,又北,右会鼻洲,左合上鼻口,又北,右对下鼻口,又北,得陵子口,湘水右岸,铜官浦出焉。湘水又北径铜官山,西临湘水,山土紫色,内含云母,故亦谓之云母山也。

  又北过罗县西,水从东来流性。

  湘水又北径锡口戍东,又北左派,谓之锡水。西北流径锡口戍北,又西北流,屈而东北,注玉水焉。水出西北玉池,东南流注于锡浦,谓之玉池口。锡水又东北,东湖水注之。水上承玉池之东湖也,南注于锡,谓之三阳径,水南有三戍,又东北注于湘。湘水自锡口北出,又得望屯浦,湘浦也。湘水又北,枝津北出,谓之门径也。湘水纡流西北,东北合门水,谓之门径口。又北得三溪水口,水东承大湖,西通湘浦,三水之会,故得三溪之目耳。又北,东会大对水口,西接三津径。湘水又北径黄陵亭西,右合黄陵水口,其水上承大湖,湖水西流,径二妃庙南,世谓之黄陵庙也。言大舜之陟方也,二妃从征,溺于湘江。神游洞庭之渊,出入滞湘之浦。潇者,水清深也。《湘中记》曰,湘川清照五六丈,下见底石,如樗蒱矢,五色鲜明,白沙如霜雪,赤崖若朝霞,是纳潇湘之名矣,故民为立祠于水侧焉。荆州牧刘表刊石立碑,树之于庙,以硅不朽之传矣。黄水又西流入于湘,谓之黄陵口。昔王子中有异才,年二十而得恶梦,作《梦赋》。二十一,溺死于湘浦,即斯川矣。湘水又北径白沙戍西,又北,右会东町口水也。湘水又左合决湖口,水出西肢,东通湘渚。湘水又北,汨水注之。水东出豫章艾县桓山,西南径吴昌县北,与纯水合。水源出其县东南纯山,西北流,又东径其县南,又北径其县故城下。县是吴主孙权立。纯水又右会汨水。汨水又西径罗县北,本罗子国也。故在襄阳宜城县西,楚文王移之于此。秦立长沙郡,因以为县,水亦谓之罗水。汨水又西,径玉笥山。罗含《湘中记》云:屈潭之左,有玉笛山,道士遗言,此福地也,一曰地脚山。汨水又西为屈潭,即汨罗渊也。屈原怀沙自沉于此,故渊潭以屈为名。昔贾谊、史迁皆尝径此,弭檝江波,投吊于渊。渊北有屈原庙,庙前有碑。又有《汉南太守程坚碑》,寄在原庙。汨水又西径汨罗戍南,西流注于湘,《春秋》之罗油矣,世谓之汨罗口。湘水又北,枝分北出径泪罗戍西,又北径磊石山东,又北径磊石戍西,谓之苟导径矣,而北合湘水。湘水自阳罗口,西北径磊石山西,而北对青草湖,亦或谓之为青草山也。西对悬城口,湘水又北得九口,并湘浦也。湘水又东北,为青草湖口,右会苟导泾北口,与劳口合,又北得同拌口,皆湘浦右迤者也。又北过下隽县西,微水从东来流注。

  湘水左会清水口,资水也。世谓之益阳江。湘水之左径鹿角山东,右径谨亭戍西,又北合查浦,又北得万石浦,咸湘浦也。侧湘浦北有万石戍。湘水左则沅水注之,谓之横房口,东对微湖,世或谓之麋湖也。右属微水,即《经》所谓微水经下隽者也。西流注于江,谓之麋湖口。湘水又北径金浦戍,北带金浦水,湖溠也。湘水左则澧水注之,世谓之武陵江。凡此四水,同注洞庭,北会大江,名之五渚。《战国策》曰:秦与荆战,大破之,取洞庭五渚者也。湖水广圆五百余里,日月若出没于其中。《山海经》云:洞庭之山,帝之二女居焉。沅、澧之风,交潇、湘之浦,出入多飘风暴雨。湖中有君山、编山。君山有石穴,潜通吴之包山,郭景纯所谓巴陵地道者也。是山,湘君之所游处,故曰君山矣。昔秦始皇遭风于此,而问其故。博士曰:湘君出入则多风。秦王乃赭其山。汉武帝亦登之,射蛟于是山,东北对编山,山多箎竹。两山相次去数十里,回峙相望,孤影若浮。湖之石岸有山,世谓之笛乌头石。石北右会翁湖口。水上承翁湖,左合洞浦,所谓三苗之国,左洞庭者也。又北至巴丘山,入于江。

  山在湘水右岸。山有巴陵故城,本吴之巴丘邪阁城也。晋太康元年,立巴陵县于此,后置建昌郡。宋元嘉十六年,立巴陵郡,城跨冈岭,滨阻三江。巴陵西对长洲,其洲南分湘浦,北届大江,故曰三江也。三水所会,亦或谓之三江口矣。夹山列关,谓之射猎,又北对养口,咸湘浦也。水色青异,东北入于大江,有清浊之别,谓之江会也。

  漓水亦出阳海山,漓水与湘水出一山而分源也。湘、漓之间,陆地广百余步,谓之始安峤,峤即越城峤也。峤水自峤之阳,南流注漓,名曰始安水。故庾仲初之赋《扬都》云:判五岭而分流者也。漓水又南与沩水合,水出西北邵陵县界,而东南流至零陵县西,南径越城西。建安十六年,交州刺史赖恭自广信合兵小零陵越城迎步骘,即是地也。沩水又东南流,注于漓水,《汉书》所谓出零陵下漓水者也。漓水又南合弹丸溪,水出于弹丸山。山有涌泉,奔流冲激。山嵁及溪中,有石若丸,自然珠圆,状弹丸矣,故山水即名焉。验其山有石窦,下深数丈,洞穴深远,莫究其极。溪水东流注于漓水。漓水又南径始兴县东,魏元帝咸熙二年,吴孙皓分零陵南部,立始兴县。漓水又南,右会洛溪,溪水出永丰县西北洛溪山,东流径其县北,县本苍梧之北乡,孙皓割以为县。洛溪水又东南径始安县,而东注漓水。漓水又东南流,入熙平县,径羊濑山,山临漓水,石间有色类羊。又东南径鸡濑山,山带漓水,石色状鸡,故二山以物象受名矣。漓水又南,得熙平水口,水源出县东龙山,西南流径其县南,又西与北乡溪水合,水出县东北北乡山,西流径其县北,又西流南转,径其县西,县本始安之扶乡也,孙皓割以为县。溪水又南注熙平水,熙平水又西注于漓水。县南有朝夕塘,水出东山西南,有水从山下注塘,一日再增再减,盈缩以时,未尝愆期,同于潮水,因名此塘为朝夕塘矣。漓水又西径平乐县界,左合平乐溪口,水出临贺郡之谢沭县南历山,西北流径谢沭县西南,西南流至平乐县东南,左会谢沭众溪,派流凑合,西径平乐南。孙皓割苍梧之境,立以为县,北隶始安。溪水又西南流,注于漓水,谓之平乐水。

  南过苍梧荔浦县,濑水出县西北鲁山之东,径其县西,与濡水合。水出永丰县西北濡山,东南径其县西,又东南流入荔浦县,注于濑溪,又注于漓水,漓水之上有关。漓水又南,左合灵溪水口,水出临贺富川县北符灵冈,南流径其县东,又南注于漓水也。又南至广信县,入于郁水。

  溱水出桂阳临武县南,绕城西北屈东流。

  溱水导源县西南,北流径县西,而北与武溪合。《山海经》曰:肄水出临武西南,而东南注于海。入番禺西。肄水盖溱水之别名也。武溪水出临武县西北桐柏山,东南流,右合溱水,乱流东南径临武县西,谓之武溪。县侧临溪东,因曰临武县,王莽更名大武也。溪又东南流,左会黄岑溪水,水出郴县黄岑山,西南流,右合武溪水。武溪水又南入重山,山名蓝豪,广圆五百里,悉曲江县界。崖峻险阻,岩岭干天,交柯云蔚,霆天晦景,谓之泷中。悬湍回注,崩浪震山,名之泷水。

  东至曲江县安聂邑东,屈西南流。

  泷水又南出峡,谓之泷口。西岸有任将军城,南海都尉任嚣所筑也。嚣死,尉佗自龙川始居之。东岸有任将军庙。泷水又南合泠水,泠水东出泠君山,山,群峰之孤秀也。晋太元十八年,崩十余丈。于是悬涧瀑挂,倾流注壑,颓波所入,灌于泷水。泷水又右合林水,林水出县东北洹山。王歆之《始兴记》曰:林水源里有石室,室前磐石上,行罗十瓮,中悉是饼银。采伐遇之,不得取,取必迷闷。晋太元初,民封驱之家仆,密窃三饼归,发看,有大蛇螫之而死。《湘州记》曰:其夜,驱之梦神语曰:君奴不谨,盗银三饼,即日显戮,以银相偿。觉视,则奴死银在矣。林水自源西注于泷水。又与云水合,水出县北汤泉。泉源沸涌,浩气云浮,以腥物投之,俄顷即热。其中时有细赤鱼游之,不为灼也。西北合泷水。又有藉水,上承沧海水,有岛屿焉。其水吐纳众流,西北注于泷水。泷水又南历灵鹫山,山本名虎郡山,亦曰虎市山,以虎多暴故也。晋义熙中,沙门释僧律,葺宇岩阿,猛虎远迹,盖律仁感所致,因改曰灵鹫山。泷水又南径曲江县东,云县昔号曲红,曲红,山名也,东连冈是矣。泷中有碑,文曰:自瀑亭至乎曲红。按《地理志》,曲江,旧县也。王莽以为除虏。始兴郡治。魏文帝咸熙二年,孙皓分桂阳南部立。县东傍泷溪,号曰北泷水,水左即东溪口也。水出始兴东江州南康县界石阎山,西流而与连水合,水出南康县凉热山连溪,山即大庾岭也。五岭之最东矣,故曰东峤山。斯则改装之次,其下船路,名涟溪。涟水南流,注于东溪,谓之涟口,庾仲初谓之大庾峤水也。东溪亦名东江,又曰始兴水。又西,邪阶水注之。水出县东南邪阶山。水有别源,曰巢头,重岭衿泷,湍奔相属,祖源双注,合为一川。水侧有鼻天子城,鼻天子,所未闻也。邪阶水又西北注于东江。江水又西径始兴县南,又西入曲江县,邸水注之。水出浮岳山,山蹑一处,则百余步动,若在水也,因名浮岳山。南流注于东江,东江又西,与利水合。水出县之韶石北山,南流径韶石下,其高百仞,广圆五里,两石对峙,相去一里,小大略均,似双阙,名曰韶石。古老言,昔有二仙,分而憩之,自尔年丰,弥历一纪。利水又南径灵石下,灵石一名逃石,高三十丈,广圆五百丈。耆旧传言,石本桂林武城县,因夜迅雷之变,忽然迁此,彼人来见,叹曰:石乃逃来。因名逃石,以其有灵运徙,又曰灵石,其杰处,临江壁立,霞驳有若缋焉。水石惊濑,传响不绝,商舟淹留,聆玩不已。利水南注东江,东江又西注于北江,谓之东江口。溱水自此有始兴大庾之名,而南入浈阳县也。

  过浈阳县,出洭浦关,与桂水合。

  溱水南径浈阳县西,旧汉县也,王莽之綦武矣。县东有浈石山,广圆三十里,挺崿大江之北,盘址长川之际。其阳有石室,渔叟所憩。昔欲于山北开达郡之路,辄有大蛇断道,不果。是以今行者,必于石室前泛舟而济也。溱水又西南,历皋口、太尉二山之间,是曰浈阳峡。两岸杰秀,壁立亏天。昔尝凿石架阁,令两岸相接,以拒徐道覆。溱水出峡,左则浈水注之,水出南海龙川县西,径浈阳县南,右注溱水。故应劭曰:浈水西入溱是也。溱水又西南,洭水入焉。《山海经》所谓湟水,出桂阳西北山,东南注肄入敦浦西者也。溱水又西南径中宿县会一里水,其处隘,名之为观岐。连山交枕,绝崖壁竦,下有神庙,背阿面流,坛宇虚肃,庙渚攒石巉岩,乱峙中川。时水洊至,鼓怒沸腾,流木沦没,必无出者。世人以为河怕下材。晋中朝时,县人有使者至洛,事讫,将还。忽有一人寄其书云:吾家在观岐前,石间悬藤,即其处也。但叩藤,自当有人取之。使者谨依其言,果有二人出外取书,并延入水府,衣不沾濡。言此似不近情,然造化之中,无所不有,穆满西游,与河宗论宝。以此推之,亦为类矣。溱水又西南径中宿县南,吴孙皓分四会之北乡立焉。

  南入于海。

  溱水又南注于郁,而入于海。

上一篇  目录  下一篇

译文

  资水发源于零陵郡都梁县的路山,

  资水发源于武陵郡无阳县边界的唐红山― 这是路山的别名― 一叫大溪水,往东北流经邵陵郡武冈县南边。武冈县是从都梁划分出来设立的。县城左右有两座山冈相互对峙,形成两道秀丽的屏障,其间相距约二里,旧时传说,后汉讨伐五溪蛮,蛮人保住了这两座山冈,所以叫武冈,县也就以武冈为名了。大溪流经建兴县南边,又流经都梁县南边。汉武帝元朔五年(前124 ) ,把都梁封给长沙定王的儿子敬侯遂为食邑。县西有小山,山上有一洼静水,水清而浅,涧中长满兰草,绿叶紫茎,水草满溪,幽兰馥郁的芳香,一直飘散到远方。土语称兰为都梁,山就因而以都梁为号,县也因而得名。

  往东北流过夫夷县,

  夫水发源于夫夷县西南与零陵县接境的少延山,往东北流经扶县南边,是原来零陵的夫夷县。汉武帝元朔五年(前124 ) , 将夫夷封给长沙定王的儿子敬侯义为食邑。夫水又往东注入邵陵水,水口叫邵陵浦。

  往东北流过邵陵县北边,

  县治在郡治下,南濒大溪,水从县城北面流过,称为邵陵水。魏咸熙二年(265 ) ,吴甘露元年(265 ) ,孙皓把零陵北部划出来另置邵陵郡于邵陵县― 邵陵,就是旧时的昭陵。溪水东流,有高平水口,高平水发源于武陵郡沉陵县的首望山,往西南流经高平县南边,又往东流入邵陵县界,往南注入邵水。邵水又往东流,汇合了云泉水。云泉水发源于零陵永昌县云泉山,往西北流经邵阳县南边,这就是旧时的昭阳。云泉水又北流,注入邵陵水,汇流处叫邵阳水口。从此以下,水往东北流,从益阳县出境,水流经过山峡的一段,名为茱英江,是此水的异名。

  又往东北流过益阳县北边,益阳县有关羽懒,就是所谓关侯滩,南边与甘宁营垒遗址相对。从前关羽在水北屯兵,孙权命令鲁肃、甘宁在这条水上阻挡他。甘宁对鲁肃说:关羽听到我咳唾的声音,就不敢渡江了,渡江就要当俘虏了。关羽夜里听到甘宁在发号施令,说:这是兴霸的声音,于是就不渡水了。茱英江又往东流经益阳县北边,又叫资水了。应韵说:益阳县在益水北岸。可是现在却没有益水,或者也是资水的别名吧。但该县邻近,处处有深潭,渔人在水上摇着小船,唱着歌谣,互相应和。罗君章所谓歌声悠远,就是指这种渔歌。水南十里有井数百口,浅的四五尺,或三五丈,深的就测量不出了。老人相传,从前有人用杖去捅地面,立即就成了水井。也有人说是古人采金沙处,实际如何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又往东流与沉水汇合于湖中,往东北注人江水。

  这里所说的湖,就是洞庭湖,入湖的地方称为益阳江口。

  涟水出连道县西边,是从资水分出的支流,涟水发源于邵陵县边界,往南流过连道县,旧县城在湘乡县西边一百六十里。涟水并入许多涧水,合成一条溪流,往东流入衡阳湘乡县,流过石鱼山。山下多黑石,山高八十余丈,方圆十里,岩石呈黑色,纹理好像云母,开采出一层,就有鱼形出现,有鳞有鳍,头尾齐全,仿佛刻画出来二般。鱼长数寸。形态完备,用火来烧,就发出鱼膏的腥气,因此名叫石鱼山。涟水又流经湘乡县,湘乡县原属零陵郡,县城南临涟水,是长沙定王的儿子昌的食邑。涟水又转弯流经湘乡县东边,向着湘南县流去。往东北流过湘南县南边,又往东北流到临湘县西南,东流注人湘水。

  涟水从湘南县东流,到衡阳湘西县边界,注入湘水。对临湘县说来,是在西南方了。

  湘水发源于零陵郡始安县的阳海山,

  阳海山就是阳朔山,应肋说:湘水发源于零山,是此山的别名。山在始安县北边,始安县原来是零陵的南部。魏咸熙二年,即孙皓甘露元年(265 ) ,建立始安郡。湘水、漓水同源,却分流成为二水:南边的一条是漓水,北边的一条是湘水,往东北流。罗君章《 湘中记》 说:湘水发源于阳朔时,小得用酒杯当船,但流到洞庭时,却一片汪洋,连太阳月亮都好像从水中升起似的。往东北流过零陵县东边,

  越城娇水发源于南边越城的山岭间,这就是五岭中的西岭。秦在五岭设置边防城堡,这就是其中之一。北流到零陵县,注入湘水。湘水又流经零陵县南边,又往东北流经观阳县,与观水汇合。观水发源于临贺郡的谢沐县边界,往西北流经观阳县西边― 该县就是依水命名的。又往西北流,注入湘水,汇流处叫观口。

  又往东北流过挑阳县东边,

  挑水发源于挑阳县西南的大山中,往东北流经县南,该县是依水命名的。汉武帝元朔五年(前124 ) ,把挑阳封给长沙定王的儿子节侯拘,立为侯国,王莽改名为挑治。挑水东流,注入湘水。又往东北流过泉陵县西边,

  营水发源于营阳郡冷道县的南山,西流经九疑山下。九疑山在苍梧的原野伸展开屈曲的山麓,相邻各郡都看得到此山峰峦的秀色。九座石峰高高耸立,每一座山峰都有一条溪水流出。山峰岩壑险阻重重,而众岭形态扑朔迷离,难分难辨,使游人心中充满疑惑,所以称为九疑山。大舜埋骨于南麓,商均葬身于北坡。山南有舜庙,庙前有石碑,但碑文已剥蚀残缺,不能辨认了。从庙前仰望山峰,极其雄伟高峻,凌云直上高达百余里。据老人相传,从来没有人登上峰顶。九疑山东北冷道县边界上,又有一座舜庙,县南有舜碑,是零陵太守徐俭所立。营水又往西流经营道县,有冯水注入。冯水发源于临贺郡冯乘县东北的冯冈,水源经冯溪往西北流,冯乘县就是因溪而得名的。冯水汇合了众多的支流,浑然成为一水,称为北诸,经过县北,往西流到关下。关下是个地名,是商船改装货物的埠头。冯水又在左岸汇合了萌诸水。萌诸水发源于南边的萌诸娇,这是五岭中的第四岭。山上锡矿很多,也称锡方山。诸水往北流经冯乘县西边,北流注入冯水。冯水又流经营道县,在右岸汇合了营水。营水又往西北流,转弯流经营道县西边,就是王莽的九疑亭。营水又往东北流经营浦县南边,这里也是营阳郡治的所在地。魏咸熙二年抢65 ) ,吴孙皓把零陵分开另设营阳郡,郡城在营水北岸,因而以营阳为郡名。营水又北流,有都溪水注入。都溪水发源于春陵县北边二十里的仰山,往南流经县西,春陵县原来是冷道县的春陵乡,因春溪而得名。汉长沙定王划出该乡,改立为县,武帝元朔五年(前124 ) ,封定王第二个儿子买为春陵侯。老县城东边又有一城,二城东西相对,各方百步,据老人相传,这是汉代旧城,至今还保持着汉时的名称,可知就是节侯原来的食邑了。城的东角有一块碑,文字剥蚀残缺,已经难以辨认了;东南三十里还有节侯庙。都溪水又往南流经新宁县东边,县城东傍都溪;溪水又往西流经县南,又在左岸与五条溪流汇合。县里有五座山,每山各有一溪,五条水在县城门外汇合,水流汇集叫都,所以称为都溪。都溪水又从县城往西北流,经过冷道县北边与冷水汇合。冷水发源于南方的九疑山,往北流经县城西南,冷道县即王莽的冷陵县,是按冷溪命名的。冷水又往北流注入都溪水,都溪水又往西北流,注入营水。,营水又往北流入营阳峡。又往北到观阳县出峡,大小二峡之间,是航行最艰险的一段。营水又往西北流经泉陵县西边。汉武帝元朔五年(前124 ) ,把泉陵封给长沙定王的儿子节侯贤为食邑。泉陵是零陵郡的治所,王莽改名为溥润,原是楚国的旧地。零陵郡是汉武帝元鼎六年(前111 )从桂阳郡分置的。太史公说:舜葬于九疑。其实就是零陵,郡就依此取名,就是王莽的九疑郡。下邱陈球当零陵太守时,桂阳盗寇胡兰来进攻零陵,以大水淹城,陈球却在城内利用地势反过来决水去淹贼兵,双方相持不下。县里有白土乡,《 零陵先贤传》 说:郑产字景载,泉俊人,在白土乡当乡官。汉朝末年天下多难,国家支出不足,生了孩子一岁就要缴人头税,因此百姓都不肯养孩子。郑产于是告诫百姓不可杀子扩人头税由他代交。郑产要求郡县守令上表呈报朝廷,终于废除了人头税,于是把白土乡改名为更生乡。《 晋书,地道记》 说:县里有香茅,气味很芳香,说是进贡朝廷作为祭祀时滤酒之用。营水又往北流注入湘水,湘水又往东北流与应水汇合。应水发源于邵陵县的历山。崖坡险阻,削壁万丈,底下是澄清的源泉,上面是汹涌的应水。水往东南流经应阳县南边。应阳县是晋时分观阳县而立,是按照应水命名的。应水又往东南流,经有鼻墟南边。王隐说:应阳县原是泉陵县的北部。往东五里有鼻墟,据说是象的封地。山下有象庙,据说很灵验,能兴云作雨。我曾听说,圣人的魂魄叫灵,贤人的精气是鬼,象生时既不贤慧,死后灵魂又寄托于何处呢?应水又往东南流,注入湘水。湘水又往东北流,有耗口。这个水口的水发源于永昌县的北罗山,往东南流经石燕山东边。山上有青色的石头,形状像燕子,因此名为石燕山。那些石块有的大,有的小,有如母子。当雷电交加,狂风骤起时,石燕也被刮得漫天乱飞,或高或低,有如真燕一般。罗君章说:现在石燕不一定会飞了。水又往东南流经永昌县南边;又往东流,注入湘水。湘水继续往东北流,经过祁阳县南边,又有余溪水注入。余溪水发源于西北方邵陵郡的邵陵县,往东南注入湘水。湘水一边是清流漾漾,一边是浊流滚滚,两边水色界线分明。湘水又往北流与宜溪水汇合,宜溪水发源于湘东郡新宁县西南、新平旧县城东毕,新宁就是旧时的新平。众溪波浪滔滔,汇成一水,奔向西北。东岸山下有龙穴,宜水流经洞下,天旱时堵水引流注入洞内,就会下雨。宜水又往西北注入湘水。湘水又往西北流,有春水口。春水上源来自营阳春陵县西北的潭山,又往北流经新宁县东边;又往西北流,注入湘水。‘

  又往东北流过孟安县东边,又往东北流过都县西边,承水从东南流来注人。-

  承水发源于衡阳重安县西边邵陵县边界的邪曹山,往东北流到重安县,流经舜庙下,庙在承水南岸,又东流与略塘汇合。相传此塘中有铜神,现在水中还时常能听到铜的响声,这时水就变成绿色,发出铜的气味,鱼也死了。承水又往东北流经重安县南边,这是汉长沙顷王的儿子度的食邑,也就是旧时零陵的钟武县― 王莽改名为钟桓一一武水在这里注入承水。武水发源于钟武县西南的表山,东流到钟武县老城南边,然后转向东北,到重安县注入承水。承水流到湘东临承县北边,往东注入湘水,汇流处叫承口。临承就是旧时的鄙县,临承县城也是湘东郡的治所,因老郡治在湘水以东,所以名为湘东郡,是魏正元二年(255 )吴国君主孙亮分出长沙郡东部设立的。临承县有石鼓,高六尺,湘水从那里流过。石鼓发声,那个地区就有战事了。罗君章说:敲’击石鼓,方圆数十里都可听到鼓声,但今天石鼓不再能发响了。观阳县东有裴岩,岩下有石鼓,形状就像翻过来的船,敲击时清• 越的声音传得很远,也是这一类。湘水又往北流过印石。印石在衡山县南边、湘水的右侧,大大小小的巨石,方正有如印章,石上都有痕迹,但无文字,在水边罗列成行,散布长达二里左右,因此名为印石。湘水又往北流经衡山县东边。山在西南,共有三座高峰:一座名叫紫盖,一座名叫石困,一座名叫芙容。芙容峰最高峻雄豪,从远处望去,苍茫的山影隐没于天际。所以罗含说:遥望衡山有如阵云,不是雨后放晴,或清晨明朗的时候,就看不见山峰。丹水在左边腾涌,澄泉在右边流奔。衡山,《 山经》 称为峋嶙,就是南岳。山下有舜庙,南边有祝融墓。楚灵王时,山崩墓毁,却得到《 营丘九头图》 。• 禹治洪水时,杀马祭山,得到《 金简玉字之书》 。芙容峰东有仙人石室,读书人经过时,常常可以听到朗朗的读书声。衡山东南两面濒水,倒映于湘江之中;从长沙到这里,沿湘水的七百里航程中,有九次面山,九次背山。所以渔夫唱道:风帆随着湘水转,眺望衡山有九面。山上有飞瀑下泻,与山下的青林相映,一直流到山下,望去宛中挂在山间的白绢。湘水又往东北流经湘南县东边,又流经湘西县南边― 湘西县是从湘南分出来的,衡阳郡的治所就在这里。魏甘露二年(257 ) ,吴主孙亮分出长沙西部设置衡阳郡,治所在湘南;后来太守何承天把治所迁到湘西。《 十三州志》 说:日华水发源于桂阳郴县的日华山西,流到湘南县注入湘水。《 地理志》 说:郴县有来水,发源于来山西边,到湘南以西注入湘水。湘水又往北流经麓山东边。麓山东濒湘水,西邻低洼的平原,看破功名利禄的人,不少都荟萃于此。又往东北流过阴山县西边;沫水从东南流来注人;又往北流过酸陵县西边,涟水从东南流来注人。

  《 续汉书• 五行志》 说:建安八年(203 ) ,长沙酸陵县有一座大山,接连几年,常发出牛嘘气一样的声音。后来豫章的盗寇攻陷县亭,杀死官吏百姓,因此以为这是预兆。湘水又往北流经建宁县,县内有空冷峡,狂涛骇浪奔腾有如雷鸣,水深可与三峡相比。湘水又往北流经建宁县老城下面,该县于晋泰(太)始年间( 265 ? 274 )设立。

  又往北流过临湘县西边,浏水从该县西北流来注人。

  县南有石潭山,湘水流经山西,山上有石室、石床,面对澄清的江流。湘水又往北流经昭山西边。山下有旋泉,深不可测,所‘以人们说昭潭无底。昭潭也叫湘州潭。湘水又往北流经南津城西边,此城面对橘洲― 橘,有时也写作吉字― 是南津洲的尾端。水西有橘洲子戍,旧城还在。湘水又往北流,左岸汇合瓦官水口,是个牛扼湖。又流经船官西边,这是湘洲商船停靠的埠头,北对长沙郡。长沙郡城在水东州城以南,老郡治原在城中,后来才迁到这里。湘水左边流经麓山东边,山上有老城。山北有白露水口,是个牛扼湖。右边又经临湘县旧城西边,县治在湘水岸边,所以叫临湘。王莽改名叫抚陆。这里原是楚国南部边境地区。秦灭楚国,设立长沙郡,就是青阳地区。秦始皇二十六年(前221 ) 诏令;荆王献出青阳以西的土地。《 汉书• 邹阳传》 说:渡水到长沙,乘船回青阳。《 注》 ,张晏说:青阳是地名。苏林说:青阳是长沙的属县。汉高祖五年(前202 ) ,封吴丙为长沙王,此城就是吴丙所筑。汉景帝二年(前155 ) ,封唐姬的儿子发为王,建都于此。这就是王莽的镇蛮郡。在《 禹贡》 中,这是荆州的境域,晋怀帝永嘉元年(307 ) ,分荆州湘中诸郡之地设置湘州,治所就在这里。城内郡署西面有陶侃庙,据说过去是贾谊故居遗址,里面有一口井,是贾谊所凿,极小,但很深,上面收拢,下面却很大,形状像壶;旁边有一张石床,只可坐一个人,样式很古老。民间相传,说是贾谊平素所坐的坐榻。还有大柑树,据说也是贾谊所种。城内西北角有个老市集,北对临湘县新治所。县治西北有北津城,县北有吴茵墓,宽广在六十八丈以上。登临远眺,是城内游憩的好地方。郭颁《 世语》 说:魏黄初(220 一226 )末年,吴人发掘吴丙的坟墓,把木材搬到县里,修建孙坚庙。发墓后,看到吴丙尸体的面貌和衣服都和生前一样。吴平后,参加掘墓的人在寿春看到南蛮校尉吴纲,说:你的面貌怎么这样像长沙王吴丙呀?不过你的个子矮了一点。吴纲吃惊地说:那是我的先祖呀!从吴丙死到坟墓被掘,其间已有四百年,到看见吴纲时又有四十多年了。湘水在左岸汇合于誓口,又往北流,有石榔口,都是牛扼湖,右岸汇合于麻溪水口,也是个牛辘湖。湘水又往北流经三石山东边,三石山就在湘水旁边,北面就是三石水口,是个牛扼湖。水北有三石戍,这个边防城堡坐落在二水的汇合处。湘水又流到浏口戍西边,这个边防城堡北面朝着浏水。

  又往北流,伪水从西南流来注人。

  沩水发源于益阳县马头山,往东流经新阳县南边。晋太康元年(280 )改名为新康。伪水又往东流入临湘县,经伪口戍东,南流注入湘水。湘水又北流,汇合断口,又北流,就到下营口,是个牛扼湖。湘水左岸有高口水,发源于益阳县西边,北流经高口戍南边;又往西北流,上鼻水从鼻洲上口导入湘水,往西边注入,称为上鼻浦。高水往西北流,与下鼻浦汇合。这里的水从鼻洲下口导入湘川的水,西与高水相通,称为下鼻口,高水又往西北流,右转就是陵子潭,往东北流注入湘水,汇流处叫陵子口。湘水从高口戍东边又往北流,右边流经鼻洲,左边汇合上鼻口;又往北流,右边对下鼻口,又往北流,到陵子口。湘水右岸,有铜官浦流出。湘水又往北流经铜官山,山的西边濒临湘水,山上泥土呈紫色,含有云母,所以又叫云母山。

  又往北流过罗县西边,涢水从东边流来注人。

  湘水又往北流经锡口戍东边;又往北流,左边分出一条支流,叫锡水,往西北流经锡口戍北边;又往西北流,转间东北,有玉水注入。玉水发源于西北方的玉池,往东南流,注入锡浦,出口叫玉池口。锡水又往东北流,有东湖水注入。东湖水上流承接玉池的东湖,南流注入锡水,称为三阳径。水南有三处驻防城堡,又往东北流,注入湘水。湘水从锡口北流,又到望屯浦,是个牛扼湖。湘水继续北流,有支流往北流出,称为门径。湘水萦纤曲折往西北流,转向东北,汇合了门水,汇流处叫门径口。又往北流,有三溪水口,三溪水在东边承接大湖,西与湘浦相通,三水汇合,所以有三溪之名。又往北流,在东边汇合了大对水口,西边与三津径相接。湘水又往北流经黄陵亭西边,右边汇合黄陵水口,这里的水上流承接大湖。湖水往西流经二妃庙南边― 二妃庙,人们称为黄陵庙。传说大舜出外视察,两位妃子随行,在湘水溺死。她们的神灵漫游于洞庭的深渊,出入潇湘水口。潇,水清而深的意思。《 湘中记》 说:湘水很澄清,能看到五六丈的深处,水底的石块看来就像散子一样,色彩鲜明,历历可辨;白色的沙滩皎如霜雪,红色的崖岸艳若朝霞,于是得到潇湘之名。二妃死于此,所以人们在水边为她们立祠。荆州牧刘表在庙内刻石立碑族表,使她们的事迹传之不朽。黄水又往西流,注入湘水,汇流处称为黄陵口。从前王子少有奇才,二十岁时做了个恶梦,写了一篇《 梦赋》 ,二十一岁就在湘水里淹死,那地方就在这条河上。湘水又往北流经白沙戍西边;又往北流,右边在东盯口汇合渭水。湘水又在左边汇合决湖日,此口的水源出西破,东通湘诸。湘水又往北流,有泪水注入。泪水发源于东边豫章郡艾县的桓山,往西南流经吴昌县北边,与纯水汇合。纯水源出吴昌县东南的纯山,往西北流,又往东流经县南,又往北流经该县老城下。吴昌县是吴主孙权所立。纯水又在右边汇合泪水。泪水又往西流经罗县北边。罗县原是罗子国,先前在襄阳宜城县西,楚文王把它迁到这里。秦立长沙郡,于是也把罗设立为县,水也就叫罗水了。泪水又往西流经玉筒山。罗含《 湘中记》 说:屈潭的东边是玉筒山,有个道士遗言说,这是一处福地;又名地脚山。泪水又往西流,就到屈潭,就是泪罗渊。屈原怀抱沙石自沉于此,所以潭也名为屈潭了。从前贾谊、司马迁都曾经过这里,他们在中流停下船,向潭中投下吊文。深潭北面有屈原庙,庙前有碑,还有一块汉南太守程坚碑,也寄存在屈原庙内。泪水又往西流经泪罗戍南边,西流注入湘水。汇流处就是《 春秋》 中说的罗呐,世凡称为泪罗日。湘水又往北流,往北分出一条支流,经过泪罗戍西边,又往北流经磊石山东边,又往北流经磊石戍西边,称为苟导径,然后往北与湘水汇合。湘水从泪罗江往西北流经磊石山西边,此山也称青草山,北对青草湖,西对悬城口。湘水又往北流,先后有九个水口,都是牛扼湖。湘水又往东北流,就是青草湖口,右边汇合苟导径北口,又与劳口汇合,又往北流到同拌口,都是牛扼湖有港汉与右岸相通之处。

  又往北流过下隽县西边,微水从东边流来注人。

  湘水在左边汇合于清水口的,是资水,世人称为益阳江。湘水左边流经鹿角山东边,右边流经谨亭戍西边,又往北流,与查浦汇合,又往北流,到万石浦,都是牛扼湖。傍着牛扼湖,北面有万石戍。湘水左边有沉水注入,汇流处叫横房口。横房口东对微湖,也有人称为糜湖。微湖右边与微水相连,《 水经》 所说的微水流经下隽,就指此水。微水西流注入大江,汇流处叫糜湖口。湘水又往北流经金浦戍。戍北濒金浦水,是与湖相通的一条小港。湘水左边有澄水注入,人们称为武陵江。这四条水,都一同注入洞庭湖,北与大江汇合,合称五诸。《 战国策》 说:秦与荆交战,把荆打得大败,占领了洞庭五诸。湖水方圆五百余里,太阳和月亮好像就从湖中升起和沉落似的。《 山海经》 说:洞庭之山,是帝尧的两个女儿居住的地方。从沉水、澄水吹来的风,在湘江之滨相交会,常常带来狂风暴雨。湖中有君山、编山。君山有个岩洞,经水下暗通吴的包山,就是郭景纯所说的巴陵地道。这座山是湘君所游的地方,所以叫君山。从前秦始皇在这里遇暴风,向博士询问是什么缘故,博士答道:湘君来时就多风。于是秦始皇就下令砍光山上的树木。汉武帝也登过此山,并在这里射过蛟龙。君山东北对编山,山上多旎竹。两山相距数十里,对峙相望,从远处看去,一片孤影,就像飘浮在湖上似的。湘的右岸有山,人们称为笛乌头石,石山北面,右边连接翁湖口,这里有一条水,上流承接翁湖;左边与洞浦汇合。所谓三苗之国左边是洞庭湖,就指这一带地方。

  又往北流,到巴丘山注人大江。

  巴丘山在湘水右岸,山上有巴陵老城,原来是吴在巴丘贮存粮食军需物资的城。晋太康元年(280 ) ,在这里设立巴陵县,后来设立建昌郡。宋元嘉十六年(439 ) ,设立巴陵郡,城建在山冈上,有三江阻隔。巴陵西对长洲,此洲南端分隔牛扼湖,北端伸到大江,所以叫三江。三水汇合的地方,也叫三江口。三江口两岸山峰夹峙,其间设置关口,称为射猎,又北对养口,都是牛扼湖。湖水翠绿极了,往东北流,注入大江,二水清浊截然不同,汇合之处称为江会。

  漓水也发源于阳海山,

  漓水和湘水发源于同一座山,而源头则被山隔开。湘水与漓水之间,只隔着一片宽约百余步的陆地,称为始安娇。这道山岭也就是越城娇。娇水从山的南麓注入漓水,名为始安水。所以庚仲初作《 扬都赋》 说:以五岭为分界,诸水分向而流。漓水又往南流与伪水汇合。伪水发源于西北方的都陵县边界上,往东南流到零陵县西边,往南流经越城西边。建安十六年(211 ) ,交州刺史赖恭,从广信合兵于小零陵的越城迎击步鹭,就是这地方。伪水又往东南流,注入漓水,《 汉书》 中所说的:取道零陵,从漓水顺流而下,就指这条水。漓水又往南流,与弹丸溪汇合。溪水发源于弹丸山,山上有一股泉水涌出,从山涧奔流直冲而下;岩穴和溪涧中有些石子,光洁浑圆,完全是天然形成,形状就像弹丸一样,所以山水都以弹丸为名了。考察此山,山上有石洞,下深数丈,洞穴深远,不知尽头在何处。溪水东流注入漓水,漓水又往南流经始兴县东边。魏元帝咸熙二年(265 ) ,吴孙皓分零陵南部置始兴县。漓水又南流,右边与洛溪汇合。溪水发源于永丰县西北的洛溪山,往东流经县北。始兴县原是苍梧的J 匕乡,孙皓把它分出来另设为县。洛溪水又往东南流经始安县,东流注入漓水。漓水又往东南流,进入熙平县境,流经羊懒山。山濒漓水,岩石有些色斑形状很像羊。又往东南流过鸡懒山,岩石有些色斑形状很像鸡。所以这两座山就都按照岩石的斑纹形象来命名。漓水又南流到熙平水口,此水源出县东的龙山,往西南流经县南,又往西流与北乡溪水汇合。北乡溪水发源于熙平县东北的北乡山,往西流经县北,又西流南转,经过县西。熙平县原来是始安的扶乡,孙皓把它划出来另立为县。溪水又往南注入熙平水,熙平水又往西注入漓水。县南有朝夕塘,水源出自东山西南,水从山上流下,注入塘中,塘水每日增减各两次,涨落都有定时,从不误期,就像潮水一般,因此称为朝夕(潮汐)塘。漓水又西流经平乐县边界,左边汇合平乐溪口。溪水发源于临贺郡谢沐县南历山,往西北流经谢沐县西南,往西南流到平乐县东南,左边汇合谢沐县的许多溪水,这些溪流汇合起来,往西流经平乐县南边。孙皓从苍梧辖境内分地设置平乐县,隶属于北边的始安郡。溪水又往西南流,注入漓水,称为平乐水。

  往南流过苍梧荔浦县,

  濑水发源于荔浦县西北鲁山,往东流经荔浦县西,与濡水汇合。濡水发源于永丰县西北的濡山,往东南流经县西,又往东南流入荔浦县,注入濑溪,濑溪又注入漓水。漓水上流有关口。漓水又南流,左边汇合灵溪水口。溪水发源于临贺富川县北面的符灵冈,往南流经县东,又往南注入漓水。

  溱水发源于桂阳郡临武县南边,绕城向西北转弯,往东流,溱水发源于临武县西南,往北流经县西,然后往北与武溪汇合。《 山海经》 说:肄水发源于临武西南,往东南流,注入大海。溱水进入番禺西部,肄水就是溱水的别名。武溪水发源于临武县西北的桐柏山,往东南流,在右边与溱水汇合,往东南乱流,经过临武县西边,称为武溪。临武县城濒临溪东,因此名为临武县,王莽改名为大武。武溪又往东南流,左边汇合了黄岑溪水。溪水发源于郴县黄岑山,往西南流,在右边与武溪水汇合。武溪水又往南流入重山,山名蓝豪,方圆五百里,都在曲江县境内。山上悬崖削壁险阻难行;山岭的嵘岩高入云天,密林繁枝交错,绿荫如云,荫天蔽日,称为珑中。瀑布萦纤流泻,激起崩裂的浪花,声震山谷,称为泷水。

  往东流,到曲江县安聂邑东边,折向西南流,泷水继续南流出峡,峡口叫拢口。西岸有任将军城,是南海都尉任嚣所筑。任嚣死后,尉佗从龙川开始进驻于此。东岸有任将军庙。泷水又往南流与冷水汇合。冷水发源于东面的冷君山,此山雄伟高峻,独出群峰之上。晋太元十八年(393 ) ,山崩塌了十余丈,于是形成悬崖飞瀑,水流倾泻入深壑,滔滔滚滚地奔向珑水。泷水又在右边汇合林水。林水发源于曲江县东北面的垣山。王欲之《 始兴记》 说:林水的源头有个石洞,在洞前的巨石上,排着十只坛子,坛内全是银饼。伐木砍柴的人碰到时是拿不得的,拿了一定会昏迷心闷。晋太元(376 一396 )初,封驱之有个仆人暗里偷了三枚银饼回来,打开一看,却是一条大蛇,把他活活咬死。《 湘州记》 说:那天晚上,封驱之梦见神对他说:你的奴仆不检点,偷了三枚银饼。当日将他处决示众,银子就留给你作为赔偿。他醒来去看,只见仆人已死,银子还在那边。林水从源头往西流,注入泷水。泷水又与云水汇合。云水发源于县北汤泉,汤泉水源在不断沸涌,上面飘浮着一股浓厚的云气;如果投下腥味的东西,一会儿就会热起来。泉水中常有红色的小鱼游来游去,却烫不伤。云水往西北流,与泷水汇合。还有一条藉水,上流承接沧海水,有岛屿。此水接纳了许多支流,往西北注入泷水。泷水又往南流经灵鹭山。此山原名虎郡山,又叫虎市山。因为常常有猛虎为害。晋义熙年间(405 一418 ) ,有个名叫律的僧人在岩边修建了一座房子,于是猛虎绝迹。这大概是由于律的仁慈感化所致吧。因此改名灵鹭山。泷水又往南流经曲江县东边,据说从前县名叫曲红,曲红是山名,就是东边那座相连的山冈。拢中有碑,碑文说:从瀑亭到曲红,按《 地理志》 ,曲红是旧县,王莽名为除虏,是始兴郡的治所。魏文帝咸烈二年(265 ) ,孙皓划分桂阳郡南部另设始兴郡。曲江县东傍拢溪,号为北珑水;水的左岸就是东溪口。溪水发源于始兴东边江州南康县边界的石阎山,往西流与连水汇合。连水发源于南康县凉热山的连溪,凉热山就是大庚岭,是五岭最东的一座,所以叫东娇山。这是转装货物的埠头,下流航道称为涟溪。涟水南流,注入东溪,汇流处称为涟口。东溪,庚仲初称为大庚娇水,又名东江,又叫始兴水。又往西流,有邪阶水注入。邪阶水发源于南康县东南的邪阶山,还有另一个源头,叫巢头。层沓的山岭约束住急流,浪涛滚滚,两个源头并泻而下,汇合成为一水。水边有鼻天子城,但鼻天子是何许人,却从未听说过。邪阶水又往西北流,注入东江。江水又往西流经始兴县南边;又往西流入曲江县,有邸水注入。邸水发源于浮岳山,这座山只要 在一处踏一下,百余步内都会摇动,就像浮在水上一样,所以叫浮岳山。邸水南流注入东江。东江又往西流,与利水汇合。利水发源于曲江县的韶石北山,往南流经韶石脚下。石山高百仍,方圆五里,有两座巨石大小相近,相隔一里,遥相对峙,就如石阀,名叫韶石。据老人们说,从前有两个仙人,各分一石,在那里栖息,此后十二年间,年年连续丰收。利水又往南流经灵石脚下。灵石又名逃石,高三十丈,方圆五百丈。老人相传,巨石本来在桂林武城县,夜间霹雳一声,巨石就移到这里来了。武城人来了,见到巨石,惊呼道:岩石竟逃到这里来了!’因此名为逃石。又因岩石有灵,竟能迁徙,又名灵石。岩头高处,临江耸峙如壁,色彩斑斓就像绘画一般。急流冲激着岩石,不绝地发出惊心动魄的巨响,商旅船舶行经这里,都留下不走了,赏玩不已。利水往南注入东江,东江又往西注入北江,汇流处叫东江口。溱水从这里起有始兴大庚之名,往南流入侦阳县。

  经过侦阳县,出了沤浦关,与桂水汇合,

  溱水往南流经侦阳县西边,这是汉时的旧县址,就是王莽的纂武。县东有侦石山,方圆三十里,在大江北岸昂起雄峰,在长河边上扎下深基。山南有岩洞,是渔人休息的地方。从前几度有人想在山北开一条路,通到郡城,可是立即就有大蛇当路,因而都没有开成。所以现在行人必须在岩洞前乘船前往。溱水又往西南流经皋口、太尉二山之间,称为侦阳峡;两岸石壁陡峭,高耸遮天,景色非常秀丽。从前曾凿石架设阁桥,把两岸连接起来,抵御徐道覆的进攻。溱水出了山峡,左边有侦水注入。侦水发源于南海龙川县,往西流经侦阳县南边,向右注入溱水,所以应肋说:侦水西流注入溱水。溱水又往西南流,有沤水注入。《 山海经》 说:涅水发源于桂阳西北山间,往东南注入肄水,流入敦浦西,就指这条水。溱水又往西南流经中宿县,汇合了一里水,那里地势险隘,名为观歧。连绵的山峰纵横交错。陡峭的危崖耸峙如壁。下有神庙,倚山面水,殿宇空寂肃穆,庙前的洲诸中攒聚着一堆峰岩,零乱地屹立于江心。洪水接连而来,奔腾怒号,水上漂来的木\材,到了这里必定下沉,而且再也不会浮起来,人们都以为是水神河伯收去了。晋时县人有使者到洛阳,办好了事将要回去了,忽然有人托他带信,说:我家在观歧前,就是岩石间有藤垂下的地方。你只要敲一敲野藤,自然会有人来拿的。使者照他的话去做,果然有两人出来,接过了信,并邀请他到水府去,衣裳却一点也不沾湿。这话似乎不近情理,但天地之间无奇不有,周穆王西游与河神论宝就是一例。照此推想起来,这也是相类似的事了。溱水又往西南流经中宿县南边,这是吴孙皓把四会北乡划分出来设立的。

  南流注人大海。

  溱水又往南流注入郁水,然后流入大海。

参考资料:
1、 佚名.是何年网.http://www.4hn.org/files/article/html/0/253/index.html
郦道元(约470—527),字善长。汉族,范阳涿州(今河北涿州)人。北朝北魏地理学家、散文家。仕途坎坷,终未能尽其才。他博览奇书,幼时曾随父亲到山东访求水道,后又游历秦岭、淮河以北和长城以南广大地区,考察河道沟渠,搜集有关的风土民情、历史故事、神话传说,撰《水经注》四十卷。文笔隽永,描写生动,既是一部内容丰富多彩的地理著作,也是一部优美的山水散文汇集。可称为我国游记文学的开创者,对后世游记散文的发展影响颇大。另著《本志》十三篇及《七聘》等文,已佚。

随便看看